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三十三

住家野狼2016-9-20 22:11:3Ctrl+D 收藏本站

“索古拉……”枫情扯扯索古拉衣袖。

  “恩?什么事?”索古拉睁开假寐的眼,盯着他。

  “我好无聊,我想和安然玩,我去和安然玩玩好不好?”

  “无聊?”索古拉伸出手摸摸他的脸蛋,微微笑,“我们可以做些快乐的事驱赶无聊,不一定需要和安然玩。”手往下滑,指尖轻轻按压枫情胸前两点茱萸,挑逗意味明显。

  “可是我很久没见到安然了,我想和他说说话,聊聊天。”

  他不知在这马车上呆了多久了,整日除了吃睡就是做爱,天天光着身子窝在车内,索古拉让他穿衣服,连想有件内衣蔽体都不让,只有在需要排泄的时候才才被允许穿上衣服走出马车,拉完立即就得回车内。

  为什么会这样子呢?

  为什么要像监禁犯人一样,禁锢他?

  “你可以跟我聊天呀。”索古拉就是不松口。

  枫情颓丧,钻进被窝里不吭声了。

  他只是想见见安然而已,为什么这都不行?!

  索古拉眼神深邃,看着憋屈了好几日,这会终于爆发,无声抗议的枫情,有些无奈,手圈住裹着枫情的棉被球,微微叹息。

  “真那么无聊的话,明天带你去走走,今天就算了。明天我们会到达一个比较热闹的城市,明天我们去城里转转,和你那个朋友一起。”

  棉被球动了动,枫情在里边鼓着脸,有些开心,但还是颇觉得委屈。

  “我又不是犯人,你不要成天守着我。”棉被球里传出闷闷的声音。

  索古拉躺到棉被球左边,紧挨着棉被球,“我这样你很不开心是不是?伤到你了吗?”抱住棉被球,不等枫情回答,又说:“可是不这样,我不安心,只有先完婚我才有个底,心才能踏实。”

  枫情在被窝里,憋憋嘴,有点想哭的感觉。

  马车在第二天早上到达这个叫‘康城’的繁华城市,从那破旧却仍显巍峨的城墙可以看出,这是一座古老的战争之城。城内大多是背着大剑的武士、背着弓箭的射手和骑着帅气坐骑的骑士,城里是很热闹,热闹到街边大小争端不断。

  “什么嘛,连小摊都没有,都没处买零食吃。”安然不甚爽快地嘟囔。“全是些五大三粗的臭男人。”

  确实,宽敞的大街边到处是酒馆饭馆妓院和武器店装备店,行走的也大多是些壮汉,没见着有卖小吃的摊贩。

  看来,这是一座混乱的城市,虽然很热闹,但也是因为这里聚集了很多好战份子之类才这么热闹,那些摆摊做些小本生意的平常人家在这里几乎看不到。

  相对于安然的不高兴,枫情则是很好奇地瞅来瞅去。

  “那个是什么店子?”枫情指着一个外表很花哨地店铺问。

  “妓院,正常男人们的天堂。”安然回答,看着周围那些瞪大了眼流着口水猛盯着自己的男人们,满脸不屑。

  “喔……”难怪店门口那么多招手娇笑穿着暴露的女人。

  “小情情想去?”安然转过头问他。索古拉也目光炯炯看过来期待他的答案。

  呃……他要说想去的话索古拉肯定会黑脸吧?

  “没,我不喜欢那种地方。”他不是双性恋,对大胸脯不来电。

  “我也不喜欢,但不介意去玩玩。”安然邪笑着捏捏下巴。“我曾经去过一家胆敢跟我结梁子的妓院,我去那里转悠了一圈,让她们当天就关门大吉,嘎嘎~~~。”想起来就爽。

  “你做了什么?”枫情很好奇。

  “我将她们的顾客全勾走了。”安然得意地甩头撩撩头发,向周围抛了个媚眼,立即引得街上那些男人们瞪凸了眼,傻傻的站着流口水。

  “呵呵……”枫情干笑。

  “小情情现在想去逛逛吗?看那些傻男人被勾得魂都丢了很有趣的!”安然怂恿,饥渴的火热眼神紧盯那一家家妓院,满脸激奋的表情说明自己跃跃欲试。

  “枫绝对不会去做那种事。”枫情还来不及说话,隔在两人中间的索古拉就阴阴地替他拒绝了。

  笑话,他不赶快拒绝那还得了?哪个男人愿意让其它不相干的男人欣赏自己的爱人?

  安然吐舌头,朝枫情说唇语。

  你老公真鸭霸!什么都不让干,跟管家婆似的!

  你不要乱说,小心他又不给你好脸色看。

  我说的是真的嘛,本来就长了这么漂亮跟媳妇似的,还成天摆着张小媳妇样的臭脸。小情情你真逊,被媳妇压。

  你……

  枫情头一扭,说不过他干脆不跟他说话了,跟索古拉说。

  “索古拉,我想去那里看看。”指着一个看起来挺热闹的酒馆。

  “好的。”索古拉点头答应,拉着他进酒馆。酒馆内人声鼎沸,有人聚在一桌喝酒划拳,有人高谈阔论时不时哈哈大笑,有人在发酒疯踩在桌子上高歌有人阻拦,吵吵嚷嚷的。枫情一干人走到距门口不远吧台前的几个空位坐下。

  “这里有些什么酒?”枫情期待地问。自己在法尔学院学习的那段日子像住在象牙塔般除了学习还是学习,都从没来过这种地方了,在21世纪自己有时候会到酒吧喝酒,自己虽说不是千杯不醉,但酒量还是不错的。不知道这里的酒是不是跟那个世界一样,即使都不一样味道应该也不会差太多吧?

  “我们这里有麦酒,清酒,药酒……”酒保将酒类一一列说出来。

  “你什么酒都喝?我只喝果子酒,其它的都不喜欢。”安然点了一杯浆果酒,浆果酒呈淡淡的青绿色,有淡淡的水果香味。

  “我也不是很么酒都喝……”枫情搔搔头,有些因不知道该点什么酒而困窘,“索古拉你喝什么?”

  “我不喝酒。”他不认为那种东西有什么好喝的,还没有迷雾森林的泉水好喝。

  枫情喔了一声,忽然发现不对劲,几个大汉走了过来,将吧台前的三人团团围住,其中一个大汉吹了口口哨,扭头朝声后喊了声。

  “麦恩,快过来!看我找到了什么,三个绝对赞的美人!”紧接着人群包围圈外传来回喊。

  “真的?给我留着!”一个同样五大三粗的壮汉挤进包围圈,看着三人直流口水,“真他妈赞啊!我要那个白头发的!”

  “滚你的,白头发的最漂亮,老子先发现的,他当然归我!”

  原先喊话的大汉说着粗鲁的话,转过头紧盯枫情三人,舌头伸出来舔了一圈嘴巴,嘎嘎淫笑。

  “索古拉,我们回去吧。”枫情有些生气,鼓着脸颊。

  “好。”索古拉眼神闪了闪,扔了一粒加特给酒保。

  “走?小美人们……哎哟——”

  那些粗鲁的男人们被一片白光摔得远远的,又被一片火焰追着烧,哎哟哎哟直叫唤,安然不屑地冷哼。

  “这种程度还出来混,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猪脸。”

  枫情为他捏了一把汗,21世纪的小市民信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般挑衅,那麻烦岂不滚滚来?

  麻烦在第二天启程没一会时到来,刚出城,两辆马车便被一群人团团围住,估摸约有三、四百人,不过那些人很快被因在交配时间段被打扰而怒火冲天的索古拉给打趴下了。

  “他们都怎么样了?”光着身子,身上还有黏液不便起身的枫情询问教训人结束归来的索古拉。

  “都昏过去了。”索古拉不想多说话,凑上来吻住枫情两瓣红唇吮吸,他急着继续刚才被打断的交配运动,才做了一次而已,根本不够。

  “唔……”刚看索古拉愤怒冲出去的样子还以为那些人凶多吉少,没想到只是昏过去了而已,不过也好,他不想见血。比较失望的是本以为终于逃过一劫不用继续做,谁知那么多人这么不经打。

  被吻着胡思乱想着,忽然感到车身一阵剧烈的摇晃,自己都差点被晃下了床,还好被索古拉及时抱住。

  “又怎么了?”索古拉怒不可歇地咆哮,像故意冲撞他的怒火般,车身又猛地晃动,像有巨物在大力撞击马车。

  索古拉愤怒冲出去,紧接着枫情在车内听到索古拉带着惊讶的声音。

  “是你?”

  枫情没有听到有人回答,却听到打斗声,忍不住将车窗打开一条缝,偷看一眼。

  一个很熟悉的人影站在索古拉对面,儒雅温文的气质,飘逸的耀眼荧紫长发,略显狭长的双眼……

  埃里——

  恐慌惊惧的感觉像电流自脚板直串上头顶,枫情一下子没了思考能力,呆呆的,瞠目结舌,手脚冰凉,跌坐到床上。

  埃里,埃里回来了,埃里看到他了是不是?埃里知道他的背叛了?

  缩到被子里,拽紧被子紧紧裹住自己,将头埋在被窝内。

  这样子,埃里会不会就看不到他了?

  埃里克特一人独战索古拉与两匹独角兽却丝毫不落下风,荧紫带着强烈腐蚀性的魔法在半空像闪电一样闪来闪去,而白色的光明系魔法包裹着索古拉与两匹独角兽,将那紫色闪电阻隔在光罩外。

  安然打开车窗察看了下战况,又窝回马车内,思量着要不要溜到枫情那辆车上去,那几个正战斗的家伙像是约定好,魔法都提防着不往枫情那辆车上撞,而自己就没那么好的待遇了,车顶刚刚已经被一片闪烁的紫光削掉了,化成了粉末,下一次就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好运只是车身出事而不是自己的身体了。

  还是去小情情那边比较保险……

  安然溜下车,跑到前边那辆朝豪华车前,拍拍车门叫了声,没有回应,安然干脆推门进去,看到宽敞车身内的大床上鼓起一个棉被包。

  “安然。”棉被包稍稍散开,露出枫情的脑袋,看到安然,枫情猛扑上来,“快带我逃走!快带我逃走!埃里来了,他看到我了,他不要我了——”扯着安然猛晃,惊慌地尖叫。

  “等等,你先冷静一下。”安然钳制住已经混乱的枫情,将他不停颤抖的身子压到床边,让他好好坐下,“别慌,深呼吸,好,就这样。现在可以说了,你想说什么?”

  “埃里,埃里他回来了。”深呼吸没有多大用,枫情仍然很混乱,头埋在双腿间,“他看到我了,看到我背叛他了。”

  “恩,看到了。但他没有不要你啊。”

  “你唬我。”枫情抬起被泪水濡湿的脸,“哪个男人碰到这种情况还会原谅对方的?你唬我,埃里一定不要我了,不要我了。”

  “怎么会呢,你看他正和索古拉战斗呢。”安然将枫情连着拉到车窗边,打开车窗,示意他看,“正在跟情敌战斗,看样子恨不得一把将情敌撕碎,把你抢回来。”

  “他一定很生气。”枫情只露出一个额头两只眼睛偷偷看着,不停地抽咽。

  “那是肯定的……”

  “我该怎么办?”

  “……”安然万分困扰地抓头,“这我也不知道……”

  “我们偷偷溜掉好不好?”

  “逃避不是办法。”而且你们三个人的事干吗老是拖上他呀,上次说逃跑,索古拉身为独角圣兽总还有点点良心只是威胁他,这会要是那个埃里克特朝自己发怒,指不定就不是威胁,而是直接喀嚓了事。他还是有看人的眼光的,那个埃里克特啊,那么温柔都是在没有人惹他的前提。

  “可是我害怕……”害怕面对。

  “跟他道歉吧,做错事首先不都是要道歉,请求他的原谅。”

  “埃里会原谅我吗。”愁眉苦脸。

  安然不答腔,他想不原谅应该是肯定的。

  “我还是跟他道歉吧,然后……”然后又如何呢……

  正想着,远处战斗的埃里克特忽然眯着眼看过来,枫情心脏剧烈得跳动,有些想闪躲埃里克特的视线,埃里克特忽然一闪身甩开索古拉的攻击,冲往马车,马车忽然闪耀起白色的光芒,将埃里克特阻隔在距马车一米以外。

  埃里克特眸中危险暴涨,索古拉又追击了上来,惹得他一阵烦躁。

  那两匹明显是独角圣兽,甚至是高级别,很可能是独角兽一族的长老,哼,怕他前来抢回枫,连长老都派上了,还在车身上加持了专门防范亡灵的结界,以为这样就能阻止的了他吗?

  哼,他幽灵龙王岂是好对付的!

  淡淡紫眸精光闪烁,身形顿变,从英俊的人类男子形态变为幽灵龙形态,淡淡紫色磷光覆盖身上,庞大的骨架“嘎啦嘎啦”响动,龙嘴大长无声的咆哮,半空中的骨龙猛得俯冲,龙身的冲击让索古拉等人迅速躲避,却没防范到龙尾,龙尾趁往下的冲逝一甩,“啪”的一声将马车上的接界拍碎,车身震裂,龙身灵活一转,左前爪钳住枫情一飞冲天,索古拉等人大惊,赶紧变为独角圣兽形态追上去。

  安然跌在一块块碎木板上,仰头看着它们飞翔的身影消失,担忧地皱眉。

  三角恋争端啊,已经不可收拾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