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四十六

住家野狼2016-9-20 22:16:34Ctrl+D 收藏本站

“就是别争了。”安然娓娓说道:“你们也看到了,他爱你们两个,所以没办法从你们当中挑选一个撇去另一个,他没办法抉择你们就别逼他了呗。”像他这样,那两只狼一点矛盾都没有,多舒坦,只是应付两个性欲高强的色狼让他着实有些累。

  “这怎么行。”埃里克特立即反对,他从没想过让旁边这个小鬼一同分享他的爱人。

  “当然不行。”索古拉也反对。

  “那随便你们。”安然摊手,表示爱莫能助,走了。

  埃里克特与索古拉互相瞪视一眼,冷哼一声,走进房内,哭泣的枫情抬起头,迷蒙的双眼看到模糊却很熟悉的两个影子,泪唰唰唰流得更凶了。

  “别哭了,眼睛都睁不开了还哭,乖啊别哭了。”埃里克特坐到床边抱起枫情让他的头枕到自己大腿上,替他擦眼泪。

  “是啊,哭地好像脸上多了两颗肉,丑丑的,再哭肉瘤就更大了。”索古拉也坐到床边,轻轻抚着他的脸细细安慰。

  枫情抽噎着,鼻子皱着,双眼水蒙蒙的,吸吸鼻子,哽咽道。

  “我便丑了,你还喜欢吗?”

  “喜欢,怎么都喜欢。”索古拉吻吻他的通红鼻尖,“所以别哭了好不好?我心疼。”

  枫情在埃里克特大腿上擦擦脸,接着抬头。“宝宝们呢?”

  “在让仆人喂奶。”埃里克特回答。“我去叫他们抱过来。”

  “宝宝给别人抱会哭的。”枫情又吸吸鼻子。

  没一会宝宝给抱上来了,还没进门就听到震天的嚎哭,进屋之后两个宝宝立马伸着小身子朝枫情这边探,仆人差点没抱稳,赶紧将小家伙们送到枫情身边。

  枫情一手抱一个,宝宝们一到了妈妈怀里哭声立即小了,拱来拱去找奶吃。

  “我们出去一会。”埃里克特和索古拉走了出去,就站在门外,闷声不响互瞪,等了一会想着应该喂好了,才进房。

  这两天由于枫情一直心情不好,埃里克特忙着哄他开心照顾他没有做出抢食的事,积攒了两日,让宝宝们这次得以吃得饱饱的,还在枫情怀里打着小嗝。两个大男人推门进来,枫情已经穿好了衣服,两个小家伙窝在枫情怀里咿咿呀呀开心玩着他的头发,枫韵看到自家爸爸出现走过来坐到妈妈旁边,立马挥手打他。

  “啊啊!”坏爸爸走开!

  埃里克特挑挑眉,无视自家儿子的不礼貌。

  “今天天气不错,出去晒晒太阳怎么样?”埃里克特柔柔地问。

  枫情摇摇头,“我有点困,想睡觉。”这两天都睡不着,这会却忽然很想睡。

  “那就睡吧,躺下。”埃里克特说着想接过两个小家伙,却被枫情拒绝。

  “他们跟我一起睡。”枫情抱着两个小娃娃躺下,宝宝们吃饱也困了,在妈妈胸膛边上眯眯眼。

  “那好,晚餐时间到了我再来叫你。”索古拉替他盖上被子,说道,枫情又摇摇头。

  “你们也一起睡上来好不好?”

  “我们?”两个人异口同声问出来,有点愣住了,两人又互相看看,皱皱眉。

  “嗯,好不好?”

  “……”两人想拒绝的,因为不想跟情敌睡一起,可是看枫情那可怜期待的眸子,忍不下心,只好答应了。

  “好吧。”各自在不显眼的角度瞪了对方一眼。

  枫情展开这两天以来第一张笑颜,抱着宝宝们身子往里边缩缩,让出位置。

  “我睡中间。”

  意思是埃里克特和索古拉一人睡一边。

  两人脱掉外衣准备上床,枫情眼神暗了暗,两人敏感地察觉了,埃里克特挑挑眉,果断地脱掉内衣,只留一件遮蔽腰际的小内裤,枫情眼神霎时一亮,脸也跟着红了一起。

  埃里克特抬抬手臂,亮了亮臂膀上的一块块老鼠肌,丢给索古拉一个蔑视他身材的眼神,上床睡在床边那一处。

  索古拉也怒了,脱掉内衣,亮了亮胳膊,然后黑着脸不甚满意地上床。

  肌肉他是有的,只不过没埃里克特那么大块而已!

  两人睡上来,大宝宝不乐意了,扭着身子推搡自己的父亲,不想他靠过来。

  “呵呵,你活该。”枫情掩嘴笑,跟儿子抢吃的,活该被儿子讨厌。

  索古拉也一脸幸灾乐祸看着,他的儿子窝在他和枫情中间,小脑袋枕着枫情臂弯小身子被枫情手臂轻轻搂着,正甜着脸嘴里发着“嗯嗯”的声音小手指在妈妈下巴上按一下又戳一下,乖巧极了。

  索古拉对自家儿子的表现满意极了,低头在儿子脸上啵了一下,小家伙嘻嘻笑了,仰头在妈妈下巴上啵了一下,然后短小肉指指着自己的肉脸看向妈妈。

  “嗯嗯!”要啵啵!

  枫情喜爱得连啵了好几下,另一边大人小孩都不乐意了,原本推搡着父亲的大娃娃蹭过来指着自己的脸讨要啵啵,做父亲的黑着脸,很不爽地喷粗气。

  炫什么炫,有什么好炫的!当初他应该把这小屁孩丢去黑龙族的,居然这么对待自家老子!

  小孩玩了一会累了马上就睡了,三个大人得以清静下来,床小,三人靠得紧,枫情搂着娃娃在中间,头左转右转,看看埃里克特,看看索古拉。

  “不是困了么,怎么还不睡?”埃里克特催促他睡觉,“快睡吧。”

  “嗯。”枫情有些不舍地闭上眼睛。

  他好像睡在热热的臂弯内,埃里克特的臂弯很结实胸膛很宽靠在上面令人感到很安全很容易入睡,索古拉的臂弯有些细但还是很有力胸膛有些单薄却仍能让感到安全,可是两人在旁边枫情不知道靠上哪一个,只好惋惜地委屈自己用枕头。

  “你们不要起得太早,等我醒来一起起床……”枫情迷迷糊糊入睡前又加了句。

  埃里克特替他掖好被子,在他额上印下一个吻,躺好,睡觉,索古拉也在枫情脸颊上亲了一口,闭眼。

  只不过答应三个人睡一起,枫就那么一脸满足的样子,若是他们不争了,选择共享,枫是不是以后日日都会这么满足与开心?

  可是共享啊……

  好不甘心啊——

  ……分割分割……

  三个人自那以后天天都睡在一张床,连带着两个小屁孩,枫情身体有些恢复之后不想窝在酒楼,几人便又上了马车漫无目的地乱逛,三大一小还是睡在一起,马车空间大,床大,睡五个人不成问题,两个小屁孩还可以欢快地打滚。

  埃里克特与索古拉仍然互相看不顺眼,白天谁都不鸟谁,都一门心思花在枫情和孩子身上,玩耍休战,平平安安共睡一床。

  这样的气氛似乎很怪,又似乎很自然。

  然后就一直这样过了一个月。

  然后枫情逃走了。

  说是逃走也并不尽然,只不过趁埃里克特与索古拉看守松懈的时候,与安然偷偷溜到大街上,街上熙熙攘攘人潮涌动,枫情和安然一边慢慢踱步,一边聊天,一边观察街边有无卖小吃小玩意的摊贩。

  “安然,你说……我这样……好不好?”枫情凑到安然耳边说悄悄话。

  “什么?”枫情声音太小旁边又太吵,安然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我说,我不想逃走了。”枫情提高声音。

  “喔?那你想怎么样?”

  “我想呆在他们身边。”

  “可是他们还没争出个高下呢。”

  “嗯。”枫情还想说,拥挤在四周的人忽然好像被一阵强风刮似的七倒八歪,安然和枫情却一点感觉,还在面面相觑奇怪中,枫情感到身子被抱了起来,眼前一花,然后被放下,眼前的景物已经从街上变为马车停顿的城外林子边缘。

  眨眨眼回过神,埃里克特和索古拉阴沉着脸在他左右,眯着眼注视着他。

  “你总是要逃。”埃里克特阴阴地说道:“不要妄想了,你到哪里我都找得到的!”

  曾经离开枫情而在他身上留了一片自己的能量幻化的紫叶,那紫叶会让自己知道枫情的位置,后来因吃醋愤怒而收回紫叶,导致他心空空及其烦躁的那段时间找不到危慰藉,他后来学聪明了,在枫情身上的龙形印记中注入了自己的能量,枫情在哪,他想知道便能马上知道。

  “你逃不了的。”索古拉亦阴阴地开口。

  索古拉曾经在枫情身上留下的自己独属的气息已经被埃里克特一丝不留地抹去,导致他刚刚只能被动地跟着埃里克特找到枫情,这让他心情万分不好。

  一定要在枫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味道,并且不能被任何人抹掉!

  “我没有逃啊,只是出来逛逛而已。”枫情眨眨眼,手交叠背在背后无辜地说道。

  “出来逛逛有必要偷偷摸摸吗。”埃里克特危险地眯眼。

  “谁叫你们看地那么紧啊。”枫情嘟嘴,跳到埃里克特身上攀住,埃里克特赶紧接住抱紧他,“我走累了,埃里抱我上车。”

  埃里克特稍愣了愣,然后狂喜地咧嘴,亲亲怀中人的额头,枫情从他怀中探出脑袋,朝神色黯然的索古拉招手。

  “索古拉,你去把宝宝们抱过来好不好?”宝宝们放在仆人那里他会不放心。

  “好。”索古拉转身,枫情选择埃里克特抱他而不选择自己,让他很不开心。

  小孩抱过来了,枫情斜躺在床上接过两个显然刚刚又哭过的宝宝们,心疼地哄哄这个又哄哄那个,好一会两个宝宝才止了哭泣,眼通红皱着小脸依偎在妈妈怀里。

  枫情吻吻这个,吻吻那个,这才让宝宝们终于开了颜。

  “埃里,索古拉。”枫情忽然抬头,很小心很郑重地问:“你们……你们说过你们不会放弃,是不是?”

  “是!”埃里克特和索古拉正色回答。

  “以后都不会放弃对吗?”枫情头低了低,嘴咧了咧。

  “对!”

  “要是以后我老了、长皱纹了,你们也不会放弃吗?”枫情头低地更低,嘴咧地更开了。

  “我是绝对不会!”埃里克特低声说得坚定。若是会,当初他就不会强忍离别相似去寻找那个传说了。

  “我也不会。”索古拉亦坚定说道。

  “嘻嘻。”枫情忍不住偷笑出声,惹得两人狐疑不解地看过来。

  不怪他忍不住笑出来,谁叫得了这么两份真挚的爱,谁忍得住嘛。

  他想通了啦,他不要再逃了,明明自己是那么离不开埃里和索古拉的,若真的逃掉了,自己孤家寡人形单影孤没人陪伴,那样好可怜。逃来逃去伤人又伤己,他这几天,不,他想了整整一个月,他决定不逃了,他爱他爱他,他们也说过不会放弃他的。

  只是那两人争来争去,让他很困扰,可是……总会有办法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