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四十二

住家野狼2016-9-20 22:14:52Ctrl+D 收藏本站

“他们还没有名字,给起个名字吧。”枫情忍不住出声。

  起好名字,他就走了……

  两个爸爸这才彻底回魂,埃里克特看着枫情,带着不确定与希望肯定问。

  “枫,这是……你生的?”

  “……嗯。”枫情脸略红。

  “生的可痛苦了。”安然插嘴,他要让这两个人也难过难过,“小情情是男人又没有女人专有生小孩的产道,小孩是从后面那个洞生的,洞那么小小孩那么大,洞都撑裂了流了好多血到现在还没好。而且怀孕的时候没有好好照顾,身子落下病根,你们看看,小情情现在都成什么样了!”

  “安然别说了。”枫情暗地扯扯他的衣袖制止,都过去了,还说出来有什么用。

  “哼。”安然很不爽地撇过头,蹲下身跟两狼玩不理他们了。

  “怎么回事?”索古拉转头瞪向埃里克特,“你为什么没有照顾好枫?!”他以为埃里克特那么爱着枫情,枫情又自愿刻下奴隶的独属印记表示终身只选择埃里克特,他以为自己什么都得不到了,所以退出了,可为什么再见枫情会这样?

  “我……”埃里克特难得的无言以对。

  那时,刚得知枫情有了小孩,他以为是索古拉的种,没想过也有自己的,不明之下气急,那时甚至亲手杀掉自己的儿子……

  “没事没事。”枫情干笑摆摆手,现在他什么都不想计较,只想快快知道宝宝们的名字,然后离开,“快给孩子起名字吧。”

  埃里克特眼神暗了暗,说:“对不起。”

  “呃……呵呵,还是快起名字吧……”枫情有那么一瞬间想哭,这个时候说对不起有什么用,而且你又没对不起我什么,是我背叛在先……

  一边的安然却是不屑地撇嘴。

  马后炮谁不会放啊。

  “名字起了之后你准备做什么?”埃里克特敏感地察觉到枫情的不对劲。

  “呵呵,还能干什么,回去呗。”枫情打哈哈。

  “回哪?”索古拉上前,拉住枫情手臂,“枫,跟我回迷雾森林,让我照顾你。”索古拉怀里的小宝宝也感觉到妈妈想离去的心思,肉手揪住妈妈的衣袖。

  “咿咿!”妈妈不要走!

  埃里克特连同大宝宝都不乐意了,埃里克特拽住枫情另一只手,“凭什么是迷雾森林,枫,去我的宫殿,让我弥补曾经的过错,好不好?”大宝宝也凑过来揪紧妈妈这只手的衣袖,另一只肉手拍打小宝宝抓着妈妈的手。

  “啊啊!”放开,妈妈是我的!

  “啊啊!”妈妈是我的,你才放开!小宝宝气愤地打回去。

  “哇哇哇——”打来打去都哭了。

  “乖乖,不哭不哭。”枫情赶紧安慰宝宝们,想抱抱他们,无奈两只手被两个大人拉着,动弹不了。“你们别抓着我……”

  “跟我回去!”埃里克特与索古拉一脸坚决异口同声,说完立即眼刀互砍。

  枫情干笑,受不了,他想逃,“你们还是赶快给宝宝取名字吧……”

  “枫,让我照顾你以后,和孩子一起,好吗?”索古拉低声说道。

  “枫,我的孩子不能没有你没有母亲。”埃里克特亦说。

  两人又开始互瞪。

  枫情笑不出了,空气很憋闷,他几乎要窒息,两眼在发黑。

  眼一闭,虚弱的身子终于撑不住,就这么倒了下去。

  别这样行不行,明明当初都已经放弃他了,现在为什么又争起来了?他没办法选择其中的任何一个,好好的给宝宝起个好名字,让他离开,然后静静地过完以后的日子,好不好?

  ……分割分割……

  “他怎么样了?”埃里克特问着刚替床上的枫情检查完毕的菲尼克斯。

  枫情忽然晕倒,吓坏了一群人,独角兽族长赶紧使用治愈术,可效果不大,很显然枫情身体内部有问题,便就近将枫情搬到他的宫殿,让曾在人间界玩乐的时候做过医师的菲尼克斯检查枫情的身体怎么了。

  “很不妙啊。”菲尼克斯摇着头说:“体质很差,身体完全被亡灵界的瘴气侵蚀,体内的器官大多损坏;怀孕期没有好的照顾没有好好的补充营养,虽然后来补了两个月,但也只是补给了腹中的胎儿,母体没有吸收到什么,瘴气一直在体内肆虐,身体也就一直好不起来。”

  “瘴气?什么瘴气?怎么我没有?”安然提问。

  “亡灵界瘴气无处不在,因为你身体好,瘴气侵蚀效果不大,甚至轻到看不到,你当初若在亡灵界再多呆几个月身体也不会好到哪去。”

  “唔……”好可怕,安然神经质地左看右看,会把人身体搞垮的瘴气耶,那他现在不是很危险?

  “放心,这里有我布置的防护结界,瘴气进不来的。”埃里克特皱眉,又问菲尼克斯:“枫的身体能治好吧?”

  “很难。”菲尼克斯转过头问安然:“他怀孕的时候有没有经常肚子痛?”

  “有!”安然点头如捣蒜。

  “唔……”菲尼克斯捏着下巴一脸严肃说道:“他怀孕时,腹中的胎儿一个是光明系独角兽后代、一个是你的后代,你是龙族,但也已经成为亡灵好几百年了,你的儿子虽说是活的,但由于你这个父亲,还是带了些属于亡灵的气息。一亡灵,一光明系,这两者,相互是绝对抵触的。我不太能肯定,但不能不猜测,造成他经常肚子痛的原因会不会是当时腹中胎儿在里面相抗衡。而胎儿的躁动,又造就了母体的负担,身体更加虚弱。”

  看了看床上苍白着脸的人,又看看埃里克特和一边虎视眈眈的索古拉的怀中的小孩,又说:“你的儿子比他的儿子强壮,是因为他怀孕时吃过太多亡灵界的植物,那些植物对人体是没有任何营养的,却有亡灵界的独有尸气,导致腹中你的儿子比较强壮。”

  索古拉听了,恶狠狠瞪向埃里克特。

  “告诉我,该怎么让他的身体回复健康?”埃里克特现在没空理会索古拉。

  “首先,他绝对不能呆在亡灵界,你的宫殿有结界也不行。”菲尼克斯说道,埃里克特与索古拉、安然认真地记着,“最好是在一处比较偏僻、安静的地方修养,最好是郊外或林子里,森林内部不行,潮湿的空气会让他骨头酸痛,不要让他吹冷风喝冷水,每天都要吃好喝好,人类的营养食谱你们去找人类的厨师要,不要让他情绪过于激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目前他的身体绝对不能做爱,他后面因生产受伤很严重,现在还没好。”

  “什么时候能做?”埃里克特问。

  “看伤势恢复的情况如何。”菲尼克斯回答:“你们最好带他到人间界找个地方小心地照料,注意别惹他激动,最好是在他面前别争来争去,到了人间界再带他去看看那里的医师,我已经好久没给人看过病,不保险。”

  “嗯。”埃里克特严肃点头。

  “喂,你们过来。”安然忽然朝索古拉和埃里克特招手,“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醒来,睁开眼,入眼是有些熟悉的房间。

  他记得,这是埃里克特宫殿内,他曾经在这间房内,任埃里摆布,只为了得到他一丝丝的谅解。

  “醒了?”埃里克特见他睁开眼,抱着小孩走过来坐到床边,温柔的磁性嗓音,让枫情一瞬间以为回到了从前。

  闭上眼摇摇头甩去心中的绮念。不可能的,回不去了,早已回不去从前了。

  “头痛吗?”看他摇头,埃里克特以为他头痛。

  “没,宝宝的名字起好了吗?”枫情醒来便问这个,急着想知道。

  “还没有。”索古拉抱着小孩说道,走过来,将宝宝轻轻放到枫情头边,“想等你醒来,一起给他想个好名字。”

  小宝宝很开心地玩耍起妈妈蓝色的长发,大宝宝“嗯嗯”叫着身子凑过来也想和妈妈玩,埃里克特赶紧将他放到枫情头的另一边,让他玩耍。

  “你们取就是了,还等我干什么。”枫情笑着看孩子们玩耍,说:“那现在取吧,我听着,安然就别撅嘴了,你也一起来想吧。”安然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一直很不乐意地撅着个嘴,都能挂个油壶了。

  “我早就想好了!”安然哼道。

  “哦?说来听听。”

  “一个叫‘枫韵’,一个‘枫景’!”安然说的很是得意洋洋。

  “风韵风景?”枫情哭笑不得,“哪有人用这样的名字,再说宝宝得用父亲的姓。”

  “凭什么一定要用父亲的姓啊,孩子是你辛苦生下来的,要是我生的孩子,我才不让他跟父亲姓!”安然说,惹来悠悠趴着的两狼怒瞪,安然不甘示弱瞪过去,“干嘛,你们有意见啊!我又不能生,就是能生也不给你们生!”老是不顾他的体力戳他屁股,才不给你们生!

  “可以,就用这名字。”埃里克特却答应了下来,枫情昏迷的时候安然跟他说了很多,包括枫情不属于这个世界,答应用这个名字,一是感谢安然在那段时间对枫情的照顾,另就是希望孩子的名中有母亲又有父亲的姓,“后面冠上我的姓。”

  吼,还有后续哦!亏他白高兴一场。安然翻白眼。

  枫情却觉得这样很好,“那大宝宝就叫枫韵,小宝宝就叫枫景,后面冠上你们的姓。”

  “好。”索古拉显然也很满意,“枫景.菲洛.莫拉雷斯,我的儿子。”

  “中间那是什么意思?”安然问。

  “他这一辈的专属代号。”

  “戚。”安然翻白眼,这些个贵族有个名字都这么多名堂。“那枫韵的全名叫什么?”

  埃里克特思考了一下,才说:“枫韵.安布恩……”搔头,沈思。

  “你该不会忘了自己的姓吧?”安然瞪眼。

  “姓我记得,只是辈分有点搞不清了。”埃里克特拧眉,“我的全名‘埃里克特.佛罗.阿拉亚.安布恩格瑞’,我死的时候是黑龙族第二百三十二任族长,格瑞,龙族语就是二百三十二,安布恩是我的姓,佛罗是当时我的辈分,阿拉亚是我任族长时的功绩,意喻伟大、不可一世。我死后一直没有回黑龙族,所以我不清楚他现在的辈分。而且……”持续拧眉,“我死后由于没有后代,所以族长之位由我的旁支系挑选能人继承,而现在我有了儿子,那些人知道了,肯定要这个正统归位。”他实在不想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子被拉回族里去,可是不回族又无法得知儿子的辈分……喔,他怎么忽然感到有点头疼?

  龙族太注重血统看来也不是件好事。

  “喔~~~”安然啧啧,那么一长串名字听着就冒汗,安然想笑,“听说龙族都很长寿,你的那些旁支系现在肯定子孙一大堆,小韵韵过去了还是个长辈呢!”

  “唔……”龙族从出生到成熟期须要近千年的时间,晚辈成群的情况应该不会出现,不过肯定还是会有几个晚辈的。

  这些种族的名堂真是多,名字里都那么多讲究,枫情听着埃里克特那一长串名字都有些哭笑不得。

  半天埃里克特才下决定,“先就冠上我的姓吧,枫韵.安布恩。”种族越大名堂越多,当初死后变为亡灵他原本应该回黑龙族地的,但嫌那的日子太束缚,干脆溜到了亡灵界打了一片天下,然后四处游荡。

  “好。”枫情扬起笑脸,在两个宝宝脸上亲吻了两口,他满足了,走之前,让他再多瞧宝宝几眼。

  宝宝们饿了,拱开被子,趴到枫情因菲尼克斯检查身体而衣服都被脱了光溜溜的胸膛上,很熟稔地找到那两处突起,吸啜起来,还很有味地吸出“啧啧、啾啾”的声音,看的埃里克特和索古拉目瞪口呆。

  枫情脸爆红,赶紧拉上被子盖住身体,宝宝们不乐意,小手将连他们也给盖住了的被子扒拉下去,惹得枫情又羞又气又急,双臂遮掩不了多少,干脆抱稳吃得欢的两只宝宝身子转到床内去。

  比较纯情的索古拉首先受不了刺激流出鼻血,捂着鼻子冲了出去,埃里克特呆滞着舔舔嘴唇,也跟着冲了出去。安然很是幸灾乐祸,他想到那个菲尼克斯说的近段时间小情情不能做爱,那两个人只有看得鼻血直流爆鸡鸡的份。

  安然乐着,忽然头发被扯了扯,转过头,狼父子喷着粗气,安然瞄到他们挺得像一把巨剑的分身,不由感到嘴唇有些干燥。

  “那里有个门,看看里面是什么我们去那里做吧。”安然说道率先走过去。

  很幸运的,那道门内是个浴池,很适合做些脸红心跳的事。

  跳进浴室在水里脱光光,色狼们红着眼游过去,安然趴到浴池边,撅起屁股,晃晃,他那里已经湿了啦。

  等到吸到流不出奶汁,两个宝宝仍然不满足,枫情也没办法,安慰这个又哄哄那个,宝宝就是哇哇大哭,不甘愿地吸着已经没了吃的的奶头,枫情羞愤,哭哭,他也想哭啊,你说哪有这么磨人的宝宝。

  好不容易将宝宝安抚地睡着,枫情才大舒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埃里克特和索古拉平复了生理上的冲动走了进来,枫情忽然有一股黄脸婆的憋闷感觉。

  他在这里忙着安抚小屁孩们,你说这些做父亲的在外面干嘛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