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三十

住家野狼2016-9-20 22:9:47Ctrl+D 收藏本站

“不——别这样!”惊得猛地一个弹跳,枫情猛烈挣扎,用上全部力气,让索古拉几乎控制不住。

  “为什么?枫。”枫情可以说不顾一切的抗拒让索古拉很受伤,大力禁锢住他,痛苦地咆哮:“你就这么不愿意?这么厌恶吗?为什么那个亡灵就可以?我比不上他吗?我哪里比不上?”

  “唔——”加注在身上的强大力道让枫情赤铜,索古拉满含悲伤与愤怒的眼神让他几乎窒息。

  叫他怎么回答?自己已经有了埃里了,怎么能再和他这样?!什么比不上?两个不同的人,有什么比不比得上的,怎么比?

  “我不会放弃!绝对不放弃——”信誓旦旦地咬牙切齿,金色的眼睛微微泛红,狠狠一口咬上枫情左肩,使劲咬住。

  “啊——好痛——”枫情痛地尖叫。

  直到嘴里尝到浓重的血腥味,索古拉才松口,舔舔唇,又舔舔枫情肩上两排血印,呼吸愈来愈急促,掰过枫情的脸,狠狠吻上去,双手在他胸前两颗粉嫩小红豆上,大力地揉搓。

  枫情尝到了血的味道。

  自己的血。

  在自己胸上肆虐的手粗鲁地又扯又捏,让他微微吃痛,可那痛苦中还夹杂着淡淡却不容忽视的快感,让他害怕,想挣扎,想抗拒的,最好,一巴掌或许能让索古拉适可而止,可是……

  再看到那充满悲伤的金眸,会让他心痛地想快要死掉……

  索古拉地一只手又侵入到枫情胯间,扯拉略闲稀疏的青毛大胆的动作让枫情一阵愤恨。

  自己在这被强迫还小心翼翼想着照顾侵犯人的心情,而他一点也不懂自己的心思,愈加变本加厉!

  “枫,你也不讨厌对不对?”索古拉紧贴在枫情耳边,吐气般说话。手握住粉嫩的生殖器官,充满爱怜地轻轻抚慰、磨挲,开心地感受到原来软软的小器官在自己手中苏醒,发热涨大,“你喜欢我这样的,对不对?”

  “那、那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啊——”为自己辩护的枫情遭到激烈的快感冲击,自己已经站起来的分身忽然被一处柔软包裹住,被那柔软温热之地吞吐着,那是索古拉温暖的口腔。

  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无法平静地面对这样的刺激。

  人类的书籍果然很有用,这样真的能让枫很舒服。

  放下身段为爱人口交的索古拉看到爱人意乱情迷的表情,听到爱人兴奋地无法自制地突出呻吟,让他很开心,很满意。

  “不……啊……快上来……”竭力控制出笼的理智,枫情已经没了多余的心思多余的力气去抗拒。

  索古拉潜在水下为他那个……不憋的慌么……

  又玩弄了那可爱的小***一会,索古拉才冒出水面,起身,抱起软绵绵的枫情踏出浴桶,和他一起,湿漉漉倒到床上,自己压在枫情身上,吻吻他可爱的喉结,手伸向枕头下,在那里,他早就藏好了一瓶润滑乳液。

  汗珠爱人左胸小乳头,吸一吸,放开,移动到右边,吸吸又舔舔,又跑到左边啃啃,将两粒朱果逗弄地发涨挺立。

  趁枫情迷乱之际,索古拉挤出一些润滑液,掰开枫情双腿,将乳液抹在那紧闭的穴口,肉穴遭到凉凉的刺激,猛地一缩。

  “不要——”丝丝理智回笼,枫情惊恐地挣扎。

  怎么能这样子,不该这样子——

  “要的,你要的。”制止他的反抗,挤出大泡乳液抹到自己青筋暴跳的分身上,又将细小的乳液瓶嘴硬生生塞入一小截至窄小的肉穴中,手一用力,将瓶内的乳液统统挤进洞中。

  “啊啊——”冰凉凉的可怕刺激。

  “枫,你马上就要属于我了……”迷醉地吻吻爱人左肩自己狠心咬下的血齿印,双掌紧抓枫情两瓣臀肉,往两边掰,肉柱试探般碰碰紧缩的菊穴。

  “不、索古拉,别这样——埃里……”你在哪里,埃里……

  “你叫他做什么?这种时候,你还想着他?”万分痛心与嫉妒,勃发的肉柱抵住颤抖的洞口,不遗余力,猛地全根尽没,接下来的景象让索古拉惊喜万分,他一进入枫情体内,枫情忽然尖叫,一直挺立的嫩芽毫无预警地喷发了,甚至喷了好些沾到他的下巴。

  “呜啊啊——”尖叫,是快感、激奋,是痛苦、忘情。

  沦陷了……

  “你射了……”张大眼,戳戳软下去的小东西,“枫,我不过刚插进去,你怎么……就泄了……”

  “你……唔……哇哇哇——”捂住脸哽咽,隐隐抽泣着,最后终于放开嗓子哇哇大哭,“我不想这样的,我不想这样的——都是你……呜呜——”

  “乖,不哭。”拉开枫情遮脸的手,在他指节上爱怜地印上一吻,“我知道你想怎么样,你的身体已经告诉我了,他很诚实。”

  缓缓地抽动下体,清晰感觉到紧缩的肠壁微微战栗,像在试图接受他的巨大。

  “他在欢迎我……”索古拉沈醉地低喃,箍筋枫情腰肢,猛然加大力道,缓慢的抽插瞬间转为野蛮的冲撞。

  “啊啊啊——不要、轻点——太重了——”泪花迸溅,枫情裤脚求饶,蛮狠的撞击让他无力招架,颤着身子硬生生承受每一下粗鲁的进攻,那快感混着痛楚直击灵魂深处,让他几欲疯狂。

  索古拉满意地欣赏枫情的表情,勾起唇角微笑,没有说多余的话,下体冲撞的力道丝毫不见,甚至一下比一下更大力,每一下都凶猛地撞进肉穴最深、最敏感处,撞地身下的人儿尖叫连连,不停告饶。

  这让他粉有成就感。

  “啊……慢点、慢点……我受不了这么快——唔啊……”他受不了,快要死掉了……

  “你可以的。”索古拉低声说着鼓励,下身缓缓抽出来,让累坏的肠壁稍作休息,忽然又猛地冲进去,整根没入,重重撞在最里边——

  “呜啊啊——啊、不——”腿间可怜的小东西禁受不住刺激再次喷发地一塌糊涂,枫情感到实现阵阵发黑,急促地喘息,脑袋发蒙。

  真的……到极限了……

  枫情喷了两次,可索古拉还早着。

  正万分亢奋着,若现在就泄身了,岂不破坏气氛?

  “轻点……唔……”枫情虚弱地呻吟,他已经连放声喊叫的力气都没了,丝毫没有放轻的力道加注在身体最柔软的地方,像大海里的惊涛骇浪凶猛地打在小船上,打地小船没有一点招架之力,支离破碎。

  即将完全沈沦——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