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四十五

住家野狼2016-9-20 22:16:8Ctrl+D 收藏本站

又是好几天过去了,按原计划应该早就到了目的地,但枫情吵嚷着死活不肯去那,硬要马车往人多的地方走,不然就闷在被子里憋气,埃里克特与索古拉两人奈何不了他,又怕他情绪激动伤了身子,只好由着他去,不过枫情独处的时间越来越少,更遑论与安然暗地沟通了。

  像今天,下车吃午饭,枫情以拉粑粑为借口离开,临走前偷偷给安然使了个眼色,安然会过意,呆在原地吃了一会,也已拉粑粑为借口离开。

  “没有人跟来吧?”与安然碰到面,没看到他身后有别人,但枫情仍不放心地四处看。

  “没有,我有很小心。”安然说道,“有什么事?”

  “跟你谈溜走的事,现在埃里和索古拉都不肯多离开我一步,怎么办?”枫情烦躁地说着。

  “想都不要想。”安然话还没出口一道阴冷的声音插进来,埃里克特身形出现。

  “埃里,你……”枫情一下子慌了,埃里怎么跟来了!!?

  “你还不消失吗。”埃里克特拦在两人中间,朝安然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安然立即胆颤地摆摆手哈哈干笑。

  “我马上消失,我马上消失。”迅速逃走。

  “呃!埃、埃里。”埃里克特忽然转过身对着自己,枫情吓地一步步后退。

  “溜走?”埃里克特眯着眼危险地冷哼,步步逼近。“你果然想偷偷离开,你想去哪?”

  “我、我。”枫情嗫嚅不出话。

  “你说啊,你想去哪?去哪?为什么这么想离开?”埃里克特盛怒地一把捏紧枫情双肩,“该死的,我从没这么恨一个人,你是第一个!”

  双肩上的力道让枫情痛地龇牙,垂头不敢正视埃里克特。

  “不想你就说出来啊,为什么要逃。”埃里克特紧紧地一把搂住枫情,受伤地低吼:“这样多伤人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不喜欢你就拒绝啊,我不会烦你的,坦坦白白拒绝我绝对不会再烦你的。王八蛋……哪有你这样的,你到底要我怎么做……”

  枫情胆颤地闭紧眼听着,以为会招来一顿冲天的怒火,可没想到埃里克特的语气越说越颤抖,最后居然还夹杂了哽咽。

  “埃里,你、你哭了?”枫情一下子又慌了,七手八脚想推开埃里克特看看他是不是哭了,可埃里克特却将他抱地死紧,“埃里,你、你让我看看啊。”

  “有什么好看的。”埃里克特恨声说道:“我是混蛋,伤害你,你是最大的混蛋,爱我,背叛我,给我最大的幸福又伤害我。那个索古拉也混蛋,你是我的,他还来插一脚,你就那么让他插进来!王八蛋,我就那么蠢以为你的心绝对是我的,那么蠢还去找那个不可能的传说。”

  哽咽着说地语无伦次,枫情慌张抱住他的头,手努力往后探摸他的脸,摸到一片濡湿。

  “埃里,别哭啊,有话好好说。我、我没有想逃走,我我、我只是、只是……”只是什么呢?

  啊啊,怎么办!埃里克特怎么会哭呢?怎么会呢!那么稳重成熟甚至高傲的一个人——

  “你不用找借口,我知道你是真的想逃。”埃里克特越抱越紧,让枫情几乎不能呼吸,“怎么办,我从没觉得这么失败过。”

  枫情感到抱着自己的手动了动,似乎在摸脸,然后松开手放开了他,埃里克特这是情绪也已经恢复,脸上看不出泪痕,只是那双眸子比枫情以前任何时候见过的都水润。

  “总之我不会放弃!”埃里克特说地斩钉截铁。

  “埃里……”这么快就恢复了吗?

  对了,刚刚埃里说了什么他没听懂的事。“埃里,刚刚你说什么不可能的传说?”

  “你想知道?”埃里克特扬起嘴角,没有笑意地笑,“让你知道也好。”

  安然唉声叹气往回走,一到马车暂停的地方,立即迎来一道森冷的目光。

  呜,不要再了。安然简直想举白旗投降了,这些人怎么都这么喜欢用眼光杀人啊?

  “你这样看着我干嘛。”安然无奈极了。

  “看你不识好歹。”索古拉阴冷说道:“我警告过你别凡事都瞎凑合,你很不听话。”

  安然撇撇嘴,躲到在紧张注视这里的两只狼后边。

  索古拉没有再说什么威胁的话,而是皱着眉看向安然来的方向。

  奇怪,那个家伙去了那么久,还没将枫接回来?

  觉得不对劲的索古拉立即起身往安然来的方向走,没走多远就看到令他震怒的一幕。

  埃里克特将枫情压在树干上,一手搂着枫情的腰一手搓揉着他的左胸,埃里克特埋头在吮吸枫情右胸乳尖,枫情瘫软着任人玩弄,衣裳裤子都被褪下,嘴里还发着阵阵低低的呻吟。

  “你们——”索古拉暴跳如雷,一个圣言术发出,一大圈亮白光晕从埃里克特头上罩下,圣言术对于黑暗、亡灵等的伤害仅低于光明系禁咒,索古拉一个圣言术能灭掉一大片能力中等的亡灵。

  埃里克特搂着枫情闪开圣言术光晕圈,枫情这才回过神知道现在自己是什么样子,羞地赶紧蹲下来双臂抱住双肩。

  “衣服,我的衣服呢?”枫情羞愤地喊着。

  “你来的真不是时候。”衣服在树下,埃里克特没有将衣服拿给他,而是自顾自地埋怨起索古拉来。

  “我来的不是时候?”索古拉不可自控地磨牙,“很遗憾坏了你的好事,枫我要带走了,你对着树干继续吧!”捡起衣物抱住枫情,控制住不停往头顶冒的想杀人的怒火,打横将枫情抱走。

  埃里克特呆在原地,过了一会才冷哼一声。

  真是碍事的小鬼,不过还好他刚刚已经将枫情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点点奶水喝光了。

  真甜美。忍不住又舔舔嘴唇回味。

  索古拉怒气冲冲抱着枫情往马车停着的地方走,想到刚刚看到的景象,恶狠狠地低头,看到枫情蜷缩着,头在自己臂弯内,看到枫情脖子上的吻痕,妒火一阵阵往上冒。

  忍不住扔掉枫情没穿好只是包着身子的衣物,将枫情按到旁边的树干上,嫉妒地在那碍眼的吻痕上印下自己的印记。

  “这里有他的气味,这里也有!”嫉妒,嫉妒——

  吻到枫情下巴居然感到上面湿濡濡的,一看,枫情居然哭了。

  “你那么讨厌我的吻吗?”索古拉悲戚问道,枫情咬唇摇摇头。

  “那为什么哭?那个亡灵吻你却是那么一副享受的样子!”

  “不……”枫情抽咽着,“我不知道怎么办,我谁都不能选,所以我想逃,可我谁都不想伤害的……”

  “为什么谁都不能选?”索古拉很想知道。

  “你们我都喜欢。”枫情大声哭喊出来,捂住脸,觉得自己真不要脸,“选谁我都还会想着另外一个,我这么花心,呜呜,干脆就都不要选了,一个人过最好,呜呜。”

  他那么混账,那么坏,埃里辛苦地去找那根本只是传说的亡灵圣者,只为了跟他同寿命共偕老,他却背叛他在和索古拉燕好,他凭什么受到埃里这么疼爱,凭什么让索古拉这么高贵单纯的人迷恋。

  索古拉看着伤心哭着的枫情,垂头,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我不会放弃,也不后悔。”

  他知道,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己横插一脚才导致枫情这么难以抉择、这么痛哭,可他不后悔,甚至很骄傲当时的横刀夺爱,当初若没有跨出那一步,现在的自己肯定还只是枫情的召唤兽,孤家寡人红着眼看枫情和埃里克特恩爱甚至拥有孩子。

  他不后悔,一点都不后悔,唯一后悔的是当初光看枫情身上的奴隶印记就那么没了脑子,思考也不思考一下便说出“不再打扰”的话,这件事他悔地捶胸顿足,还好,还能弥补。

  他知道若没了父亲与族人在背后作势力,自己跟那个亡灵比起来,只算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可尽管这样他还是要跟那个人争到底!

  给痛哭的枫情穿好衣裤,再次抱起他,回到车上,将一直捂着脸的枫情轻轻放到床上,盖上被子。

  “别哭了,看眼睛都肿了,好丑。”索古拉细声安慰。

  看枫情哭地身子都微微抽搐起来,索古拉连着被子抱住他,有节奏地轻拍被面。

  “不哭,乖,眼睛肿了就不好看了,不哭不哭。”

  我不想让你为难的,这是我和那个亡灵的战争,争夺的对象是你,你……等着最后胜利者来迎接你就好。

  可能是哭地太久,情绪太激动,枫情哭着哭着睡着,醒来之后感到双眼涩涩地肿痛,头昏昏的,嗓子火烧火燎的痛,没办法再在车上颠簸,即使颠簸是很轻微的,一行人只有在城内找了加最好的酒楼住下。

  “怎么成这样?哭了很久吗?”安然担忧地看枫情伏在床边一直在咳嗽,皱眉。

  也多亏他身体又坏了,那紧迫盯人的两个家伙才难得地准许他两单独相处。

  “没。”枫情刚说一个字又是一阵咳。

  “肯定哭了很久情绪很激动才会这样,他们对你发火了吗?”

  “没有,他们对我一直很好。”

  安然不说话,看着枫情,他的样子现在看着好像还在难过。

  “安然,怎么办。”枫情嘶哑着嗓子说道:“他们两个谁我都不想伤害,可他们谁都不放弃,我没办法选择其中一个,没办法……”

  因为知道没办法选择哪一个,当初才自暴自弃地打算,将宝宝们送给各自的父亲,知道宝宝的名字后自己就离开,然后和安然去世界各地闯荡流浪,知道自己的身子很虚弱,但自己不想管,想让身体一直虚弱下去,然后在他流浪到某一个地方的时候支撑不下去,在那谁都不认识自己的地方埋葬。

  他想这样结束就谁都不伤害了,可能安然会伤心,可自己和他毕竟只是朋友,安然再伤心难过总会过去的。

  他以为这样结束最好……

  可是那两个人不放弃,奉上更甚以前的疼爱,关心他的身体,害他身体越来越好,害他差点丢掉了当初的念头。

  “怎么办,他们的爱那么真那么深,我却不知好歹地还想不要,可我要哪个都不行,怎么办怎么办啊——”

  “办法会有的,别哭。”发现枫情眼角湿润马上有哭出来的迹象,安然感觉安慰。

  枫情吸吸鼻子,将要出眼框的泪水眨回。

  “安然,你说我有哪里特别好吗,值得他们两个那么坚决吗?”

  “你哪里都不好,总是擅自下决定不管别人的感受,只是自以为是为大家好,以前还有一张脸还行,现在瘦得脸也丑了。”安然撇嘴说着打击的话。

  枫情泪水一下子飙出来。

  “你才哪里都不好,呜呜呜……”太打击人了呜呜。

  “我身体就比你身体好。”安然站起身,“我走了啊,你少哭点,眼睛会瞎掉的。”

  走出门外关上门,安然一转上就对上两双杀气沉沉的眼睛。

  搞什么,让他进去是让他安慰安慰枫让枫心情好一点,他居然让枫又哭了?!

  埃里克特和索古拉想捏死眼前的红头发,安然耸耸肩,小声说道。

  “你们叫我去没有的,关键是你们两个,他的负面情绪是因你们而产生的。”

  “该怎么做?”埃里克特沈声问。

  安然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离开他,或者接受三人行。”

  “三人行?”索古拉问,离开是不可能的,后面这个三人行是什么意思?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