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二十九

住家野狼2016-9-20 22:9:21Ctrl+D 收藏本站

“那人说,出镇一直往南走三天三夜就能到达一个叫永镇的地方。”

  “我们是在往南走吗?”枫情抬头看看天。

  “嗯……是吧……”万分不确定。

  “我们在往东走!”

  “啊?是吗?你怎么知道?”

  “现在是早上,我们正面对着太阳走。”

  “那又怎么样?”安然一脸迷茫,惹得枫情直瞪眼。

  “太阳从东边升起往西边落下,这点常识你都不懂的吗?!亏你还说自己是个尖子生!”

  “噢。”安然这才了悟,嘀咕:“这个是常识吗?”

  “导师没教你吗?”

  “应该没教过。”

  “应该?”

  “我的那些导师教的都是怎么冒险,怎么更加强大。”安然奇怪地盯着枫情,“导师不都是教这些的么?”

  “呃……”回想一下,好像在学校是没学到魔法以外的,嘎!那……那这个“太阳从东方升起往西方落下”的城市也就站不住脚了,他只是很自然地将21世纪的常识罩到这个世界上……

  “既然我们正往东走,我看看……上北下南左西右东……”见枫情忽然低下头沈思不回答自己,安然也不打扰他,看看太阳又左看右看一番,很白痴地计算方位,“那南方应该是在……”

  “我不确定我们是不是在往东走……”枫情恹恹打断安然的计算。

  “啊?我们正对着太阳啊,你不是说太阳东起西落这是常识么?”

  “我有说吗?没有啊,你听错了!”枫情上身一软,靠到重地兽的大头上,手在那毛茸茸的头上圈着,将自己的脸埋进自己臂弯内。

  “……”瞪!

  “你想往哪走就往哪走吧,我睡觉了,zzzz……”挪挪屁股,脸仍然埋着。

  安然哭笑不得,现在还是早上也!两人都刚刚睡醒吃完早餐,哪可能这么快就又困了?就算真困了,也不可能刚说要睡,立马就打起呼吧?他记得小情情没有打呼的习惯啊……

  虽说莫名其妙,但能头一次见到小情情耍赖,敢耍他那些就不计较了。

  随便挑了个方向走,很令人沮丧的是,过了整整七天,两人还没见到一个人影,一路走来都是树,参天大树密密实实的树叶遮挡了大部分阳光,阳光透过树叶间隙稀稀拉拉射下几束到地面,森林间超市阴暗,枫情庆幸还好有个重地兽代步,否则这儿湿气这么大,他早得风湿病关节痛了。

  “嗷——呜——嗷嗷嗷~~~~”森林深处忽然响起一阵鬼哭狼嚎,惊起鸟兽无数。

  “别再制造噪音了。”枫情挖挖耳朵翻白眼,他离噪声源最近,遭受到最直接的耳膜轰炸。

  “小情情,我快要死了……”安然上一瞬还在扯嗓子鬼叫,这会儿又苦着个脸,软软坐在重地兽肩膀上左摇右晃。

  呜……他想念软软的被窝,想念香香的饭菜,再这样餐风饮露下去,他要疯了嗷嗷嗷——

  “在易鲁鲁导师手下居然还有你这样不适应野外的学生,老师肯定很悲伤。”枫情凉凉地讽刺。因为身为一名召唤师需要经常到野外危险的地方搜寻、收服召唤兽,所以召唤师的课程总是很多野外生存。

  “召唤术是我的辅修系、”一旦有野外生存课他都是能避则避,避不了就巴到有能力的人身边利用美色打混,像上次冰雪之崖厚脸皮巴着埃里克特混吃混喝一样,不过那次美色没用上,“哼,只知道依靠小特特的人没资格说我。”安然亦凉凉地回讽。

  枫情睨他一眼,叹口气。

  真讨厌,安然害他又想埃里了,要是埃里在的话,才不会让他吃没有盐味的肉,埃里能力那么强,他在的话肯定早就找到城镇了。

  啊,想到埃里,又控制不住地想到索古拉。

  索古拉离去时说过几天要回复,他逃了,到现在还没想好怎么回答,若索古拉突然找到他、出现在他面前,他该说些什么?怎么说?在他与埃里各自交出了心与身体之后,他怎么能、怎么能——

  嗷嗷嗷——

  安然斜眼瞄着一会沈思、一会叹气、一会伤感、一会又忽然猛抓头发一副抓狂样的枫情,感到莫名其妙。

  又过了三天,终于到了个有人的地方,望着不远处高高的的城墙,两人不禁紧紧抱在一起痛哭流涕,鬼叫鬼叫奔向城内,奔进最近的酒楼。

  所幸枫情坚持每天用魔法聚水清洗身子,两人不至于蓬头垢面,被服务员轰出去。

  ……分割分割……

  “唔……嗯……嗯??!!!”

  “醒了?”吻吻那张充满迷糊的小脸,看那迷蒙的翠绿色双眸渐渐清醒变为惊讶,索古拉微微勾唇,伸手,手指在那挺翘可爱的小鼻尖上轻轻磨挲。

  “呃……你……”他记得……他喝安然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城市,饱饱吃了一顿,要了两间上房睡觉,怎么一觉醒来,被索古拉抱在怀里,“你怎么……”

  知道他要问什么,索古拉回答:“我一直在你周围,没有离开多远。”

  “啊?”那不是把在森林里那些天他和安然的窘态都看光啦?

  确实被看光了,看地索古拉心疼又好笑,一直没有现身帮忙是因为气愤枫情的逃避存心让他吃点苦头,而现在现身,是因为小呆瓜为自己惹了麻烦还不自知。

  “呃……”枫情眼珠滴溜溜地转着,思量着是装什么事都没有先打个招呼,还是装鸵鸟、闭眼继续睡觉?

  “饿了吧?我去叫人送吃的来。”索古拉说着,掀开被子下床走出去,枫情呆在床上,傻愣愣地眨眼不明所以。

  呃……怎么会是这种情况?他还以为肯定逃不了一通逼问,可怎么……怎么索古拉的样子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复回房,服务生将饭菜摆上桌索古拉便让他们退下,唤床上的人儿吃饭。

  这顿饭,枫情吃地食不知味,时不时瞄瞄旁边殷勤为自己夹菜的索古拉,战战兢兢希望他一直这样,别问自己那些问题,怕一问自己不知如何作答,又对他没事人般的反应感到困惑,满心忐忑不安。

  索古拉视线对上自己的时候,他看到,他的表情有了些不一样,虽仍然像往常那般冷冷酷酷,但明显柔和了不少,那淡漠的眼底,含了丝丝宠溺与温柔。

  一顿饭下来,两人都没有些说什么,气氛有些沈闷。

  “!!!——”枫情刚放下碗,门忽然被敲地震天响。

  “小情情——起床啦!”安然在门外扯着嗓子大喊,索古拉皱眉,先枫情一步起身,开门。

  “小情情……啊?你来啦……嗯??小情情——”安然看见开门的是索古拉,意外地一愣,然后看到屋内桌上的残羹剩饭,立马鬼吼鬼叫起来,“吃饭居然不叫我——可恶——都吃完了,也不给我留一点!”

  枫情有点不好意思地搔搔头,他从一醒来一直在想索古拉的事,把安然扔脑后了。

  “再叫人做点送上来吧?”枫情提议。

  “算了,现在都下午了,街上应该摆了很多卖小吃的摊贩,我去小摊上吃。”

  “小摊?”是像21世纪那些馄饨摊、烧烤那种小摊吗?他也想去!“我也去!”

  “那就快走吧!小拉拉去吗?”

  小拉拉?索古拉眉头挑了挑,忍了下来,“我不去的话,你们有钱花么?”

  “有啊!小情情带了很多钱。”

  “才五百三十加西,”还不够付你们的住房钱。索古拉凉凉地说。

  “啊?”安然朝枫情瞪眼,“你不是说带了很多钱吗?!”

  “呃……我以为这些钱已经很多了啊……”枫情嗫嚅。在边镇,一百加西就可以买好多东西,他哪知道,这里物价这么高——

  “噢——”安然一拍脑门,呻吟,“差点被你害死了,还好小拉拉来了,否则咱们只有在这打工还债了……”

  枫情尴尬地干笑,往常都是埃里理财,之后又是索古拉理财,害自己在这方面很白痴……

  街上很热闹,街两边摆满了各式各样吆喝着叫卖的小摊贩,安然拉着枫情在人群中灵活地挤来挤去,玩地不亦乐呼,直至夜半,两人逛地脚累了,肚子也实在撑不下去了才知道消停,意犹未尽地返回酒楼休息。

  “呃……你、你睡这里?”看索古拉跟着自己进房,枫情感觉有点不安,有点不妙,小心翼翼地问。

  “嗯。”索古拉回答地理所当然,房内早备了一可容纳两个大男人的大浴桶,探手试试水温,刚好,索古拉很自在地开始脱衣服。

  “那……我去别的房间……”枫情想逃,备索古拉手一伸捞了过去。

  “你也睡这里。”

  “呃……那样不适合吧……我、我还是睡别的房间……”枫情不停挣扎,奈何圈住自己的手臂太有力量,自己的挣扎动摇不了半分。

  “在山顶上的木屋我们都是睡一张床,这会,你怕什么?”索古拉勾唇轻笑。

  他在兴奋,非常兴奋。兴奋对自己感情的领悟,他的血在沸腾,体内深处埋藏的好战因子在喧闹、在蠢蠢欲动。作为高贵、圣洁、热爱和平、远离尘世纷争的光明系圣兽——独角圣兽,实在不该有这样的冲动,但为了他——自己认定的爱人的所属权,他不介意让自己从一个绅士变为一个疯狂的好战分子。

  独角兽一族,一生只认定一个伴侣,为了这一生的爱恋,它们绝不退缩!!!

  热血燃烧,他万分期待着,与那个幽灵龙王正面交锋的那一刻!!

  “我只是……我、哇!你干什么——脱我衣服做什么?!”枫情手忙脚乱抵挡,却阻止不了那双毛手将自己的衣物一一褪去。

  “洗澡。”衣裳尽褪,索古拉手环住枫情腰际,往后一靠,两人一起跌进浴桶,水花四溅。

  枫情被水呛到,“咳咳!唔……我不要系在……呜——”身子被有力的臂弯紧紧箍住,压到水下,眼一花,唇上覆上一片柔软,要出口的话被堵回咽喉。

  水下的深吻霸道绵长,肺内的空气被压榨地一干二净,鼻子被捏住,无法呼吸。

  要死了……

  良久才遭解放,由于缺氧,浑身微微颤抖,四肢酸软无力,被人抱出水面,瘫在那人胸膛上,贪婪地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时不时轻咳一下。

  索古拉背靠浴桶边缘,一手拦着枫情,一手有一下没一下挽水浇在枫情露出水面的肌肤上,水自肌肤上滑下,在那白嫩上留下滴滴水润珍珠。金色眸中的欲火愈燃愈烈,终于受不住美景的诱惑,低头,将白嫩上的水珠一一舔食,含住小块白嫩,吸啜,啃啃咬咬,种下一颗可爱的小草莓。

  “索古拉……不要……”枫情战栗着,声音发着抖。

  “不要怎么样?”索古拉眼神深邃,手划过枫情胸前两颗小红果,往下,猛地,握住胯间沈睡的小器官,“不要这样吗?”

  难得的恶劣。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