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三十五

住家野狼2016-9-20 22:11:54Ctrl+D 收藏本站

埃里出去了,左右没人,枫情赶紧穿上衣物,左看右看没人,便奔了出去,一路上不停紧张内心直喊阿弥陀佛希望不会碰到人,还好,直走到一处隐蔽的园子角落都没见着半个人影,说实话虽然这些日子除了埃里都没见到有别的什么人,但还是小心一点得好。

  小心翼翼看看四周,确定什么动静都没有,枫情才在内心呼唤。

  索古拉,索古拉——

  索古拉听得到吗?他担心索古拉,索古拉没和他解除召唤契约,应该听得到他的呼唤吧。

  战场后方,索古拉正在为如何尽早抢回枫尽早结束伤亡而苦恼着,忽然隐隐听到有人在叫唤他,像是枫的声音,甩甩头,以为是思念导致的幻觉,凝神探听之下,猛然醒悟,真的是枫!

  该死!他怎么忘记了自己还算是枫的召唤兽!有办法了——

  枫!

  索古拉!你没事吧?

  枫情惊喜,索古拉回应他了。

  索古拉,你在跟埃里打仗吗?不要打了,快回去吧——

  枫,召唤我过去。

  啊?

  快点!

  枫情担忧得瞅瞅周围,好久才下定决心,使用召唤术。

  “枫!”索古拉一出现立即欣喜地扑上来抱住他,然看清他的脸之后,愕然,“你的脸上……”

  “脸……”枫情摸摸自己的脸颊,略偏过头,不想让他看见,只是焦急得催促他:“不要管我的脸了,你快点回去吧,回你的迷雾森林,不要跟埃里打仗了。”

  “为什么不打?他跟我抢你,我怎么能不跟他打?!更何况……他居然这样对你——居然在你身上做这种印记——”索古拉愤怒得咆哮。“这种时候你还帮他说话!”

  “这印记是我自愿让他刻的。”

  “自愿……?”索古拉瞬间平静下来,神色狰狞像要吃人一样,“你自愿的!??”

  “呃、恩。”枫情害怕这种表情的索古拉,胆战得缩起身子。

  “自愿的,哈,你自愿让他在你脸上刻这种印记……”索古拉笑了,那笑容却很恐怖很悲伤,“亏我不顾父王和长老的反对千里迢迢打过来,战死了那么多兄弟……”

  “实在很划不来,对不对?”不属于两人的声音突兀得响起,枫情猛抬头,骇然发现埃里克特就站在自己身后。

  “埃里……”他什么时候来的?

  索古拉阴霾得看着埃里克特,绝世美丽的脸上不满寒霜,“还是你棋高一着。”

  “过奖,这全靠枫的配合。”埃里克特将蹲缩着的枫情揽到怀中,勾唇得意得笑。

  恩?他们在打什么哑谜?枫情迷糊不解。

  索古拉静静得,眯眼看着枫情,半饷起身,拍拍身上的白袍,表情变为淡定。

  “你赢了,我不会再打扰了。”转身,变为独角圣兽,展翅飞上高空,消失。

  枫情茫然,抬头追寻那高贵孤单的影子,但它消失得太快,他来不及多看一眼,便没了踪影。

  索古拉他……

  不会再打扰是什么意思?

  “他已经走了,还舍不得吗?”埃里克特捏住枫情下巴,强迫他抬头看着自己。

  “我……”

  “呵呵。”埃里克特淡淡得轻笑,“知道他为什么走得这么干脆吗?”

  枫情看着他,期待答案。

  自己明明是希望索古拉离开的啊,希望索古拉不要再打了,平安回迷雾森林,不要为他牺牲那么多。

  可是听到他说不会再打扰,不复返般离去,自己为什么这么舍不得,这么想留下他?

  “因为只有奴隶才会让人在自己身上刻上记号,标示着自己没有自由的身份与所属权啊。”埃里克特笑得很开心,“现在,是惩罚时间。我的奴隶居然擅自跑出来与外人相会,该怎么惩罚呢?”

  手一抖将枫情身上裹着的薄被掀开扔掉,撩起自己的衣袍,衣下高耸的大肉柱露出来,枫情掰开两瓣臀肉,毫不留情将他的身子往自己胯间按,肉柱粗鲁进入未经扩张爱抚的菊穴,脆弱的肠壁在被攻占的那一瞬立即受伤,撕裂的伤口淌出鲜血,肉柱就着鲜血的润滑,就这样开始横冲猛撞。

  “埃里……啊……好疼……”枫情疼得几乎呼吸不能,就这么被抱着,被埃里站着干,全身的重量几乎都集中在连接的地方,痛楚难以承受。枫情只有紧紧搂住埃里克特的脖子,努力让手臂分担一点自身的重量。

  可埃里克特不干,将枫情手臂揭开,双手将枫情双手按在枫情两瓣臀肉上,自己双手按在枫情手上,这样就相当于禁锢着枫情双手并托着他的屁股。埃里克特一边挺动下体,一边开始走动,看样子,是像就这么走回卧房。

  “啊啊——疼啊——埃里……我受不了……”枫情哭泣求饶,自身几乎是相当于坐在埃里克特手上与胯间,埃里克特的手使劲,自己被抬起来一点就会好受一些,若他的手放下,自己就像被钉在埃里克特粗大的分身上,无比深刻的进入让他痛得浑身战栗,更难以忍受的是,埃里克特每跨出一步,那恐怖的庞大肉柱便凶狠得更深入,冲撞在脆弱的穴心。枫情如何放松肠道也无法感到一丝的快感,尽是让他几乎晕厥的剧痛,

  “疼才好,这才叫惩罚。”埃里克特丝毫不管怀中人的求饶,只是安抚性得吻吻他迸出的泪水,双手紧捏住他的臀肉,狠狠往自己狰狞的肉柱上撞。

  “呜啊啊——”痛得像要死掉。

  要死掉了,死掉吧。

  枫情在晕厥前这么期待。

  奴隶的印记,埃里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奴隶,发泄性欲的奴隶,而不再是万般呵护的爱人,对吗?

  索古拉走了,因为自己自愿被刻上耻辱的印记,他不要这么低贱的自己,所以走了,不会再来自己身边了,对吗?

  走吧。

  走吧走吧,都走吧。

  ……分割分割……

  “独角兽族退兵了。”黑衣女子惊奇得称赞,“你是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多亏了我的小奴隶。”埃里克特轻笑,多亏了那人心甘情愿让自己在他身上刻上那些印记,才能这么容易打败那个独角兽王子。

  他一直记着枫与那个独角兽王子有召唤兽这层关系,所以,在枫身上刻下奴隶印记,就等着枫召唤那单纯的王子过来。

  这网撒得如何?很值得称赞吧?

  “小奴隶?不是你爱人吗?”

  “已经不是了。”

  宽敞的帷幕大床上,一个瘦小的身体窝在床上,陷在满床的被褥中。

  枫情瘫着,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肚子痛,抽痛。

  痛得嘤咛了一声,皱眉,他都痛得冷汗不停了,他的身体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得了什么怪病?

  手捂住肚子,感觉得出那里有微微凸出来。

  他是不是胖了?可他最近都没怎么吃东西啊,难道是肚子里长了个瘤子?害他老是肚子痛?

  不知道是瘤子恶性还是良性,如果是恶性的话,算是不治之症了吧?

  门被打开,埃里克特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排侍女,侍女端着盘子,将之端到桌上,然后一一退出,关上门,埃里克特走到床边。

  “吃饭。”淡淡的口气,一点曾经有过的温柔都没有。

  枫情动了动身子,觉得实在不想起来。

  “我不饿,可不可以不吃了?”

  埃里克特微眯眼,看着枫情近段日子明显消瘦很多的身子,皱眉。

  “你昨天说不饿,也没吃。”

  “我真的不饿,我想睡一会。”枫情困倦地眯眯眼睛,表示自己真的很困。

  “不行。”埃里克特强势拉起枫情,将他抱到桌边,命令,“吃。”

  枫情愁眉苦脸尝了一小口,觉得怎么也无法下咽,便吐了出来。

  “我吃不下。”

  “你的胃什么时候刁成这样,这些很难吃吗!”埃里克特有发怒的征兆。

  “不难吃,可是我不想吃。”

  “叫你吃你就吃,你不听话?”离那个独角兽王子败退已经过去了两个月,明明昨天之前还好好的做着本分听话的奴隶,怎么今天就学会不听话了?

  “我不吃,不吃不吃,就是不吃!”枫情猛摇头,干脆跟他杠上了。

  他累了,他不要再被当成发泄性欲的奴隶,不要再可怜兮兮地期盼你的笑容你的关爱,如果没有资格再要求宠溺,那就算了,算了,什么都不要了,反正他都长了个瘤子,指不定马上就要死了。

  “你——”埃里克特阴霾下脸,“你不要以为我还会像以前那样任你胡闹!”

  “我没有那样以为!”枫情哭叫,“我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我知道你不会再疼我了!总之我不吃,就是不吃,怎么样都不吃!你不要管我,反正你已经不当我是你的宝贝,你还留我在这里做什么——”

  “你当然已经不再是我的宝贝,你现在是我最低贱的奴隶!是我的奴隶,你就要一辈子呆在这里,被我使唤,被我操,被我干!其它容不得你放肆!”

  “坏蛋,你大坏蛋——”枫情歇斯底里起来,一拳挥过去,双脚也朝埃里克特踢蹬,虚弱没有力气的身体自然做不出什么有效的伤害,反而被愤怒的埃里克特一扫,从椅子上跌下来,还打了几个滚才稳住身子。

  肚子又开始剧痛,枫情抱着肚子蜷缩起身子。泪流满面,可能是心痛得也可能是肚子痛得。

  “混蛋……”枫情嘶叫,声音却因虚弱而嘶哑,“你们都是混蛋……”

  当不懂爱的人撞上爱情,是不是都会像他这样,伤了别人,又弄得自己遍体鳞伤?

  为什么连一点补救的机会都不给他。

  你们都混蛋,老天爷最混蛋,莫名其妙把他送到这个世界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没有到这里来,他还在21世纪逍遥的和安迪共行鱼水之欢,哪来用的着这样伤心。

  前些天索古拉单方面解除了和他的召唤契约,当初傻愣愣的什么都不懂,索古拉教的是最自由的召唤契约,召唤兽可以自主解除契约的。索古拉单方面一解除,他脑海马上就知道了,召唤契约被强制解除对召唤师的精神伤害很大的,他最近嗜睡,八成就是因为这个。

  哼,索古拉,走得真洒脱啊!

  埃里克特愤怒之下将枫情重重扫到了地上,冷哼一声转过头不再看地上的人,过了好久后面没动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走过去一看,枫情已经昏了过去,苍白的小脸上布满泪痕。

  不对劲。

  这段日子以来枫情都很少吃东西,总是说想睡觉,身体越来越虚弱,越来越瘦,脸上一点血色都看不到。

  真的不对劲,难道生什么病了?

  埃里克特忙抱起枫情放到床上,自己奔了出去,朝着空旷的殿堂狂喊:“菲尼克斯,快点过来——”

  “来了,干吗?”黑衣女子——菲尼克斯闪身出现。

  “进来。”埃里克特一把拽住她手腕往房间拖,“看看他到底怎么了。”

  “他就是你那小奴隶?”菲尼克斯好奇打量床上的人,“看起来很弱啊。”

  “你好好给他看,他是不是生病了?”

  “一个小奴隶而已,这么焦急个什么劲?”菲尼克斯慢悠悠掀开枫情身上盖着的被子,掀掀他眼皮,又看看他舌头,颇有一幅庸医的派头,最后眼神停在枫情肚子上。“他的肚子……”

  “怎么样?他怎么了?”

  “他最近有什么不对劲的举动吗?”

  “有,他最近都不爱吃饭,总是睡觉,好像怎么都睡不够。”

  “那吃饭的时候有没有恶心、呕吐的情况?”

  “有几次。”

  “唔……”乖乖……

  “怎么了?”埃里克特觉察出菲尼克斯的表情很不自然,不禁有些担忧,“他生什么病了?”

  “病倒是没什么,只是身体很虚弱而已……”菲尼克斯斟酌着用词,“埃里克特,我想……他可能真是‘驭兽者’喔……”

  “怎么说?”埃里克特有股不太舒服的预感。

  “你看他的肚子。”菲尼克斯挑挑下巴,“是不是有点鼓起来?”

  埃里克特仔细观察,然后点点头。

  “腹部那一块是硬的,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有个三个月大的小孩在里面,你说会是你的吗?”

  “小孩……”埃里克特表情先是呆滞,而后慢慢变得狰狞,狞笑,“我的?怎么可能是我的。我一个连肉体都算是假的的亡灵,能让他怀上我的小孩?!”走上前,手抚上那微凸的小腹,眼底闪着危险,“三个月……只有一个可能,这里的小孩……是那个独角兽王子的——”手用力按压,明显是想将那之中的小孩弄死,床上躺着的人却猛然睁开眼,身子一扭滑了出去。

  “你醒着?”埃里克特眯眼紧盯他,危险系数直线上升。“过来。”

  “不要。”枫情缩到床角双手护着肚子直摇头。“不要这样……”

  “不要哪样?难道你还以为我会让你留着这个耻辱?!”

  在自己满心以为将那个胆敢跟他抢人的独角兽王子打败之后,又忽然蹦出一个属于那王子的种!多讽刺,原来输的一直是他自己——

  “放过他好不好……”枫情可怜地哀求。

  “不可能!”埃里克特上前,粗鲁得将枫情拽出来,然而将人拽出来了,那人却蜷成个球,双腿曲起双手抱住双腿头埋进双臂,死死护着肚子。

  “你不要逼我用强的!”埃里克特威胁。

  “不要——你要么就连着我一起杀掉,要么就放了我也放了他——”枫情闷在臂中叫。

  本来就没什么好活头了。

  “你以为我不敢?”埃里克特抓住枫情肩膀的掌使劲,只听骨骼被捏的咯啦作想,枫情疼得浑身颤抖,冷汗直冒,却仍然维持着球形的姿势。

  “我没有以为你不敢……”嘴唇哆嗦着说话,“我知道我现在在你眼里只不过是个低贱的奴隶,你会有什么不敢的,我死了,不正好免得碍着你的眼。”

  埃里克特怒火中烧,这时一直在一边踌躇是否要劝解一下的菲尼克斯走了过来。

  “嘿,反正你也只当他是个小奴隶,不喜欢扔掉他就是了。”

  “扔掉?他是我的奴隶,就永远都是!这辈子也别想逃开!他身子脏了,我就得把他身上的污染源清理掉!”

  “何必呢……”菲尼克斯嘀咕,她虽说比平常人都比较没良心,但怎么说也是个女的,母爱还是有的,有些不忍心一个才三个月大的小宝宝就这么被杀掉。

  埃里克特不再理会她,转头,枫情维持球形,头埋着,一幅任你处置,但想单独伤害小孩绝对不行的样子。

  埃里克特很愤怒,甚至愤怒到不怒反笑。

  “真是充满母爱啊……”看着真扎眼!“你想留下他,可以。”

  枫情怀疑自己听错了,仍然蜷着,不动。

  “起来吧。”埃里克特放开他,走到桌子边,坐下。“起来,穿上衣服,马上离开这里。”

  枫情微微抬头,身子仍没放开,狐疑盯着他。

  “我累了,不想再跟你纠缠下去。”埃里克特显得确实很疲惫地扫扫头发,“你最好快点走,别等得我又改变主意。”

  枫情眼神闪烁,迅速穿好衣物,走至门口的时候留恋地回头看了一眼埃里克特,咬咬牙,毅然离开了。

  “你怎么这样。”菲尼克斯皱眉。

  “我怎样?我不是放过他了么。”埃里克特给自己倒了杯茶,在桌边慢慢饮着,眼底满是不痛快。

  “亡灵界的空气对人类的身体有害,只有在这里有你的防护结界才能阻隔住那些有害的元素,离开了这里,他的身体会慢慢被侵蚀掉的。”菲尼克斯满脸不赞同,“而且亡灵界可不像人间界那般平安,他看起来那么弱……”

  “死了就解脱了。”埃里克特低喃:“死了就什么也不用想了,这样……最好……”

  “你在借刀杀人,不要忘了他还有个独角兽作召唤兽,还不一定死呢。”

  “那就派人跟着,一旦独角兽出现,立即围攻上去将两人都杀掉。”埃里克特很轻松得说道。

  “他好歹以前也是你爱人吧,你怎么这么残忍啊?!”连她都看不过去了。

  “菲尼克斯,你在这里呆得太久了,该回你自己的地方了。”

  “才不要!”回去又要听老爹念叨什么这个男的多好多好那个男的多配多配,听得耳朵都会长茧子。嘿,自己又不是嫁不出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