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三十九

住家野狼2016-9-20 22:13:36Ctrl+D 收藏本站

“要么先去找个会替女人接生的医师来看看?”洛特-加龙省也在一边帮忙想办法,“男人怀孕的事不能让人知道,到时候将那个医师杀掉就行了。”

  “不……”枫情冷汗琳琳地摇头,虚弱地说:“不要叫人……”他要万分的保险,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以男人的身份生子,不然宝宝一定会被瞩目,会很危险,指不定甚至会应母亲是男人而被人看以异样的眼光。

  “那怎么办怎么办嘛——”安然觉得头都要炸了。

  “扶我……扶我进屋,先在床上多垫些被子。”枫情强忍着痛吩咐道,现在肚子是一阵阵钝痛,羊水破裂还得流一会,宝宝应该还不会马上生出来,要尽快多做些准备。

  “好!你们也来帮帮忙啊!”安然朝两只狼吼。

  两狼无奈对视一眼,变为人形,两个有八分相似的俊朗男子,伸伸胳膊扭扭脖子,上去帮忙。

  他们还是比较喜欢狼形态的自己,人形态的用着不自在。

  “先,准备一些干净的布……”枫情苍白的嘴唇直哆嗦,“还有……还有、剪刀……”

  “都准备好了,还要什么?”安然迅速备好物品。

  “不、不知道……”他只是以前看电视剧里边女人生小孩总有人叫嚷准备这两样,其它就不知道了,“替、替我揉揉肚子……”

  安然立即坐到床边轻轻缓缓揉那硕大的肚皮,手下的感觉不停撸动,好像有东西在里边翻滚般。

  “啊……疼……”猛然袭来的一阵剧痛让枫情痛叫出声,手无法自制地抓紧身下的棉被,腹部使劲,将在肚里闹腾的小孩往外推,可是可能通道太小或还没到时候,小孩好像卡在里边,愣是不露头。

  “有血!流血了,啊啊——”安然被枫情下体流出来的鲜血吓的惊叫。

  “女人生孩子的时候也会流血,应该是正常的吧?”洛特-加龙省说。

  “是、是吗?”安然这才平静了点,苍白着脸看着洛特-加龙省希望他能给个确定,却被枫情的叫声又给勾的紧张地转过头。

  “帮我,帮我——”枫情满头大汗拽紧了安然手腕。

  “怎么帮?我怎么帮你?”安然也在替他焦急。

  “按压肚子……”

  “好好。”安然放掌在那隆起的肚子上,是要助力小情情将宝宝挤出来,是吧?那就是按往下体的方向。

  “啊啊——”安然一按下去枫情立即感到下腹要撑裂一般的撕痛,尖叫,然后咬紧牙根,努力将宝宝往外挤压。

  这时远在迷雾森林的索古拉感觉心头一阵悸动,心脏砰砰剧烈跳动无法控制,他感到一股强烈的让他灵魂不停颤动、来自远处的呼唤与共鸣。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孩子?”老克朗注意到他的异样。

  索古拉将这诡异的感觉描述给父亲,老克朗立即严肃起来,“这是亲子诞生对父母本能的呼唤!肯定是你的孩子在面世阶段正在呼唤你,你该去马上将他找到,那是我族的未来王储!”

  他的孩子?索古拉懵了,他的孩子?他没有和什么雌性交往过,他只和那个人有过性爱……那个人?!!!

  “父王,‘驭兽者’有没有可能不论自身是男是女都能怀孕?”

  “这……”老克朗沈思,这他倒不清楚,可是据说曾经的几任‘驭兽者’都是男人……老克朗不由正色,“孩子,那个男人很可能就是‘驭兽者’,他正在为你诞下子嗣,要马上找到他!”

  “是!”索古拉张开翅膀飞上高空瞬间失了踪影,老克朗扶扶胡须,忽然大喝下令。

  “集结军队!全军戒备,随时准备开战亡灵界!”

  同一时间亡灵界的埃里克特也有索古拉同样的感觉,甚至异常强烈,埃里克特没有过孩子不知道这感觉是怎么回事,烦躁地踱来踱去。

  “出来了,看到额头了!”安然惊喜地叫出声,看到那窄小的穴被撑地可见穴口的裂缝,双手按压枫情肚子一边观察枫情下体的动静。“再加把劲,马上就好了!”

  这个折磨人的小宝宝,折腾了这么久才冒出个小额头。

  “唔……唔……”枫情紧咬牙,口中早已经尝到了血腥味,可能舌头或嘴唇咬破了,可现在他没空也没心思去注意那些,将所有精力和力量放在下腹,心里想着埃里和索古拉,这样会不那么痛一些。

  “又出来一点了——”安然叫着,“洛特-加龙省,把手洗干净,快接住小宝宝!”

  小孩子一下出一下停终于完全出来了,连带枫情下体溜出一滩血,小孩的肚皮上连着一根脐带。

  “好了好了,终于好了!是个小男孩!”安然将脐带剪断,将小孩清洗一番放到准备好的软布里包裹好,忽然又想到孩子一直很安静,“呀,他没哭,是不是咬打几下屁股?”又将小孩从布包里翻出来,轻轻打了几下屁股,小孩没动静,安然紧张起来,又加重力气打了几下,小孩总算哇哇哇大哭起来,声音洪亮,安然这才舒了口气,“哭了,哈哈,小情情你看!”抱到枫情脸边,枫情很想仔细看看宝宝,可实在集中不了精神,下体还在剧烈疼痛,而且,肚子瘪了下来一点,可还是很大。

  “先放着,还、还有一个。”枫情嘴唇颤抖,虚弱说道。

  “啊?还有一个?”安然惊住了,赶紧将宝宝放到一边枫情以前就准备好的木质摇篮内,转过来按压枫情腹部。

  第一个已经出来了,第二个应该出来的能更顺利才对,可枫情刚刚生第一个已经用了太多力气,现在浑身虚软使不出劲,双眼阵阵发黑,撑着没晕过去已经很不错了。没有母亲的助力,小孩在通道内憋着,愣是下不来,把枫情、安然都急地够呛。

  “我不行了……”枫情嘶哑着声音哭出来,他从没受过时间这么长这么磨人的痛,即使被埃里再粗鲁地操干都比这轻松千万倍。

  “刚刚不是生了一个吗,这个应该更容易才对,使劲,多使点劲就好。”安然替他打气。

  “我没力气了……呜呜……”枫情受不了地哭泣,“坏蛋,一个两个都欺负我……”他们的父亲欺负他,肚里的宝宝也欺负他,呜呜呜……

  你们都坏蛋。

  枫情再度咬紧牙根,鼓足了全身力气用在下腹,身体憋的几乎痉挛,后穴被再度撑地撕裂,他感到,宝宝也在努力配合往外。

  听到安然欢喜的叫“出来了出来了又是个小男孩”,枫情咧咧嘴无声的笑了笑,头一偏,昏厥过去。

  “那只独角兽王子来了。”菲尼克斯殷勤地通报。

  “他这次又来做什么?”埃里克特微怒,他正烦躁着,那个家伙又来捣什么乱?

  “他正在城堡外,他叫你将‘枫情’还给他。”菲尼克斯加重那个人的名字。

  “跟他说,他已经不在这里了。”埃里克特不耐烦地挥挥手。

  “哦。”菲尼克斯跑出去又跑回来,耸肩,“他不信,他说不交出‘枫情’就要用强的。”

  “哼。”埃里克特不屑,“尽管来,我还怕了他不成!”

  ……分割分割……

  耳边吵吵嚷嚷的,有小孩大哭的声音,吵地枫情无法好好沈睡,悠悠睁开眼,刚好看见安然扑过来。

  “小情情!呜呜呜……”安然趴在枫情胸前大哭,“你终于醒来了,你睡了三天,我还以为你行不过来了!”

  枫情拍拍安然脑袋,想起身,一动腰部却一阵钝痛,脊椎尾那一块好像打了石膏了一样,又疼又重,下边肉穴里好像也塞了什么东西……

  “我的身体……怎么了?”

  “你那里裂伤很严重,可我不会治,就叫洛特-加龙省找了些治外伤的药草磨成泥塞了进去,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受些?”

  “还好……”希望是安然塞的而不是那两只狼,“我的腰怎么了?”

  “腰?腰很痛吗?你混过去之后我只看到你后边有明显的外伤,其它的地方都没有伤的样子,怎么,腰怎么了?”

  “没,没事。”刚开始有点痛,现在已经很轻微了,感觉腰部现在是酸痛,大概是生产后的后遗症吧。“宝宝呢?”他听到宝宝在哭。

  “在这里。”安然转身将摇篮里的两个裹的严实的小孩抱过来,放到床上,嘴里抱怨:“大的这个可吵了,老哭,小的这个又太安静了,两个都不吃东西,明明给喂的是很香的糯粥。”

  “怎么会不吃东西呢?”枫情拧眉,手指在两个小宝宝脸上来回摩挲,宝宝明显一个大一个小,小的那个是晚出生的吧,看起来身子不是太好,不吃东西怎么行呢。

  “不知道啊,就是坚决不吃,一喂就吐出来。”安然很担忧。

  这时原本在哭的两只宝宝嗅到妈妈的气味,睁开眼,朝枫情咿咿呀呀摆着小短手。

  枫情看着笑了,一手抱起一个抱到胸前,宠溺地各啾了一口。宝宝显得也很开心,哼哼着在枫情胸上拱,瘦弱的胸膛上没有穿衣服,宝宝们找到上边的小乳头,张开小嘴含住,吮吸起来。

  “呃……”枫情尴尬的拉开他们也不是,不拉也不是。

  “喔,难怪不吃东西,原来要吃奶。”安然张大了眼,看着那两个吸的津津有味的宝宝,一根食指放进自己嘴里,居然吮吸起自己手指起来。

  “我、我一个男人怎么可能有奶!”枫情羞愤将两小孩扯开,眼前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扯开他们,被吸的胀大的乳头居然缓缓留下一丝白色的液体?!!

  “怎么可能!”尖叫不置信。

  “哇哇哇……”宝宝没了吃的不乐意了,嚎哭。

  “你都能生孩子,有奶也不稀奇了。”安然干笑,奔了出去。

  两狼正懒懒的在外边晒太阳,看到他出来,抬抬眼皮,闭眼继续晒。安然走了过去,抱住洛特-加龙省的大狼头,舔舔嘴唇,说:“洛特-加龙省,我们好久没做了。”身子蹭蹭狼身。

  洛特-加龙省瑞普同时眼一亮,这些日子安然因为担忧枫情的原因而一直拒绝欢爱,这会是终于解放了吗?

  “我想要,你们想不想?”安然扯开衣物,双手揉捏自己胸上的两个红果,蹭向洛特-加龙省猛喷粗气的鼻子,“我这里好痒……”

  都是禁欲太久了啦,害他刚刚看到那两个宝宝吃奶,自己的奶头也硬了起来。

  安然你变态啦!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