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三十四

住家野狼2016-9-20 22:11:28Ctrl+D 收藏本站

索古拉等人终是没能追上早有准备的埃里克特,埃里克特早在不远一出林子内设置了一道魔法门,埃里克特将枫情带进魔法门,自己也往里一钻,他们还来不及跟上魔法门边被人在那边摧毁,让他们无计可施。

  “回族地,准备开战亡灵界!”索古拉红着眼,怒吼着,战争的帷幕拉下。

  景象从森林忽然转变为阴沉沉的荒地,枫情静静任埃里克特抓着,茫茫然看着下边荒芜的景色飞速后退,然后停在一处高大的黑色西方式城堡上空,埃里克特降落,着陆时变为人身抱住自己,奔往城堡内。

  一路上都没有人经过,城堡内很安静,像是没有人般寂寥,天空灰蒙蒙,城堡也没有什么彩色,连空气都显得沈闷。

  埃里克特踹开一扇门,将枫情摔到大床上,大床足能躺下六、七个大男人,枫情瘦小的身躯陷入厚实柔软的被褥中,埃里克特一脸狰狞扑上来,将他翻来覆去,在他身上嗅来嗅去。

  “你和他共处一辆马车上,为什么你没有穿衣服?!”

  “你肩膀上这个牙印哪来的?他留下来的?”

  “为什么你身上到处是他的味道,到处是他的体液——”

  “你和他做了对不对?”

  “你背叛我了是不是?!”

  “为什么要背叛我?!!!”

  震怒的咆哮几乎震聋枫情的耳朵,一句紧接着一句的质问让他不知所措,脑袋空白着,细如蚊嘤、呐呐地道歉。

  “对不起……”

  “对不起?我要你说这个,我问你为什么背叛我,为什么?我对你不好吗?不好吗?哪里不好!!你说,说啊——”大掌紧捏住枫情双肩猛晃,失控地对他吼。

  “我……我……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有个屁用?!为什么你让他在你身上到处散布他的气味,他做的你很爽吗?他比我能干吗?他技术那么好?好到让你背叛我让你被他操到满身都是他的的骚味??!!”

  “我、我,呜呜……”枫情难受地掩面哭泣,却被盛怒的埃里克特将手掰到身后,身子被翻趴了过来,双腿被打开的大开。

  “这里都是他的气味,他的东西,全都是——”怒火中烧。一把打横抱起枫情,踹开屋内一扇门,门后是一间宽敞的浴池,将枫情扔到池中,自己也跳进池里,大力摩擦枫情身体,要把那身体上充斥着的别的男人的味道统统擦掉。

  池内的水很冰凉,枫情打了个哆嗦,肌肤被擦得生痛,却死咬着牙忍着不叫出声,双手紧紧抱着埃里克特结实的腰杆,任他将自己的皮肤擦红、擦破。

  埃里克特手猛然刺进气味最浓的肉穴内,手指在里边搜刮出那属于别的男人的液体,两只将穴口撑开,让水流进去清洗肉穴,手指一边抠挖将浊夜抠出来,似乎觉得里边还有,手指往深处挤。

  “呜……埃里……”枫情惊惧得颤抖,埃里想五根手指都、都进来吗?

  不是五根手指,是整个手掌。

  “埃里……疼……”如何放松也没用,后穴实在撑不下埃里克特的整个手掌,鲜血溅了出来,脆弱的肠壁很显然已经受伤了。

  埃里克特充耳不闻枫情的痛呼,也对越流越多的鲜血视而不见,手往深处挤,直至整只手掌硬压进去,外边只留手腕。

  手在受伤的穴内开始动作、捣鼓,枫情忍受不住,昏了过去,在他昏过去之后,埃里克特也停止了动作,就那么抱着枫情,表情呆愣愣的。

  枫,为什么背叛我。

  你很痛吗,有我心痛吗?我那么把你当成最珍贵的宝贝,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我不想伤害你的……

  暧昧呻吟,颤抖战栗,凌乱的床铺,绞缠的肢体,满室的淫糜。

  “啊……埃里……”分身喷溅稀薄的体液,可怜地软下来,喷了太多次,累得一时间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了。

  “自己摸自己。”埃里克特深陷情欲的嗓音显得沙哑低沈,像大提琴鸣乐一般好听,枫情将眼睛睁开一丝,有些失神。

  “没听到吗,我叫你自己摸自己。”埃里克特一巴掌打在身下人臀肉上,留下一个红掌印,显然打得很用力。

  “啊……”枫情神智恢复,疲惫得伸出手,抚弄自己的分身,可是怎么摸都直不起来了。

  太累了,需要休息……

  “不行了吗。”埃里克特眼眸深邃,抽出自己埋在枫情穴内的分身,在枫情脸前噌噌,将分身上的黏液噌在他脸上,“舔他。还有留在你身体里的东西,你该知道怎么做。”

  枫情乖顺地张开小嘴,先是舔舔那粗长的肉柱,将上边的黏液舔食掉,然后将肉肉的蘑菇头含住,吮吸,舌尖抵弄不停吐露液体的马眼,将那液体一滴不漏地吞下肚,接着将那粗壮的***费力地整个含住。双手同时动作,一手在身后接住自自己肉穴内流出来的属于埃里克特的体液,一手将体液往自己身上到处抹。

  埃里说,必须身上每个角落都抹到。

  流出来的浓浓浊液白中还带着点点鲜红,那是进入时的粗鲁与未扩张导致,埃里刚开始泄愤般的冲刺让他疼得几乎晕厥,但熟悉了埃里的分身加上自己努力的放松,到后来慢慢的疼痛全转变为快感。

  “唔……”灵活的小舌头让埃里克特很快到达高潮,激射入枫情口内,呛得枫情直闷咳,埃里克特抽出分身,捏住枫情下巴,让他张不开嘴。

  “咽下去。”

  枫情咕噜将满喉咙的体液咽下肚,粗喘。

  “这里还有。”捏着枫情下巴的手,大么指擦擦他的嘴角,“都舔干净。”

  枫情乖乖照做,鲜红小舌伸出来舔抵自己嘴唇周围,然后眼巴巴看着埃里。

  枫情的乖巧并没有让埃里克特高兴起来,反而让他沈下脸,冷哼一声,甩手走了出去,留下一句。

  “把自己洗干净,脏死了。”

  不可否认,这句话让枫情很受伤,敛下眉,小脸满是难过与茫茫然。

  怎么样能让埃里对自己笑一笑呢?

  这些日子以来,埃里每天在他身上发泄,很粗鲁凶暴地,连爱抚扩张都没有,每回都会受伤,他不知道埃里为什么这样,没有再提他背叛的事,没有说原谅也没有说不原谅,也没有愤怒的样子,表情一直是陌生人一样冷然,却是像把他当成一个性爱娃娃一样,扔在这个房间里,有欲望的时候就上,做完马上就走……

  他不知道埃里的想法,他被弄得总是很痛很痛,但都忍着,一直一直咬牙承受粗鲁的性爱、乖巧得配合埃里在性爱时的命令,他想这样埃里或许不会那么生气自己的背叛。

  只是这样做的效果怎么样,他怎么也看不出猜不到……

  埃里会不会是干脆真的就将自己当成一个专有的性爱娃娃了?不再给于爱,只在这个性爱娃娃身上发泄欲望,别的什么也不给了?

  枫情颓然,瘫在厚厚的被褥中,头埋入被中,像想让自己窒息而死一样,半天半天都不抬头。

  被当成性爱娃娃他会很伤心,可是他还有奢求别的的资格吗?

  枫情忽然皱紧眉捂住肚子,冷汗淋淋。

  这几天经常这样,肚子忽然一阵阵抽痛,不过还不难以忍受,不知道出了什么毛病,会不会是每天都做那么多次发泄那么多次,肾出毛病了?

  埃里克特坐在河岸边,静静地看着前方河内流淌的死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个看起来颇年轻的黑衣女子走了过来,看看他的样子,挑眉。

  “你在想什么呢?”

  “什么想什么。”

  “我以为你会杀了他,毕竟他给你戴了那么大顶绿帽子。”

  埃里克特沉默不言。

  “你这样,我可以当你还爱着他吗?”

  “我一直爱着他。”

  “那你打算原谅他罗?”

  “不打算。”

  “那你想怎么样?”男人的心思真的是很难搞懂耶。

  “还没想好,总之,不会让那个男人好过。”眼底阴霾闪过。

  黑衣女子凑过来,坐到埃里克特旁边,说。

  “你带来的那个人,真的是‘驭兽’吗?”

  “不清楚,你我都不是很清楚‘驭兽者’到底有些什么能力,所以无法知道他是不是。”

  “如果他是呢?我没记错的话,‘驭兽者’有一项能力,是能为与其交配过的雄兽生子,你和他做过很多次了吧?他有没有怀孕?”男人怀孕,想想就觉得真好玩。

  “没有,你该清楚,我是已经死了的东西,怎么让他怀孕。”所以他当初坚决离开枫一段时间回亡灵界,就是为了寻找曾经据说能让亡灵重新拥有活的肉体,相当于重新活一次的亡灵圣者。

  “喔……那你前段时间回来疯狂得找那个什么亡灵圣者,就是想……”

  “那已经没用了。”埃里克特打断她的猜测,“现在找不找都无所谓了。”

  黑衣女子看看埃里克特零号表情的脸,皱皱眉头,“独角兽一族打过来了,出动了所有的独角圣兽和大部分独角兽,其中族长与族长之子亲自带兵,只有几个长老和一小部分独角兽留守在迷雾森林。昨天他们已经进入亡灵界,要不了多久大概就要到这里了。”

  “好。”埃里克特嘴角扬起,勾出一抹狞笑,“就怕他们来的慢了。”

  “怎么了你!”黑衣女子两眼圆瞪,“知道他们要打来了你怎么还不去准备?!你那些旧部下可不一定全都会自动自发跑过来帮你打仗!”

  “独角兽族的储君想要的就是抢回枫,可惜他永远也不会如愿,带再多的兵力过来只是自取其辱。你放心,我那些部下可都是衷心得很的。”

  推开门,看到床上的满身黏腻的枫情,沈下脸。

  “不是叫你洗干净么,脏成这样也睡得下,你嫌不嫌丢人。”

  “啊……我这就去洗。”枫情急急忙忙起身,揉揉干涩的双眼,奔去里屋的浴池。

  刚刚差点睡着了。

  埃里克特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等枫情搓洗了一番走出来,咧嘴一笑。

  “你宝贝的召唤兽索古拉带了大兵马上就要攻到这里来将你解救了,你高不高兴?”

  难得在自己面前显露的笑容让枫情激动万分,却在话完的那一瞬僵硬。

  索古拉带了大兵马上就要攻到这里??!!

  “枫。”埃里克特朝呆楞的枫情招招手,“过来。”

  枫情满脑子混乱走过去,埃里克特搂住他,问:“枫,我问你,你爱我,还是爱那个索古拉?”

  “我、我爱你……”对索古拉的感觉……可能、可能也是……

  “也爱他?”埃里克特接下话,笑笑,只是笑容有些狰狞,“枫,如果我跟你说,我爱你,也爱着另外一个人,你会怎么样?”

  “我……”他会很伤心很生气,恨不得将埃里爱着的另外一个人碎尸万段——让埃里眼里只有自己只想着自己——

  “会很生气对不对?所以我很生气,所以,枫,我要惩罚你。”

  所谓惩罚,是在他额头上刻了一个飞翔咆哮、紫色魔法光环环绕的骨龙印记,印记的面积很大,占满了他的额头,甚至延伸到右半边脸。刻的时候埃里不让他睁开眼睛,所以不知道是拿什么刻上去的,当时很疼,像尖锐的锥子在脑子里划拉,那痛楚直达灵魂深处,让人无法忍受,刻印记时他昏过去又被痛醒又痛晕过去,刻完的时候,他昏睡过去,四天之后才清醒。

  醒过来之后,又被在身上刻了一个模样相同、但动作不一样、面积更大的印记,印记中骨龙仰头张开翅膀,头仰在他双乳之间,翅膀大张直至手臂、肩膀,龙身占了左腹与半个后背,龙尾延伸在双臀上绕了个圈到前面,尾尖延伸至他分身顶端……

  刻上身的时候又是一阵锐痛,特别是刻到他的小鸟上的时候,感觉小鸟都被割掉了一样。

  不过,印记刻完之后,埃里待他好好,就像刚和埃里相恋那时一样,待他温柔又体贴,做爱也没了粗鲁,爱抚扩张一样不少,还经常对他笑,让他常有股被原谅了的感觉。

  肩膀上索古拉留下的牙印也被埃里克特去掉,找了一个光明魔法师给他治好不留下一丝痕迹。

  “埃里……啊……我不行了……”枫情粗重地喘息,腰像不是自己的了,手脚虚软得动一根指头都费劲,可身上的男人还在不停挺动,酥软的后穴被壮硕的肉柱持续长时间抽插摩擦,已经跟不上节奏,可怜兮兮得费力吞吐泻了四次还不见萎靡的粗***。

  “你可以的,你只要享受就行。”埃里克特沈醉地抚摸丝滑肌肤上的骨龙图案,那是他亲手刻上,意喻身下这个人的所属权。两瓣臀肉上环绕的幽紫的龙尾,背部的龙身,肩部舒展的双翼,每一处都让埃里克特无比满意,每一处都让埃里克特激情无比高涨,激奋掠夺着身下人,却怎么都要不够。

  不够,还是不够,他无比兴奋的情绪需要好好发泄——

  埃里克特紧捏住枫情肩膀,抬高他的臀部,让他跪趴在床上,下体抽插的速度与冲撞的力道又提高了好几个档次,“啪啪啪”他的大腿撞在枫情臀肉上的声音沈闷又急切,将枫情白皙的臀肉撞得红通通。

  “啊啊——埃里,轻点——”枫情被干得几乎翻白眼,撞击的力量加注在身上,像要将他整个撞散架,他无法承受,最难受的是,他的肚子又痛了。

  不知道具体哪个地方痛,只觉得整个小腹都在抽痛,随着埃里克特的抽插,疼痛一阵强过一阵。

  “疼……”疼痛来得太突然,瞬间夺走了枫情所有力气,连呼喊都叫不出来,只虚弱得猫叫般细小喵了声,便晕了过去。

  仍在激情中的埃里克特没注意到他的疼痛,只当他是累晕了过去,稳住他失了意识的身体,继续在他体内冲刺。

  悠悠醒来,肚子只剩一阵阵不太强烈的钝痛,不只他昏了多久,埃里克特居然还在他身上运动,看到他醒过来,手抚上他的分身,要再次挑起他的性欲。

  “别……埃里……”枫情求饶,可惜压在身上的人丝毫不理会,被刻了印记的身体格外敏感,分身被抚弄两下便傻呵呵得站了起来,粉嫩肉柱上的尾尖跟着站了起来,在埃里克特手中微微颤抖。

  真是有够没用,被摸几下就兴奋成这样……

  ……分割分割……

  亡灵界,永远灰蒙蒙的天空今日格外阴沈,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吸引了众多嗜血的死物飘了过来,然这里并不是他们享受血腥的好地方,身为光明系圣兽的独角圣兽,即便已经死了,其血液仍对黑暗与亡灵生物具有莫大的伤害力,一碰,即会被净化。被净化?不,其实是身体被那残存的光明元素消散掉。

  独角兽这么伤亡惨重,亡灵生物那边亦不乐观。

  “你还不出去吗?”亡灵大军后方,黑衣女子皱眉问一边一直沉默观看着战斗的男人。

  “他们伤亡的还不算重。”埃里克特淡淡地说:“真不愧是亡灵的克星。”

  女子瞪他,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些什么,都这个时候了,还一幅没事人样。

  “枫已经完全属于我。”埃里克特忽然下令,“撤兵!”

  女子双眼瞪得几乎凸出来,他妈的这男人到底搞什么鬼?!!

  枫已经完全属于我。

  八个字用上了魔法,传得很远,直传到对方阵营。

  索古拉美丽的脸阴沈得几乎滴墨,而他的父亲克朗一直皱着眉毛。

  “孩子,长老们对你已经有很多不满,希望你不要再继续下去。”

  “父王,他是孩儿认定的终生伴侣!”

  “我可以容忍你选择一名人类男子作为伴侣,但我无法容忍你选择的人身体不洁,甚至和亡灵有染!”已经有些年迈的老克朗怒了,“他都已经是你的人,居然还去招惹别人,更可耻的是居然招惹亡灵!给你戴这么大顶绿帽子,你还想着抢回他?”老克朗对亡灵一向是深恶痛绝,“要是我,早就亲手将他裁决了!孩子你清醒一点!”

  “不,是我……是我强迫他的。”索古拉垂下眼帘。若不是他的话,枫和那个亡灵现在正幸福得团聚着吧?可是他不甘心,硬要得到他事情才会发展成这样,不怪枫,不怪枫。“我没办法放弃他,没办法。”他清醒不了了,再也清醒不了了。

  “你——”老克朗恨铁不成钢重重叹了一口气,“如果你确定那个人就是‘驭兽者’,倒还可以给长老们一些交代,若不是——你、你这个储君也没的做了!”

  索古拉愧疚地垂下头,他知道父亲对他一直寄予着很高的期望,自己曾经也意气风发想着的都是怎么壮大族群……

  “你不可以再任性,不可以因为那个不洁的人赔上整个族群,你自己想办法,三天之后若还是这种状况,我就要收回你的所有权利,制止你的愚蠢行径!”老克朗怒气冲冲走了。

  索古拉抬头看着远方,前面的不远处,是幽灵龙王的宫殿。

  枫一定在那里。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