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三十一

住家野狼2016-9-20 22:10:12Ctrl+D 收藏本站

浑身酸痛……

  嗓子痛,腰痛,屁股痛……

  被身体的疼痛与辘辘饥肠吵醒,枫情难受地嘤咛,悠悠张开眼睛,正对上索古拉闪耀的金眸,愣了一下,赶紧闭上双眼。

  他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面对他。

  感觉身上沾有异物,像是泥巴干在身上,屁股感觉黏黏腻腻的。

  “咕咕……”

  肚子在叫……

  感到脸颊被像唇一样的柔软轻轻碰了一下,然后听到索古拉的声音。

  “饿了?我去叫人送些吃的来。”

  门碰门槛的声音响了一下。

  枫情这才睁开双眼,艰难得想撑起身。他现在是很饿,可比起吃饭,他更想上厕所,那玩意留在体内不知道多久了,他的肚子里唏哩哗啦在唱歌,拉肚子……

  关着的门忽然“吱呀”开了一条缝,枫情一惊,还以为索古拉这么快回来了,还好进来的是安然。

  “呼……”吓死他了。

  “你们……”安然张大了眼瞪着枫情,看枫情露出被子外的肌肤上红红点点,经验丰富的他立即知道怎么了。

  “先别问这些。”枫情急切得朝他招手,“快,帮我拿衣服来!”

  “喔,衣服在哪?”安然左看右看没看见衣服的影子。

  “……那拿你的衣服先给我穿着,快!”

  “哦。”跑到隔壁自己的房间拿了套自己的衣服转过来给枫情。

  “帮我穿一下。”枫情一个人没有办法穿,手脚打着颤,能撑起身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好的。”不懂非礼勿视的安然趁机光明正大在那光光的身子上瞄着,看着那白白的肌肤上密布的草莓和块块明显是已经干涸的***,昨舌。

  啧啧,真猛啊……

  “看什么看,都是男人有什么好看的!你自己没有啊?!”枫情被看得恼怒起来。

  “我当然没有啦,我可从没见过草莓能种这么多、这么密的。”安然一脸淫者无敌的贱笑。

  “你——唔……”肚子痛……“不跟你贫,快扶我去厕所!”

  “好好,啧啧啧,拉肚子了是吧是?射在里面也不及时清理出来,不拉才怪。”安然扶着他絮絮叨叨,恰好这个时候索古拉推门进来,手里还端着个小碗,看到枫情攀附在安然身上,眼神瞬间变得阴沈充满危险。

  “你帮他穿的衣服?”堵在门口,阴阴得问。

  “呃……”安然一窒,“这个……是……”完蛋……

  金眸瞬间又阴暗了几个度数。

  “你们先暂停一下好不好……”枫情捂着肚子,满脸难受地呻吟,“我肚子好疼……”

  “怎么了?”索古拉注意到枫情的异样,赶忙放下碗,扒开安然扶住枫情,关切地问。

  “我要去厕所,厕所!”

  索古拉虽然觉得不明所以,但看枫情急切的模样,便不多问,一把打横抱起枫情,跑出去。

  “还好吗?怎么会这样?”索古拉扶住刚从厕所出来差点跌倒的枫情,满脸担忧。

  “都怪你,呜呜……”枫情趴到索古拉怀中,虚弱得哭出声。

  “怎么了,我怎么了?”不明所以,出去的时候人还好好得躺着,怎么一会儿不见就这样了?

  “呜呜……痛……”肚子又痛了,奔厕所……

  奔了好几趟才停歇,枫情疲软地瘫着任索古拉抱会房,他只剩呼吸的力气了。

  “喔呵,看样子挺糟糕啊。”一直呆在房间的安然看枫情那样子,挑挑眉。

  “他这是怎么了?”轻轻将又昏睡过去的枫情塞到被子里,索古拉皱着眉问安然。

  “还不都是你留在他身体内的那些东西,那东西不及时清理出来就会这样。”

  “怎么会……”不熟悉男男情事的索古拉呆怔。

  “怎么不会,男人都会这样子的啦。”努努嘴,“不想再看到他这样以后做了最好马上给他洗个澡把射在里边的东西清理出去,不停得跑厕所很辛苦耶。”

  “……”

  交配之火没有替枫情洗澡,是他故意的,他要让枫的身体里里外外都充斥满自己的气息,这是每只独角说,甚至每只雄性都会有的独占欲,他没想到会这样,早知道会这样的话,他就替枫清理了。

  施展治愈术,一个乳白光罩罩住枫情。

  希望这样枫能舒服一点。

  光明魔法只对伤势有奇效,对身体内部的病痛却莫奈何,像感冒、肝病这些,魔法就没什么用,顶多能让患者发病时好受一点,生了病只有找医师看病或找药剂师开药。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