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三十八

住家野狼2016-9-20 22:13:11Ctrl+D 收藏本站

“啊——恩啊……轻点,瑞普,我要坏掉了……啊啊……”

  “就是那里,恩……再快一点……洛特·加龙省再快一点……那里好痒——”

  “啊啊啊——不要——慢点嘛!我还想多享受会,啊啊——”

  枫情红透着整颗脸蛋,双手紧紧捂住耳朵,可怎么也阻挡不了阵阵淫叫入耳。

  呜,安然也真是的,做那档子事也不走远一点,还叫的那么大声,好像要整个林子里的生物都听到似的。呜——可他不要听不想听——

  那两只灰白巨狼安然向他介绍过了,一只叫洛特·加龙省,是父亲,一只叫瑞普,是儿子,安然一眼就能分出两狼谁是父亲谁是儿子,可枫情怎么看都觉得这两只一模一样实在不知道从哪分辨。两只都是已经晋到圣兽级别,有属于自己独立的思想,还会说人话懂人话。目前两父子迷上安然这个妖精的身体,天天和妖精打野战,害得枫情这个孕夫想好好的安静安胎都不成。

  刚从亡灵界出来他还担心安然会被两狼禁锢失去自由,到后来他就认识到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两狼除了情事很霸道外,其它几乎都是由着安然去做,只要要做的时候马上配合,并且不与除他们之外的人和兽做,其它随着安然怎么样,他们都陪着,或者尽量满足,当然安然也有太超过的时候,那时两狼被烦得不耐烦就会二话不多说按住安然干得他没力气再吱吱喳喳。

  现在枫情身处在安然以前与两狼刚认识的山上,这里离一座热闹的城镇很近,那座城镇背靠着大山,大山又联接着大山,这里山势险峻,又有两只圣兽坐镇,很少有人敢上来,枫情他们在这里还算安全,物资需求也有保障。

  枫情已经怀孕八个月了,大肚子圆滚滚的,纤细的身子顶着硕大的肚子,万分不协调,让人不禁担忧这么细小的身子能撑得住吗?

  坐到和安然一起动手搭建的小屋外边简陋的木质躺椅上,枫情抚摸着肚皮,眼微眯,嘴角勾出一丝笑,悠悠得哼着歌儿,每天吃饭睡觉,其余就是摸摸自己的肚皮,跟宝宝说说话唱唱歌,悠闲地晒晒太阳,下雨天就窝在木屋中看雨给宝宝说关于雨的故事,这样的日子舒适闲散,枫情很喜欢,只除了安然和那两只狼做那档子事时让他心跳加剧面红耳赤无法适应。

  经常会想起埃里和索古拉,想到他们的时候心会又甜又痛,想他们现在在做什么,身边有谁陪伴,在开心还是难过。想他们是控制不住的,没办法,谁叫自己的心已经裂成了两半,一半在埃里那里,一半在索古拉那里,现在他心窝几乎是空洞的,剩下都是对腹中宝贝满满的爱。

  宝贝,爸爸好期待你的出生。

  “小情情——”宁静闲适的气氛被安然忽然的大喊破坏,安然衣裳凌乱蹦蹦跳跳跑过来。

  枫情双眼微睁看了他一眼,又闭上,开口吐槽:“这回怎么才做一个小时就不做了,那两狼厌烦你了?”

  “才不可能,它们还想继续做是我不想做,我打发他们去猎点食物来。”安然搬来一条同样的躺椅坐下,“小情情可能最近就要生了,需要好好照顾,这些日子就少做点别的事多照顾你。”

  “不需要特别照顾。”枫情享受着徐徐微风,轻笑,“我这不是好好的,再说你也有一直在照顾我,偶尔和那两只狼逍遥一下有什么关系。”他的肚子越来越大安然也越来越紧张,已经好几次拒绝两狼的求欢,他注意到两狼现在看安然的眼神都是绿的。

  “当然有关系,万一我正在和他们做而你刚好又要生了呢?那怎么办啊,现在可马虎不得。”安然说着,拎起枫情一直手察看,摇摇头,“瘦的像根柴,你看你现在浑身上下就肚子那一块有肉,这哪叫好好的。”

  自出了亡灵界之后,枫情已经好吃好喝好休息,每天鸡鸭鱼海陆补品样样补少,好好地补了两个多月,肚子是补得越来越大了,可身子还是瘦得厉害,好像吃的东西都补到肚子里去了,而身子只是不再继续瘦了而已,却没有一点显胖的迹象。身子骨甚至还在继续虚弱,现在已经走补了几步就要停下来歇歇,不歇一下就会直喘气晕倒,安然觉得现在的枫情,真是比刚出生的小兽都要脆弱。

  安然又摸摸枫情肚子,“你说这里会不会不止一个?只有一个的话肚子怎么可能这么大。”

  “唔……有可能。”枫情倒一直没想到这个问题。

  会是有两个宝宝吗?那他得多准备些衣物呢。

  手下圆滚滚的肚皮忽然一个小地方动了一下,接着又一个地方动了一下,安然耳朵贴上去探听胎动,里面的小家伙很活泼。

  “他们在动,他们动的时候你真的不疼吗?”被人在肚子里踢啊动啊的会痛的吧?

  “真的不疼。”不疼,只是有时候动得剧烈会让他有些不舒服,但他很开心,宝宝在动,说明在里边好好的,前六个月在亡灵界过的悲惨日子没有让宝宝受到伤害。

  微风拂在身上脸上的感觉很好,阳光透过不甚密集的树叶洒在身上,在身上画上一片片亮与影的斑点,枫情睁眼看着认真感受胎动的安然,笑了。

  “安然,我不在的时候,宝宝你帮我抚养吧。”

  “什么意思?你不在,那你在哪?”

  “我可能支持不了多久了,可能看不到宝宝长大了。”枫情低声说道:“你应该知道的。”

  “瞎说什么。”安然瞪他,“你的命还长着呢!你的宝宝我才不带,你自己带!”

  “你就帮帮我嘛……”枫情低声撒娇,“这是我唯一的心愿,你不帮我没人帮我了……”

  “哼。”安然撇过头,不说话,半天才挤出一三个字:“随便你。”

  生宝宝好恐怖,小情情原本那么健康的一个人被折腾成这样。

  “呵。”枫情低笑,扭扭身子,又说:“安然,我给你讲一个故事,要不要听?”

  “说。”

  “是我的故事……”枫情开始娓娓诉说,说自己出生的那个世界,说自己小时候的事,说自己如何莫名其妙地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说自己刚来的迷惑与惶恐,说自己刚见那美丽白色独角兽王子的惊艳——

  “我以前生活的那个世界啊,跟这里可不一样了,没有魔法,没有武技,没有佣兵,没有魔兽,那里的最强的人身子在这里来说都是弱弱的,马车在那里早就已经不用了,那里代步用一种叫‘汽车’的工具……”

  “我小时候可纯洁害羞的很,有一次老师带领大家去电影院看电影,银幕上的空姐脱丝袜露出了一小截白大腿,我都不敢瞅眼看,别人都瞪了大眼睛……”

  “……总之我不知怎么的就是对女人没感觉,对男人好像也没兴趣,可看到那帅帅的野性大狗狗在街上压母狗,我老是觉得口干舌燥蠢蠢欲动,那时候我害怕极了,觉得自己真变态……”

  “……后来我离开那个城市,到离那里远远的一个港口城市,在那里找了份工作,安生了下来,还买了套房子,分期付款的……”

  “你别不相信,我们那里就是有不用魔法就能飞,还能飞上好久,装进去几百几千人都不成问题,在那里这种东西叫‘飞机’……”

  “我刚到这里来时迷迷茫茫的,觉得自己在做梦,要不就是自己疯了……喔,你不知道,当时我第一眼看到索古拉,白白的身子白白的独角,当时我好想摸摸那漂亮的角,看看到底是什么感觉,我想我在那时就已经被索古拉迷惑上了……”

  “赫……”安然晃一晃脑袋,又晃一晃,眨眨眼,“好神奇的一个故事。”

  “这是真的。”枫情说了过久的话,略有些累了,“我不是这里的人,我在那里的身体大概已经死了吧……”

  “真是难以置信,但我想,我应该能接受。”安然捏锤敲敲自己的脑袋,“你不会跟我才这么大的玩笑。”

  枫情放心地笑了,舒了口气,还好,他真怕说出来被当成傻子,“这是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只有我知道。”安然咧嘴笑,可话刚落,两个熟悉的声音叠在一起。

  “还有我们。”两狼忽然同时闪现在两人面前,一个嘴里叼着一只鱼。

  “你们偷听?!”安然惊叫指控。

  “是你们太没戒心。”瑞普放下还乱蹦跶的鱼,斜眼冷哼。“说秘密的事也不知道遮掩一下,真当这林子里没耳朵的?”

  “算了,没事。”枫情按住几乎要跳起来的安然,“它们又不是外人,也不是多嘴的人。”再说它们要听也防不住。

  “哼。”安然还是有些不高兴,转过头不看它们,“对了小情情,你知道这个身体是个什么人啊?”

  “不知道……”枫情摇摇头,“可能是某个有钱人家的少爷,或者某个小贵族家庭的二世吧。”死皮赖脸巴到佣兵团队上没被直接踹走,估计是有钱或者有点小权。

  “唔……不知道就算了,反正知道也没用。”安然抓抓头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小情情好好调养身子,都八个月了,快生了吧?嗯……男人怀孕和女人应该差不多,都是十个月吧?”

  “这……我也不知道……”他以前又从没怀过,也没见过怀孕的男人,没有可参照的先例,“先依照女人怀孕的标准看吧……”

  “喔……”安然忽然又想到一个相当严重严肃的问题,“女人有产道,男人没有,那你从哪里生宝宝?”

  “嘎?!!”枫情猛然也意识到这个严重的问题,他是没有产道,怎么生?到时候宝宝从哪里出来?“我、我也不知道啊,这里会剥腹产吗?”没有产道应该能用波哦腹产解决吧……

  “剥腹产?什么意思?”安然直瞪眼,“剥开肚子,把小孩拿出来?天那,听着就好恐怖,男人生宝宝要剥开肚皮???”

  看安然的样子这里好像没有剥腹产一说,那到时候,宝宝怎么生出来?

  枫情一下子慌了神,宝宝似乎也感觉到他情绪突然的变化,躁动起来,在枫情肚子里拳打脚踢,弄得枫情一下子苍白了脸,捧着肚子,疼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肚子痛?”安然赶紧给他揉揉肚子,这个现象很平常,枫情三天两头肚子就会痛,每痛一次身体都要虚弱一些,一般的给枫情揉揉肚子他会好受一点。

  “嗯……唔——”这次不止痛,肚子里还咕噜咕噜一直在动,枫情难受地龇牙咧嘴。

  “不会要生了吧?”洛特-加龙省走过来,他看到枫情的裤子湿了。

  “生、生了?”枫情紧张起来,才八个月,女人怀孕八个月就生算是早产,那宝宝现在算早产吗?早产的宝宝身子弱啊,而且、而且,宝宝要从哪里出来?

  “哇,那怎么办?怎么办?——”安然也慌了神,不停给枫情揉肚子,看看枫情似乎在动的肚子又看看他的裤子,不知道怎么办。

  “人类女人是怎么生的,就照那样办吧。”瑞普也凑了上来,提馊主意。

  “可他不是女人,没有女人才有的啊——”安然觉得自己快抓狂了。

  “可他还是有洞啊,就那样先试试吧,又没人知道怎么给男人接生。”洛特-加龙省皱紧眉。

  “你说……那里?”安然吓着了,“那里那么小,怎么生小孩啊——会撑裂的!”

  “啊——”他们说话间,枫情已经忍受不住疼痛尖叫出声,下腹的疼痛不停加剧,下体感觉有什么东西不间断地流出来。

  “怎么办,怎么办。”安然急地来回乱转就是想不出该怎么办。

  “先把他的裤子脱了,看羊水从那里流的,羊水从哪里流出来的小孩就应该也是从那里出来的。”瑞普说。

  “哦哦,对对!”安然赶紧将枫情裤子扒掉,将他的大腿分开,他看到枫情后面的小洞正不停往外流着浑浊的液体。“啊啊!是从那里流出来的!难道宝宝要从这么小的洞出来?”出的来吗?!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