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三十二

住家野狼2016-9-20 22:10:37Ctrl+D 收藏本站

饿……

  饿死了饿死了——

  饿地胃绞痛,枫情猛地张开双眼,呻吟:“饿……”

  “来。”索古拉早在一边待好命,端着一碗肉粥,腾腾香味让枫情肚子叽里咕噜唱起歌,索古拉扶住他让他坐起来,小勺小勺喂他。

  “枫。”索古拉边喂边问:“接下来,你还想去哪?”

  “啊?”怎么突然问这个?

  “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吗?没有的话,我们就去迷雾森林,让父王和长老们为我门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索古拉开心地说着。

  “婚,婚礼?”

  “对,婚礼要宴请各路宾客,各族的王,人类的王……”还有亡灵界的一定要邀请!“让所有生物知道,你是我的王妃!”

  枫情沉默着,来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了句:“我,我还想去别的地方先玩玩,那,那些事,不急……”

  “哦……”索古拉略显失望,不过很快打起了精神,“那好,你想去哪?我陪你。”

  “你帮我叫安然过来一下,我想和他商量一下。”

  “好的,吃饱了吗?要不要再来一碗?”索古拉拿着空碗,问。

  “不用了。”

  安然被从隔壁房间唤过来后,枫情叫索古拉出去采买一些东西,支开了他。

  “还好吧?”安然坐到床边,“都睡了三天了,没想到外表那么纤细的人能这么猛。”让他好生羡慕。

  “我睡了三天?”枫情愕然,他以为自己顶多睡个一天而已,三天?他没那么弱吧?

  “从那天我们逛大街的晚上回来后,你就在房间里呆了两天没出来,那个家伙也不让我进去看你,两天之后我才趁他出去了溜了进来,那会你刚好醒来催我给你穿衣服扶你上厕所,之后你又睡了整整一天,现在已经是第三天的下午拉!”安然说着抱怨了起来,“那个家伙也真是的,你昏睡的时候一点好脸色也不给我,把我当空气,亏我以前那么想和他几渡春宵!”

  “唉……”枫情垂下头,不理他的抱怨,径自抓头发苦恼着。

  “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烦恼,“在想埃里和索古拉的事啊……”

  “喔,那我帮不了你喔,我没有爱过。”安然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唉……”他也是第一次爱呀,不知道该怎么办,头都要炸掉了。

  “你爱埃里克特吗?真心的回答哟!”

  “爱!”他可以万分确定的。

  “你爱索古拉吗?真心地回答。”

  “……爱吧……”迷惘,“他说举办我和他的婚礼的时候……我……很开心……”甚至可以说是开心地不得了,要不是想到埃里,他可能……会当场答应去迷雾森林吧?

  21世纪就是个兽交爱好者的他,在见到那从森林深处优雅地步出的美丽白色独角兽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想被它干了吧?

  要不然,被带着强迫的性·爱之后,自己为什么一点都恨不起来?

  或许……在做的时候,自己根本就是在欲拒还迎?

  “他们都爱着你么……额,当我没问。”连他这外人都看地出那两人眼底的深情有多真。

  “怎么办……”苦恼地呻吟。

  要是有两个自己该多好,可是……要是有两个自己的话,这一个自己肯定会嫉妒那一个自己拥有埃里,那一个自己又会嫉妒这一个自己拥有索古拉……

  “安然。”良久枫情像是下了决心般推推安然,“我们……我们跑吧!”

  “跑?”没听懂意思。

  “恩。趁现在索古拉不在,我们逃吧!”

  “什么?”安然吓住了,“你确定?我想这样的话他一定会很生气,而且我们也一定逃不掉啊!”像木屋那次,本以为溜地很顺利,却其实是一直在那人视线之中。

  “……我不知道——”抓头,抓狂,“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不知道该以色和么样的心态面对索古拉,更无法想象当埃里回来,看到他和索古拉这样,看到他的背叛时,会多么的怒火滔天。

  他无法想象,若是埃里一怒之下,不要他了,他该怎么办?

  “你不能失去埃里,对不对?”安然捏这下巴,替他分析。

  “恩……”

  “你也不能拒绝索古拉,对不对?或者说,你也不想拒绝?”安然分析地很有道理。

  “恩……”枫情羞愧地抱头,“唔……”

  “这样真的很难办啊……”安然搔搔头,给出一个很烂的建议,“你能不能娶一个,再纳一个?”

  “娶一个再纳一个?”枫情瞪地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娶什么?纳什么?拜托,他们又不是女人——”

  “对喔……被压的可是你。”

  瞪!

  “总之……我们先逃吧!”除了逃避,他想捕处更好的办法了——

  还好身子清清爽爽的,还穿了衣裳,枫情跳下床,拉起安然的手就跑。

  “哇!!索古拉——”

  怎么打开门,索古拉就站在外边?!!他,他站了多久?

  “咳,呵呵……你,你好啊……”安然感到枫情和自己都在打摆子,情况很不妙啊,“那,那个……”

  “我希望,对于枫提出的任性的要求,作为他朋友的你以后是理智地开导与拒绝,而不是愚蠢的纵容。”索古拉踱进房,将手中买来的东西放到桌上,眼里满是冷然加淡然,“毕竟,有点脑子的人都不愿意面对独角兽一族,乃至所有光明系魔兽的追杀,也没人有那个本事,对不对?”

  威胁……

  安然感到屋里忽然刮起阵阵阴风……

  呜呜,不关他的事啊……

  索古拉走到两个吓僵了的人中间。

  “我想你应该没什么事,可以回你自己房间了。”说完,拽住安然一直与枫情相牵的那只碍眼的手,一甩,将他整个人扔出去。

  “啊!安然——”枫情惊呆了,想冲出去看看安然怎么样,却被索古拉拽住。

  “他没事,我有控制力道。”索古拉关上门,将枫情拉到桌边,自己先坐下,然后搂住枫情,让他坐到自己大腿上,“这些是你刚刚托我买的食物,吃吧。”

  枫情满心忐忑不安,索古拉一脸没事人般,像不打算朝自己发火的样子,让他坐立难安,看到刚才索古拉威胁安然又将他丢出去,让他心惊肉跳。

  “枫,明天早上我们启程去迷雾森林。”

  “呃,啊??”

  “我们可以坐马车,这样就可以顺便看沿途的风景一边玩耍,或者……你不喜欢这样,想直接去某个地方玩耍的话,我可以找空间系魔法高强的人将我们两个立即送往迷雾森林,婚礼完成之后,你想去哪我再陪你去哪。”

  “啊!这——”

  “你选一样吧。”不容拒绝的语气。

  “……马车吧……”

  “好。”索古拉吻吻枫情额头,轻笑,“我会准备一辆最豪华的马车,让你绝对感觉不到一丝旅行的颠簸。”

  野外,山间一条还算宽阔的路径上,不快不慢奔驰着两辆华丽的马车,走在前头的那辆,极至奢侈华贵,宽大的凤凰木车身外覆了美丽的火烷锦,上边又巧妙地点缀着大大小小颜色各异形状各异漂亮的墨晶与翡玉,四个车!辘上还裹了厚厚的兽皮防颠簸,最让人目瞪口呆的是这辆马车拉车的脚力居然是两匹独角兽!高贵难得的独角兽居然用来拉车?这车内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拽?车外没有赶车人,更显车内人的神秘。相对来看,比起这辆,后面那辆在一般人眼里已经算很华丽的马车就显得逊色多了,连拉车的脚力也知识两只疾行兽而已,比较显眼的是车上有个红头发的美人在赶车。

  哼,大坏蛋!

  安然在马车外赶着车,控制疾行兽行走,心里忿忿地抱怨。

  狗屁高贵圣洁善良的独角圣兽,把他当垃圾一样丢出房,害得他额头上破了小块皮肉,破了相,也不给他治疗一下,到现在疤还在!害他只有用头发挡着,丑死了!不让他见小情情,一直把他当空气却不让他走,说什么他不能走必须参加完小情情和他的婚礼。吼!这么鸭霸无理,小情情嫁给他真是太委屈了!!

  讨厌!他也想坐前面那超豪华的车,想有独角兽给他拉车!咬手帕——

  “啊……索古拉,不要了……唔……”颤栗极至,枫情难以自制地尖叫求饶,张嘴喘息,丝丝透明唾液自嘴角流下来,缓缓地流过下巴、脖颈,淫靡尽显。

  求饶并没有让身上的白色独角圣兽停下侵犯,独角圣兽将枫情上半身压在高高的床沿,自己下腹紧贴枫情臀部,狰狞巨大的野兽分身在臀缝间疾驰探索,快速地进进出出,从床摇晃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来看,可以想象出撞击肉穴的力道有多大。

  “不要了、啊啊——好疼——”又一个强力的冲刺让枫情难受地哭叫。

  因为在网络上常看人说马的分身很大,而且和马性·交很危险,甚至有看到外国有人被马做死的新闻,即使他在21世纪也没有和马类兽交过。独角兽,样子就像是额上长了角的马,他没想到索古拉独角圣兽形态的分身居然大到这么恐怖,比自己的勃起状态几乎粗上一整圈,长度更是无法比拟。难道说,独角兽不属于马类所以分身不该以马类的尺寸看?还是独角圣兽是圣兽,某些地方自然是普通动物无法比拟?还是……索古拉本身就得天独厚,那里长地那么吓人?

  索古拉化为独角圣兽形态,刚亮出下体的分身,自己就几乎吓晕过去,那可怕的尺寸强硬挤进去的时候,自己是疼地声都没了,直接晕过去,晕了没一会又在那玩意全挤进去那一瞬间给疼醒。

  现在也好疼,虽然自己下边是勃起着的,快感仅能感觉到一丝丝,那粗鲁鸭霸的大***塞满自己可怜的小菊花,凶猛地鼓捣,出血也不理。

  不满与枫情的走神,索古拉猛的一刺,粗长的肉柱又进入到一个更深的深处,早已受伤的肠壁伤上加伤,刚停歇一小会的血流又开始流了出来。

  “呜哇哇——好痛——”枫情疼地嘴唇直哆嗦,脸色苍白。

  “在想什么?”独角圣兽伸出舌头,糙糙的舌头舔舔枫情干白的唇,濡湿那两片柔软。

  “在想……你……”

  “想我什么?”这个答案有些出乎意料,索古拉下体动作稍稍放缓,好让枫情好好回答。

  “想你……那里太、啊……太大了……受不了……”

  “呵呵。”独角圣兽发出轻笑,美丽的金眸中闪耀着明显的高亢得意,放缓动作的肉柱突然加劲,快速冲撞,惹得枫情连连尖叫。

  喂饱雌性的食欲与肉欲是每个雄性的本职,能让雌性这般佩服自己的生殖器官与交配能力,让索古拉万分骄傲。

  野兽的***忽然在体内猛胀大了一圈,枫情大惊。不要哇——怎么还可以再大??!!

  “怎么变大了……啊啊——不要——”不要再大了——他的屁股受不了——

  独角圣兽粗重地喘着气,胀大的肉柱连带着冲刺的力道也提升了一个档次,下下皆重重撞在肠道内那致命的敏感点上,激窜的快感像闪电一样,在全身窜流,肌肉痉挛,脑袋一片空白,下体因身上的撞击而不停摩擦床沿的分身颤了几下,猛得喷出浊白浆液,濡湿了被单与下腹。

  肠壁因高潮而紧绞,绞住肠道内肆虐的肉柱,像要将它挤出去,狰狞肉柱将肠壁的紧缩当作妩媚的挑衅,冲刺的力量与速度加剧,凶猛的力量撞得身下人发出阵阵干呕,好像胃被撞到,反胃了一样。

  “轻点……啊……”枫情虚弱告饶,他已经泻身好几次了,小弟弟已经站不起来了。

  独角圣兽不停加快抽插速度,高仰着兽头,额上长长尖尖的骨质长角几乎要碰到车顶,背上乳白光晕闪耀,纯白色的宽大翅膀出现、展开,慢慢扑腾着,圣兽发出阵阵嘶鸣。

  快要到了,快了……

  “索古拉……”是要泻了吧?安迪高潮也是样子。

  对了,从21世纪莫名其妙来到这里已经很久了,很久没有想安迪,想那只陪伴了自己两年、为自己排遣了两年空虚寂寞的时间的黑色杜宾狗了。

  现在安迪怎么样了呢?自己离开了那么久,安迪应该已经离开他那小房了吧?应该已经有了一只漂亮的母狗作伴侣了吧?还是……没了主人的他,被当作流浪狗……

  身上愈来愈粗鲁的侵占撞碎了枫情的思绪,后穴的疼痛像刀子,在割划着自己的身体。

  “疼……”

  一下让枫情疼得几乎又要昏过去的冲撞,独角圣兽终于达到高潮,野兽滚烫的体液喷涌在肠道内,酥软的肠壁遭到滚烫的刺激禁不住瑟缩了几下。容纳下一根粗大的分身已经很困难,这会又被迫收纳大量的体液,枫情感到肚子好胀,好像憋了一大泡尿一样……

  高潮后,野兽像回味般没有停止抽插的动作,好一会,索古拉才舒爽地叹息了声,变为人形,压到枫情背上,分身还没有拔出来。

  “别、别压着……”肚子胀胀的让枫情很不舒服,“拔出去,好难受……”

  索古拉吻吻枫情脸蛋,抱着枫情,就着下体连接起身,让他坐到自己大腿上。沈醉在温柔乡的肉柱又有些蠢蠢欲动,但明白爱人的体力已经无法让自己再做一次只有惋惜地拔出分身。索古拉一手环着枫情,一手掰开他的大腿,伸到他屁股下面,接住自那刚让自己销魂不已的肉洞中流出的带血的体液,然后将之统统抹在枫情臀上,软软的小***上,小腹上,腰上,抹完了,手又伸进肉洞内抠,继续抹,直到那肉穴内的东西被抠得干干净净。

  枫情瘫着身子,将红彤彤的脸埋在索古拉怀中,鸵鸟样。

  索古拉知道那东西留在他身体内会让他拉肚子之后,就一直用这样,做完马上将那些东西挖出来,抹在他身上……待他体力恢复了些之后又做,要不待他身上的体液干涸了才去洗澡……

  真的是……都不知该说些什么……

  “枫。”

  “恩?”

  “你刚刚在想什么?”

  “在想你啊……”

  “想我?想我什么会让你眼里有怀念跟担忧?”索古拉眼里有着精光。

  “呃……”这个……该怎么蒙混过去?

  枫情不说索古拉也不逼他,只是身子一压,将枫情横摆到床上,手钻进枫情有些湿濡的肠道内,指腹轻轻摩擦肠壁。

  “枫,再来一次。”

  “呃?啊!!!”唇被堵住,欲拒绝的话被压回喉咙。

  后边马车上,安然一手拉着缰绳,一手塞在裤子内撸动,不知在做些什么。

  “哼!”

  安然忍不住气愤地哼出声。

  那两个坏蛋,做的时候也不会小声点,恩恩啊啊叫地震天响,像怕跟在后边的自己不知道似的。什么嘛,欺负他现在没伴是不是?

  可恶,自己真的没伴,重地兽太大了,上不了车,不能跟他恩爱。

  可恶,那两个坏蛋,害他只有用自己的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