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四十三

住家野狼2016-9-20 22:15:18Ctrl+D 收藏本站

晃晃头,甩去诡异的感觉,他又不是女人,怎么能一副深闺怨妇的心思。

  两个初为人父的男人轻手轻脚走过来,轻轻摸摸各自儿子的脸蛋,满脸暖笑。

  “枫,你身体不好,躺下多休息会。”埃里克特说道。

  柔和关心的语气让枫情又是一阵恍惚,摇摇头,暗斥自己别再瞎想了。

  “不用了,我要走了。”

  “等一会再走可不可以?”索古拉问,漂亮的金色钻瞳紧瞅枫情,害枫情心肝砰砰直跳,说不出拒绝的话。

  “好、好吧……”安然还在内室的浴池,等他出来再走……

  两个男人咧开嘴笑了,各自逗弄起儿子,惹得熟睡的宝宝们皱着淡眉直哼哼。

  “啊?你们一起走!?”枫情懵住了。

  好不容易安然做爽快了出来,和安然一起离开,埃里和索古拉两人一路陪着出了宫殿,以为是最后送他一程,没想到宫殿外早停好了两辆马车,而埃里和索古拉居然说跟他一起走!?

  “嗯,对。”埃里克特最后再次察看了下车上车下,确定一切都准备妥帖才停止,拉车的脚力是两只地行兽,地行兽四肢粗壮稳重,虽然跑的不快,却能说停就马上停下来,行路稳当力气大,枫情的身子受不了颠簸,快了反而受不了,埃里克特和索古拉挑了半天才决定用地行兽最合适。

  当然用独角兽或龙拉车更好,不过由于车内还有看不顺眼的对方,两人都不愿意让对方占了己方的便宜,故独角兽或龙拉车的念头一出现便打发了。

  “上来吧。”索古拉先上车然后递出手,枫情赶紧摆摆手。

  “不不,我和安然走,不上去了,你们、你们不用跟来。”

  埃里克特抱住想逃跑的枫情,说:“他们已经在旁边的车上了,我想他们并不希望你前去打扰。”略带强制地将枫情抱上车内,将他按压在宽敞车内的大床上,盖上被子,“你现在应该好好休息,把自己的身体调养好。”

  索古拉不太爽地直瞪埃里克特,殷勤被他抢先献去了!

  “不,我……”怎么会这样?不对,哪里出问题了?枫情要起身,奈何被按地死死钉在床上,只好无奈躺下来,盯着埃里克特,“你们怎么了?我不想跟你们走,你们各自将孩子带回去,我一个人走就行了。”

  埃里克特眼神一暗,坐到床边,说道:“枫,我当初那样对待你,怪我太放不开,给我一点赎罪的机会好吗?”

  死前是高贵不可一世的黑龙王,死后又是潇洒随性不羁的一方霸主,傲慢如他,怎么能够忍受爱人的背叛?盛怒将他的理智焚烧殆尽,只想着,不择手段将情敌驱赶,可是情敌驱赶走了,他仍然悲伤愤怒。枫,人在他这里却还私自与另外的男人相会,将他的真心他的付出置之不顾,愤怒的他在情敌走后,将怒火转嫁到爱人身上。

  他不甘心啊,凭什么,几万年漫长的生命,现在终于有了一个决定共度一生的爱人,甚至天真地相信亡灵界亡灵圣者的传说是真的,强忍思念离开爱人回亡灵界搜寻亡灵圣者,希望能让自己脱离不生不死的亡灵,成为有真正肉体、会和爱人一同白头偕老、苍苍老去甚至死掉的人类,龙族的身份也可以不要……

  可在他辛苦寻找那渺茫希望的时候,爱人又在做什么?爱人没有在思念他,却在和别的男人燕好,但他不可置信之下赶回爱人身边,看到的居然是爱人满身别人气味别人***的模样,他怎么不恨,他怎能不怒?!

  恨不得当场将爱人细小的脖颈箍断,将那个混账男人碎尸万段,甚至想自残、自毁——

  得知爱人怀孕时,一心想着都是别人的种,让他几乎崩溃,最终下不了手,而将爱人赶出去,亡灵界的瘴气对活物的身体有害,自己下不了手,那就让瘴气来代替,他已经决定不再跟枫纠缠,放他走,能不能活,他都不管了……

  可才两天没看到爱人,他心情暴躁,心空空的几乎要发疯,后来的日子几乎天天找别的亡灵界各巨头的麻烦,偏偏在最烦躁的时候,独角兽又找了上来索要枫,将枫还给那个男人?哼,枫原本可是我的人!!

  打就打,怕了你不成?!

  然而在酣战之际,枫居然出现了,他看到枫从魔法门出来,立即朝枫飞去。

  枫居然替他生下了个儿子,一个肥嫩可爱的胖娃娃……

  他当时的心情一下雀跃到天上,他的儿子,他一直以为,自己作为一个死物,一个亡灵,没有资格再拥有后代了,可没想到枫给了他最大的惊喜,他和枫的孩子。

  决定是在那一瞬间下的,他后悔放开枫了,他决定——再次夺得爱人!原因有一部分是孩子,更大一部分,是心空空的感觉太糟糕了……

  对着埃里克特的眼神,枫情还没想好说什么,索古拉早他一步冷声说道。

  “你当初那样对枫,怎么可能原谅,你没机会了!”

  埃里克特眯起眼,透着丝丝杀意,“我不会放弃的!倒是你,明明说过不会再来打扰了,那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

  “我也不会放弃的!”索古拉瞪回去,“枫是我的!”

  两道强烈杀气相撞,空气中似乎隐隐闪过电流,枫情躲进被窝中。

  这种情况真的太出乎意料,他以为自己那么背叛,已经被两人完全放弃了,没想到居然还会出现这种争夺的情况,让他不禁有些雀跃。

  只是,对不起,他没办法再单独选择其中某一个……

  所以要逃——

  ……分割分割……

  半个月后。

  人间界的某个森林边缘,停了两辆豪华奢侈的马车,车外草地上有几个人影,埃里克特和索古拉抱着各自的小屁娃在吩咐族人准备餐点。

  小屁娃娃在睡觉,两人不敢把他们给仆人抱,一给不是爸爸妈妈的外人抱,娃娃马上就会清醒哇哇大哭吵闹,没办法,只有自己一直抱着。

  “枫,你到一边休息,马上就有吃的了。”埃里克特微笑说。

  索古拉亦不甘示弱,“枫你先好好休息,吃的马上就好。”

  “安然,他们到底怎么了?”枫情挪到安然身边,悄悄问。

  半个月以来,埃里和索古拉殷勤地叫人难以消受,嘘寒问暖什么东西不用开口立即主动递上,让枫情觉得,实在别扭的很,最让他尴尬的,是——

  “枫,来,食物弄好了,有你喜欢吃的酱肉。”埃里克特走过来,还来不及牵起枫情,索古拉立即跑过来,拉住枫情的手。

  “枫,我备好了食物,都是对你身子很有益的,过来我这里吃。”

  两大桌的食物,两方硬要枫情到他那边吃,枫情一阵头痛。

  这两个人……忽然觉得他们变得好幼稚……

  “你们不要这样……你们没有事做的吗?已经离开自己的族群这么久了。”

  “没事,现在你最重要。”埃里克特说道,他巴不得别被那些人找到。

  “你最重要。”索古拉懊悔自己嘴这么不甜,总说不出什么甜言蜜语让那人抢了先。

  曾经的一次未加深思的放弃,让他差点失去爱人和孩子,这次他说什么也不能松手,无论如何也不行。

  好不容易才在枫情心中占了一片天地,不可以再失去——

  “我……我去跟安然一起吃。”枫情往安然身上靠过去。

  那两个男人眼光立即投放到安然身上,皱着眉,眼神凌厉。

  “他还的食物还在准备。”埃里克特。

  “他的食物不适合你。”索古拉。

  “谁说我的食物不适合他。”安然哼哼,这两个家伙居然好像他好碍事一样瞪他,他可是他们儿子的救命恩人耶!不好好巴结他还敢给他脸色看,哼!“谁说我的还在准备了,我的早就准备好了!”

  不鸟那两个男人,牵起枫情,悠悠然走到埃里克特备好的那一桌,手左抓右抓,哪种好看就抓起来尝尝,好吃就塞到枫情嘴巴里,埃里克特那一桌尝完一遍又走到索古拉那一桌,都尝了一圈之后,两人都感觉到有些饱了。

  “吃饱了吗?”安然悄声问枫情。

  “饱了,谢谢了。”枫情感激地点点头,还是安然有办法,这样他两边都不得罪还吃饱了肚子。

  “他们态度太差了,还想追人呢,追的到才怪。”安然得意。

  “呵呵……”枫情干笑,将安然拉上车,逃开那两人紧迫的视线。

  枫情的身影一消失,埃里克特和索古拉眼神略暗,不经意间对上对方的视线,刹时乌云交错、电闪雷鸣。

  枫情神经兮兮地撩撩车帘,确定没有人偷听,才拉着安然坐到床边。

  “安然,你说他们是怎么想的?”

  “他们啊,很明显啊。”安然撇撇嘴,“后悔当初,想再得到你呗。”

  “可是他们的……作风变得好奇怪。”埃里曾经是那么温柔成熟稳重的一个大男人,而索古拉也曾经是多么冷酷高贵,两人现在的样子……让他颇觉得诡异。

  安然耸肩不说话了,那两人会变得这么幼稚都是因为枫情的身体禁不起刺激,若仍像以前那样打打杀杀争夺解决的话,枫情肯定会担心这边又担心那边,为了不让枫情情绪过于激动,菲尼克斯也交代过最好不要让他出现过多的负面情绪,两人才会这么“没有硝烟”地战争。

  还是这样好,看两个蠢蛋耍宝他也十分乐意。

  “安然。”枫情忽然伏在安然耳边很小声地说道:“我们找个空挡逃走好不好?”

  “逃走?”小小惊了一下。

  “嗯,我们两个四处去流浪,你问问洛特-加龙省和瑞普愿不原因一起。”那两只狼也一起的话,逃走的成功率要打很多。

  “小情情啊……”安然高高挑起细眉,带着叹息说道:“你碰到不好处理的事情总是喜欢用逃避来解决。”还拉着他这个好朋友做帮凶。

  “……”枫情一窒,嗫嚅不出话来。

  谁叫除了逃,他想不出任何比这更好的解决方法啊……

  “算了。”安然认命地耸耸肩,“逃就逃吧,他们的态度确实令人头疼。不过我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舍命陪君子!

  “谢谢。”枫情舒缓了口气。

  “洛特-加龙省瑞普那两个家伙就不通知他们了,免得碍事。”

  “……他们事后一定会很生气吧?”看他们现在那么重视安然。

  “当然。”安然点头,“不过那又怎么样,都是玩玩而已性质,还真以为把我当专属玩具,永远占着不成?”

  “我看的出他们现在对你已经不是玩玩的心思了……”

  “那更不行,我的寿命可只有一百年不到,而他们晋级为圣兽可以活好久,我自然要早早离开,难道等我老了他们玩厌了将我丢弃,那时候我才可怜兮兮地走?”安然摇头往床上一瘫,略带疲惫地说:“魔兽最注重什么?食物,繁衍。我不像你有‘特殊能力’,给不了他们后代。就算他们不是玩玩的心思,又能怎么样?”

  枫情沉默了,他忽然想到自己也只有一百年的寿命,而埃里和索古拉呢?索古拉可以活的很长吧,埃里是亡灵甚至是不老不死的,到时候自己垂垂老去,他们还会在自己的身边吗?就算他们一直陪伴着,自己也会愤恨自己满脸的皱纹,苍老的容貌……

  枫情不禁抖了抖,还是逃吧,逃得远远的最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