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四十七

住家野狼2016-9-20 22:16:59Ctrl+D 收藏本站

“嘻嘻!”枫情想着想着,忍不住又笑了出来,干脆不忍了,嘴咧地大大的,脸红红,看看埃里克特,又看看索古拉。

  “埃里,我爱你,你爱不爱我啊?”对手指,不敢看人。

  索古拉脸色刹时苍白如一张白纸,身子都有些不稳,埃里克特却欣喜地直猛点头。

  “我爱你,我爱你!”枫这么问,是选择他了是不是?

  “索古拉,我爱你,你爱我吗?”抱着宝宝害羞地垂下头,让头埋在两个宝宝的身子间。

  “我爱你!”索古拉赶紧回答,脸色稍稍恢复。

  两人都紧迫盯着枫情。

  为什么这么做,对两个当面说爱,让他们狂喜又狂怒。

  “我不会再逃了。”枫情鼓起勇气说出来,抬起脑袋,“以前老是用逃避解决方法,伤害到你们,对不起!我再也不逃了,我爱你们!我人就在这里,索古拉,一会你也在我身上刻一个这样的。”比比自己脸上、身上的龙形印记,“我知道你们都不容人分享爱人,可是对不起我没办法选择其中一个,所以……我做你们的奴隶好不好?”

  小心翼翼看着两人。

  “做我们的奴隶?”埃里克特皱眉。

  “嗯……我、我配不上做你们的爱人,所以……做你们的奴隶,在身上刻下你们的印记,我是你们两个的,好不好?”

  “那我的爱人哪去了。”索古拉眼底闪着阴霾。

  “……”枫情咬咬唇,眼眸暗下去,“我只是你们的奴隶,你们可以去找各自的爱人……啊——”

  话没完全落下眼前一花怀里的宝宝被索古拉拿到床角,身子被压在索古拉身下。

  “索古拉——”枫情惊叫。

  “哇哇哇——”两个娃娃离了母亲的怀抱又开始闹了。

  索古拉没空理那两个小屁孩,阴霾的眼盯着枫情,磨牙。

  “我把你当最珍贵的宝贝,你说你甘愿当我和他的奴隶!??”

  “呃、嗯……”索古拉的表情很吓人,枫情胆颤看向埃里克特,却看到埃里克特也是一脸狰狞。

  “你脑子坏了吗?宁愿做个奴隶,也不愿被当成宝?”索古拉真想大吼。

  枫情瑟缩着双肩,不知道说什么。

  索古拉闭眼,又睁开,平复心情放开他,坐到一边。

  三人就这么沉默着,屋内只充斥着小孩们的哭声。

  索古拉烦躁极了,他知道枫情心里有他才说出这么个办法,可是,他怎么舍得将枫当做自己的一个低贱奴隶?

  埃里克特忽然起身,沉默走了出去,索古拉看看床上的枫情,也离开了。

  枫情难受地瘪瘪嘴,抱起哭闹的孩子们,细声安慰。

  他就知道这样会将气氛搞僵,可是他那笨脑瓜子能想出的不逃避的好方法就只有这个了。

  他这个人,想留在他们身边,所以他这个人……任他们怎么分配。

  那次的事之后埃里克特和索古拉经常性地不自觉皱眉,似乎经常在思考什么,因为经常性地出神,对枫情的看守也就更松懈了。

  然后枫情又溜走了。

  这次的溜走和上次一样,只是和安然溜到大街上玩耍。

  “安然,你的问题解决了吗?”枫情问。

  “我的问题?我有什么问题。”安然觉得奇怪,“有问题的是你吧,居然自主求做别人的奴隶,傻了你。”

  “我愿意。”枫情瘪嘴,“你也有问题啊,你不是说要离开那两只狼吗?”

  “是啊。”这有什么问题?

  “他们对你挺好的,不要离开了吧。”

  “你都不逃了,我还想那些干什么。”

  “咦,你觉得不离开他们啦?”

  “我可不像你,办事拖拖拉拉。”安然哼道:“我的事早就解决了啦。”

  “啊?”枫情愣了下,果然还是安然比较厉害。

  “你的事还拖着呢,那两个最近是在考虑你的提议吧?”

  “不知道啊……”

  “我看他们这几天都很恍惚。啊!”安然忽然一拍手欢叫,“他们现在肯定在哪个地方又在恍惚,那我们趁机去好好玩玩吧!”

  “我们现在不就是在玩吗?”

  “这里的街没什么摊贩很没意思,我们去妓院玩吧!”

  “啊?!!”

  枫情觉得自己是头壳坏掉了才会跟安然去妓院。

  然后头壳坏掉了跟安然躲在人家房梁上偷看别人做那档子事。

  头壳坏掉了才会看得有点点兴奋……

  “你看好哟,这可是四个人一起做喔!”安然压低的声音透着兴奋。

  “安然,不要看了……”

  “我就是要你看,以后万一他们想开了你可得应付两个人,所以你得学着点!那两只狼不喜欢和我做的时候旁边有有智慧的生物看着,不然你就可以看我和他们做学习啦,这里可是三个人干一个人,很猛喔!”

  “我才不要学,而且被做的那个是个女人,有什么学的。”

  “男人做爱的方式都是从男女爱那里学来的嘛,你看他们的姿势好猛喔!”安然脸诡异得发烫。

  “安然你变态啦——”枫情忍不住叫了出来,下边运动的几个人吓了一大跳,女人尖叫男人仰头发现有两个人在偷看,怒骂,枫情安然两人只好灰溜溜跑了。

  然后在街上被人追着喊偷窥狂。

  然后又被埃里克特和索古拉发现不打招呼就溜走,给拎了回去。

  然后枫情不知悔改,又找了个空挡和安然溜了出去。

  这次还抱着两个宝宝。

  然后又被盛怒的两个男人拎了回去。

  枫情以为这次被抓回去顶多被两人瞪几眼,说几句,因为这两人不舍得对自己发脾气。

  谁知道这次居然受到了惩罚——

  可是这个惩罚还挺舒服……

  舒服到害他莫名其妙心神荡漾想到那天被安然拉去躲在妓院某个房间房梁上偷看到的四人打滚运动……

  “这个时候你还在想什么?”埃里克特猛的一刺,枫情立即回了魂。

  “啊……没什么……”枫情被体内的火热巨棒刺地身体激情得哆嗦。

  埃里克特不信他,持续加快速度加快力道冲刺,下体忍得太久的大肉柱在身下人柔软紧窒的***内横重猛撞骄傲地高唱凯歌。

  若不是枫三番两次不见踪影,他又不舍得打他,只有这个办法最好,让他没有力气再溜走。

  检查过枫的后穴他才决定的。

  枫情承受猛烈的冲撞,偏头看到一脸难耐的索古拉。

  脑海忽然又想到那偷看到的四个人一起打滚的一幕淫靡。

  咕噜咽口水。

  “索古拉。”枫情朝他招招手。

  索古拉挪了过来,嫉恨看着那个亡灵在那爽快。

  该死的,实在不该答应两个人一起上消磨枫的体力,让他捷足先登了!他下面胀得很痛很痛!

  “索古拉,我要吃你的。”枫情眨着水润的双眼张张嘴舔舔唇,他被埃里撞得一点力气都使不出,只有让索古拉过来,把那个伸过来……

  枫情淫荡的样子害索古拉下边差点立即爆掉,移动到枫情头上,让自己巨大直挺挺的肉柱贴在他脸边。枫情偏着脑袋,伸出舌头一点点舔掉那青筋暴跳的分身上头泌出的黏液。

  腥的……

  “好吃……”枫情一口将巨大的蘑菇头吞下,像宝宝们吸吮自己奶头一样吸吮起来。

  “该死!”埃里克特受不了枫情淫靡的模样,将他的双腿压得更开,下体不遗余力冲刺,肉柱抽出全部又狠狠全部进入直至根部,恨不得将两个滚烫的囊袋也挤进去,每次粗大***抽出来都会到处一些黏液,他还没有泄身,那不是他的体液,那是枫情穴内的***。

  “枫。”索古拉也受不了枫情的放浪,埃里克特突然加剧的冲撞让枫情身子不能自控地前冲,那张只是喊着蘑菇头的小嘴被迫含下整根粗壮。索古拉急喘着粗气,按紧枫情双肩,下体在枫情口内操干起来,灿烂的金眸被情欲熏染得血红。

  枫情前后两张嘴承受两个心爱之人的撞击,心神恍惚之下,隐隐有快要被两人挤成一坨的诡异感觉。

  过了好一会,索古拉稍稍清醒,才发现枫情小嘴喊着自己的分身正闷咳着,赶紧抽出来,那小嘴一时还闭不上。

  “枫,你没事吧?”索古拉担忧问道。

  枫情胸膛剧烈欺负,摇摇头,有些艰难地说道。

  “没事,你继续呀。”埃里克特都还在埋头苦干。

  “你身体受得了吗?”索古拉拧眉,瞪向那个还沈醉在抽插运动欢愉中的亡灵。

  “我没事,嗯……”枫情呻吟出声,他感到他快控制不住呻吟,说不出话了,“你想怎么干都行我没事,嗯哼……干坏都没事,啊……”

  干坏都没事。

  索古拉好不容易才恢复金色的眸子一下子又染上火红。

  “这可是你说的。”

  虽枫情是这么说,干坏都没事,但两人还是担忧他的身体,一人泄了一次便不做了,嘱咐枫情好好休息。

  只是枫情一直撅着嘴很不满意,虽然他的腰他的屁股很他的嘴很累,可就是很不满意。

  然后趁埃里克特和索古拉去安抚宝宝们的时候,又和安然溜了出去。

  然后又被乌云罩顶的两个人拎回去。

  然后……

  然后三个人……

  然后三个人性福迭起……

  枫情变坏了,故意不打招呼跟安然溜走鬼混让那两个人生气。

  然后被只想着消磨他体力而没了心思相互争斗的两人拎回去哈皮哈皮……

  哈皮哈皮~~~~~~~~~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