2290章 又如何

妖夜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又如何?”

    夜轻寒冷笑一声,反问张无稽道:“夜某此时说再多,张道友可能不是不信,就可能是认知不到,说不定还会认为夜某是在吹嘘,所以夜某还是等着张道友的无极战戟十倍法界伟力增幅状态完全结束了以后,再和张道友试试看夜某能不能追得上张道友吧。”

    “什么?

    他要试试看能不能追得上我?”

    张无稽听到夜轻寒这话,莫名心头一震。

    夜轻寒言下之意是什么意思,张无稽已经很清楚了,张无稽当然不会蠢到夜轻寒是真的要跟自己试试,看能不能追得上自己了。

    只是让张无稽没有料到的是夜轻寒这番姿态和话语并不像是有半分作假的样子,更是让张无稽觉得夜轻寒的话说起来有相当强大的自信,这自然是让张无稽感到心头一震的。

    要知道张无稽本来是对自己的八倍流速身法是极为自信的,认为不管是夜轻寒这个所谓的神象位面第一人也好,还是邓杰、尤为两个奥义至圣者和夜轻寒一起联手也好,都是不可能奈何得了他的。

    但此刻听到夜轻寒说出信心的话语,张无稽心头一震的同时也是忍不住在心里一直打鼓。

    要是夜轻寒真的能够做到如同他所说的话那般自信,那张无稽的下场可就惨了。

    如果张无稽不趁早离开神象位面的话,只怕是迟早免不了一死的下场了。

    “夜轻寒,你到底想要如何?”

    终于张无稽忍不住心头的恐惧和怒气,对夜轻寒喝道:“要是你还肯自重你奥义境生命的身份,就把话耿耿直直的说出来,不要在那边藏头露尾的。”

    张无稽说完以后气喘吁吁,好像是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这番话说出来,说完以后也是好像很累似的。

    这当然不是因为这番话说起来,张无稽要花费很大的力气,而是因为这番话张无稽要宣之于口,的确是要下很大的心力。

    毕竟这番话一说出口,张无稽就已经是将自己摆在弱势的位置,即使摘星法旗还在张无稽的手里,但也相当于是将主动权交到了夜轻寒的手里。

    所以要说出这番话,张无稽的确是在内心之中下了很大的决定,也的确是要花费很大的心力才能够将这番话宣之于口的。

    “也好!既然张道友开了口,那夜某就不妨告诉张道友夜某心头所想的。”

    夜轻寒看了张无稽良久,最后好像是下了什么决定,微微颔首以后,就对张无稽慢悠悠地说道:“张道友所提的要求,夜某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就算夜某肯答应,夜某身后的邓道友、尤道友二位道友也是不可能答应的。

    所以张道友就不要妄想来和夜某结盟的事了。”

    “继续……”张无稽看着邓杰和尤为在听到夜轻寒说完这番话以后,情不自禁的微微颔首,表示赞同,就不由心头更是怒火中烧,顿时冷冷地让夜轻寒继续说下去。

    “夜某最多只能给张道友两个选择。”

    “你说。”

    夜轻寒见张无稽一副忍着怒气洗耳恭听的样子,顿了顿续又说道:“一是张道友你主动交出摘星法旗,等夜某带着摘星法旗离开神象位面以后,张道友再乘坐大挪移传送法阵离开。”

    “呵呵,那第二个选择呢?”

    张无稽预料到夜轻寒不会说出什么好话,却没料到夜轻寒会说出这么一番全然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的话,张无稽不由冷笑一声。

    而在冷笑过后,张无稽虽然询问了夜轻寒一句,但在张无稽的心里,其实已经对夜轻寒的第二个选择不抱任何希望了,认为夜轻寒的第二个选择,不说是什么好的选择,也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话的。

    “第二个选择就是张道友你可以选择不将摘星法旗交出来,但那就只有等着你手中的无极战戟再没有威慑之力的时候……”说到这里,夜轻寒颇为森然的看向张无稽说道:“夜某从你手中自取摘星法旗了。”

    夜轻寒言下之意,如果张无稽不肯主动将摘星法旗交出来,那夜轻寒就会等到张无稽手中的无极战戟的十倍法界伟力不再增幅的时候,就会自己亲自动手将摘星法旗给抢过来。

    到了那个时候,张无稽如果不想死,就只能趁早撕裂空间屏障而逃。

    而这样一来,摘星法旗也就会自动回到神象位面之中,而一旦摘星法旗自动回到神象位面之中,那也就意味着摘星法旗会自动夜轻寒之手了。

    毕竟若是在张无稽也离开了神象位面以后,神象位面之中也就只剩下夜轻寒、邓杰、尤为三个奥义至圣者了。

    就算被神象位面的其他凡俗生灵捡到了摘星法旗,他们也不可能拿着摘星法旗做些什么,所以迟早这摘星法旗还是会落到夜轻寒、邓杰、尤为三个奥义至圣者的手里,最多不过是会让夜轻寒三人多花费些时间罢了。

    这对于夜轻寒、邓杰、尤为三个寿命不可计数的奥义至圣者来说,其实也算不得什么。

    而就算夜轻寒不想出面做二一六法界的巡游星使,但在得到摘星法旗的第一时间,邓杰和尤为还是会立马将摘星法旗交给夜轻寒的,这点轻重邓杰和尤为还是拎得清的。

    自己三个奥义至圣者到底谁在做主,谁说了算,自然是实力最强大的那个!而夜轻寒、邓杰、尤为三个奥义至圣者之中谁的实力最强,不用去也能猜到了。

    所以不管是邓杰,还是尤为哪个奥义至圣者得到了摘星法旗,都会立马将摘星法旗交给夜轻寒的。

    “这么说来,夜道友和张某是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了?”

    夜轻寒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张无稽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还是不死心什么的,又继续朝夜轻寒追问起来。

    “呵呵……”听到张无稽的话,夜轻寒轻笑一声,双目缓缓闭上,好像是在闭目养神一般,不再搭理张无稽了。

    而夜轻寒这样的动作也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的确是和张无稽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了,张无稽也无谓再争取再询问了。

    “好!那张某就豁出去了,看看夜道友你有多大的能耐。”

    张无稽怒目圆睁,杀气冲天,好像真的被夜轻寒给激怒了一般,忽的一下从半空中降落下来,降临到大挪移传送法阵的面前,用手中的无极战戟对着夜轻寒的鼻尖处一指,瞬时张无稽的杀气就凌厉地射向了夜轻寒。

    “张道友这是想开了?”

    张无稽的动作还是让原本假装闭目养神,在等张无稽抉择的夜轻寒吃了一惊,瞬时睁眼一开,但见张无稽虽然降临到了大挪移传送法阵的面前,却并没有选择在第一时间摧毁大挪移传送法阵,夜轻寒就还以为张无稽是在虚张声势,瞬时对张无稽嘲讽起来。

    夜轻寒言下之意就是在说,既然张无稽决定要动手了,那肯定是想开了,要将大挪移传送法阵给摧毁了,再来杀自己和邓杰、尤为三人。

    那么张无稽在决定要摧毁大挪移传送法阵以后,也肯定是不会去顾虑后果了。

    换句话说,这时的张无稽已经不再考虑摘星门的脸面了,哪怕是得罪了摘星门,张无稽也会觉得在所不惜,只要能够杀了夜轻寒、邓杰、尤为三个奥义至圣者就行。

    当然,在张无稽的心里,可能最想杀的就是夜轻寒这个所谓的神象位面第一人,明明被自己逼得只能躲在大挪移传送法阵之中苟延残喘,却偏偏还要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最可恨的还是张无稽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还要受夜轻寒的钳制和威胁,反倒是拿夜轻寒毫无办法。

    更何况夜轻寒的话说到后头,那话语中对张无稽的嘲讽之意,几乎是丝毫不加掩饰……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试问换做是谁,再好的脾气,也肯定都是会受不了,张无稽能够忍受到现在,已经是极为难得了。

    可以说,就算是夜轻寒都对张无稽这个对手的养气功夫感到赞叹,感到相当的佩服了。

    只不过在张无稽降临到大挪移传送法阵面前的时候,却并没有选择在第一时间摧毁大挪移传送法阵,夜轻寒就只当张无稽是在虚张声势了。

    或者说夜轻寒是将张无稽的这番动作,当成是张无稽最后的发泄,只要在张无稽发泄完了以后,应该就会冷静的撕裂空间屏障逃走了。

    “没错,的确是想开了!”

    只可惜事情的发展往往都是事与愿违,事实并未如夜轻寒所料想的那般发展下去,只听张无稽冷声说道:“夜轻寒,你以为你躲在大挪移传送法阵之中,我张无稽就拿你没办法了?”

    “没错!站在这大挪移传送法阵之外,张某的确不敢毁了这大挪移传送法阵。

    但张某接下来进入大挪移传送法阵是为了要杀三个卑劣的小人,如果一不小心毁了这大挪移传送法阵,那可就怪不得张某了。”

    张无稽之前反问夜轻寒一声,还未等夜轻寒回答,张无稽就自顾自地回答道:“就算是摘星门要责怪或是责罚张某,那夜轻寒你们三个与张某在大挪移传送法阵争斗的无耻之徒,也应当要付上连带责任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