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四十四

住家野狼2016-9-20 22:15:43Ctrl+D 收藏本站

始终没有找到适合跑路的空挡……

  埃里克特与索古拉的殷勤让枫情雀跃又焦躁,被两个爱人百般呵护的感觉太让人着迷,他害怕再不离开,自己又会摇摆不定,沈沦在这样诡异的关系里无法自拔,最后又惹得三个人都痛苦。

  埃里克特和索古拉各端了一碗墨绿药汁进来。

  “我不要吃药!”瘫在床上的枫情烦躁地抗议。

  这些日子每天都被灌好几大碗药汁,味道能恶心死人。

  “乖,喝掉它,你身体不好,这个能好好调养你的身子。”埃里克特哄道。

  “不吃不吃!这次说什么也不吃!”枫情把头埋进被子里。这种恶心吧唧的东西,前几次能喝下去,已经是用了天大的毅力了。“你们烦死人了,老是把我关在车上!”害他跑路的机会都没有!

  “喝了就去玩好不好?我们就快到目的地了,到时候你想怎么玩都行。”索古拉诱哄,其实即使到达目的地也不可能让身体状况不佳的枫情时常出门,不过现在情况特殊,需要撒撒小谎。

  “什么目的地?”枫情皱着鼻子,觉得好像有什么是他不知道,却是他们早就安排好的?

  “我们找到了一处风景很不错又安静的地方,那里很适合你修养,那就是目的地。”索古拉解说。

  “谁说我要去那的?”

  “那里很漂亮的,很适合你……”

  “我不要去——”枫情大叫打断索古拉的话,“我要去人多的地方,我要去大城市!”人多的地方才适合溜菜!

  “你的身子虚弱需要好好调养,人多的地方不适合。”埃里克特皱眉。“先不说别的,来把这个喝了,再不喝冷掉就不能喝了。”

  “不喝,也不去那个地方,我身体好的很。”枫情整个躲进被窝里,任两人怎么哄也不出来,直到听到两人无奈的叹气声,开门关门声,才稍稍探出头来。

  他很任性是不是?

  正难过着,忽然听到宝宝的哭声,赶紧起身,正巧埃里克特抱着两个娃娃开门进来。

  “他们饿了。”埃里克特先是将枫景很不怜惜地放到床上,再小心地将自己的儿子放到枫情脸边。

  枫情扯扯衣物准备将衣服拉下喂宝宝,看到埃里克特居然还在床边坐着。

  “你出去啊。”他在着看着叫自己怎么喂!

  “呃……”埃里克特觉得有点口干舌燥,憋了很久没有做了,他现在一想到枫情喂奶的画面就脑充血,“你喂,我不看。”转过身子。

  枫情还是不自在,以前他喂宝宝旁边都是没人的,可宝宝哭地太厉害,只好转过去面对墙壁,拉下衣服抱起娃娃让他们一人含住一边吮吸。

  宝宝们忙着吃东西没空哭了,可枫情觉得怪不对劲,脖子感到有热热的风吹在上面,外面在刮热风吗?可怎么也不应该会刮到车里来啊。

  转过头查看惊了一大跳,埃里克特居然头就凑在他脖子旁边,那感觉到的怪怪热风是他鼻子喷出的粗气。

  “哇!你、你干什么不声不响靠这么近!”枫情羞愤急急忙忙拉被子罩身体,却被埃里克特制止。

  “你干什么。嗯……”

  埃里克特居然扒拉开两只黏在枫情胸前的娃娃,不管不顾娃娃的哭闹,大手将开至腰际的衣物完全扯开,手覆上那两处小小的挺立,惊奇地喃喃。

  “真神奇……这里居然也有乳汁……”他看到那被小孩吸地硬挺的红果粒上粘着些些白色乳汁,惹得他口水泛滥几乎超过吞咽速度。

  “咕噜……”咽口水,实在忍不住了,他想尝尝那乳汁会是什么味道,嘴一张含上去,吸吮舔弄。

  “嗯啊……”许久未经欢爱的枫情第一时间战栗呻吟出声,知道现在不该是这种情况,推搡着胸前的大脑袋,可双手因情欲被撩起而失了力气,抗拒反而带着还迎的味道。

  比想象中美味上千倍!

  甜蜜的乳汁自爱人小巧的乳尖泌出,芬香填充了整个口腔,又往下侵蚀着胃,埃里克特陶醉地吮吸,可惜乳汁泌出的太少,让他很是不满,双掌挤压搓揉枫情平坦的胸部,期待更多的汁液。

  “啊啊……埃里……停啊……”枫情嗓音不可控地颤抖着,他感到就这么被玩弄胸部下边就已经硬了,后面也软了。

  “没有了。”正在吮吸的乳尖居然才这么一会就已经吸不出什么了,埃里克特不满地嘟囔,转攻另一边,可另一边的也没多少,一会儿也再吸不出任何汁液。

  “这么少,难怪儿子老吃不饱。”枫情的奶水少是因为身为男人没有女人的大乳房,积攒不了多少,还是因为身子虚,才没有什么奶水?

  总之,得多给他补补。

  埃里克特东想西想着,将枫情压下,撩开自己的衣摆,他下边的东西已经硬邦邦可比铁棒了!硬硬的下体叫嚣着要求舒缓,要求狠狠地戳插身下这个人,在他身上肆虐。

  刚要压倒身下人身上,被扒开没了吃的而一直哭闹的宝宝们爬过来,往妈妈身上拱,枫韵比较健壮首先寻找到妈妈的奶头,可怎么吸都没了奶水,伤心地趴到妈妈胸上大哭,放开乳头,哇哇哇哭几声,又不死心再含住吸一吸,还是没有奶水,又哭,越哭越嘹亮,枫景比较小一直拱不过去,也一直嚎一直嚎。

  “啊啊啊!”奶被爸爸吃掉了,没有了,哇哇——

  埃里克特将两个小屁娃娃再次扒到一边,压下去,在粘了自己儿子口水的爱人乳尖上啧啧吮吸。

  “放开我——啊啊……”枫情羞愤地挣扎,埃里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在宝宝们面前做这种事!

  还把孩子的食物给吃掉了!

  “枫,我想吃你。”埃里克特喘着粗气,坐起身,扒掉枫情裤子,枫情早已挺立的分身立即弹跳出现,埃里克特开心轻笑,“你也很想对不对,看这里都硬了。”弹弹漂亮的***子,手摸上去抚慰了下,手又往下摸到那个最令他销魂的洞穴,这一摸却让埃里克特皱了眉,大部分理智也回了笼。

  柔软的穴口摸得到微硬的疤痕,埃里克特将枫情臀部抬起,低头仔细观察,看到那紧闭的穴口上有条红痕,将肉穴扒开一些些,可以看见红痕直延伸至穴内深处。

  是生小孩时硬撑裂的……现在还没完全好。埃里克特一阵心疼愧疚,轻轻吻吻受伤的肉穴,放下枫情的身子。

  那里不能做,怎么办呢,他的下边都快胀爆了。

  “放开,不要这样……”枫情快要弃械投降了,身体太久没碰,这会敏感的不得了,“宝宝在这里……”

  枫迷乱的模样好诱人!埃里克特感觉到自己下边的老二又硬了几分。

  “噢……”能看能摸不能吃,埃里克特后悔极了,早知道刚才枫喂奶的时候就该马上离开房间,这会实在是自找罪受。身子压下去,胡乱在枫情脸上、脖颈上、胸前狂吻,梆硬的肉柱在枫情分身上疯狂来回摩擦撸动。

  也只有这样了。

  “啊——埃里……”枫情狂乱摇头,他知道不该这样,对宝宝影响不好,可怎么办他一点抗拒的力气都使不出,分身上摩擦的***好硬好热,像根烙铁一样,他还感觉到铁棒上青筋鼓起产生的不平纹路。

  主人的逼迫下,粗壮的肉柱很快就泄了,浓液喷洒在了枫情身上,尽管泄了仍然坚硬挺立,埃里克特却不能让它再爽了,拉好衣裤,又帮迷了神智的枫情用手替他发泄出来,给他擦擦身子,帮他换了一件衣裤。

  “你、你坏蛋!”枫情红透脸骂他,若不是刚泄身身体没有力气,他就一拳头打过去了!

  “我受不了,忍了那么久,我控制不住。”埃里克特苦笑,抱住枫情让他挨近自己下身让他感受自己的忍耐是多么不易。

  “你……”枫情感到隔着衣物那东西依然坚硬,脸更红,干脆转过身去安抚哭闹的宝宝,可宝宝们在他胸前直拱,可他好不容易积攒的奶水已经被埃里克特吃掉了,再拱也没有用,宝宝们不停地哭,细嫩的嗓子都哭地有些嘶哑了。

  “宝宝没有吃的,都是你!”枫情气急。奶水没有了,这下可怎么办啊?!

  “煮点稀粥,或弄些别的人类女人的奶水给他们。”那乳汁的滋味太美味,他决定以后只自己独享,至于儿子,喝别的奶水也能活不是吗?

  埃里克特抱起自己的儿子,然而这次宝贝儿子被爸爸抱起不是开心地往爸爸怀里拱,却挥着短肉手直往爸爸脸上打。

  别看他还小,可他知道刚刚是爸爸抢了他本来就很稀少的食物!害他肚肚好饿!

  “活该!”枫情看着解气。

  埃里克特耸耸肩,儿子小没什么力气打着也不痛,就让他打吧,刚好将他因抢了儿子食物而起的一点点小内疚给打掉了。

  这个时候索古拉推门而入,手里端着两碗药汁,看到房内的气氛,明显感到不对,枫情的脸红地怪异,房内还有股暧昧的味道。

  “你们……”索古拉危险地眯眼。

  “我们?”埃里克特带着得意地咧咧嘴,“我们刚刚小小欢爱了一回。”炫耀。

  索古拉金眸中寒光暴闪,看看埃里克特得意的嘴脸又看看枫情闪躲的样子,手抖地几乎拿不稳碗。

  努力平复下心情,不能立即发作,他和这个男人约定三章过,不可以刺激枫,绝对不能在枫面前打斗,谁先出手,谁马上失去呆在枫身边继续追求的资格。

  将药端到床边,坐下。

  “吃药了。”将药递过去,索古拉说道。他不想边对枫一边说话一边磨牙的,可他努力控制过了,控制不了。

  “呃、嗯。”枫情胆颤接过碗,乖巧地喝下去,以从没有过的速度喝完了两碗。

  “宝宝怎么一直哭?”索古拉皱眉。

  “还没吃饱。”埃里克特挑着嘴角说道,奶水都被他吃了,这两个小家伙自然没吃饱。

  “哦,那抱去吃点粥吧。”索古拉对这个回答没有想太多,因为枫情经常性的奶水不够,宝宝吃完总要闹腾一阵。

  “呃、你们抱去吧。”枫情缩到被窝里,将通红的脸蛋盖住。

  “你好好休息。”索古拉抱起自家儿子走出去,埃里克特也勾着唇走出去。

  一到外面,迎面就是一道光明魔法袭来,埃里克特一闪身躲开,不意外看到索古拉的臭脸。

  “枫在里边,你要打可得小心一点,最好别闹出动静让他发现。”埃里克特挑眉轻笑,“不然你可就没资格再呆在这里了。”

  索古拉脸一臭再臭,最终是忍下了,牙根几乎咬碎。

  可恶可恶可恶——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