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二十六

住家野狼2016-9-20 22:8:5Ctrl+D 收藏本站

远在迷雾森林的索古拉正在听从父王的教诲,忽然感到心一阵无法控制的剧烈跳动,似要跳出胸膛般。

  “怎么了?”独角圣兽现任王君感觉到他的不专心。

  “没什么。”摇摇头,怪怪的感觉,不明所以。

  “那继续,刚才我说到,追求一个雄性的人类……”

  第二场比赛开始。

  法尔学院vs乌利尤利学院。

  对方:二法师,一刺客,一弓箭手,一剑士。

  “待会可要小心哦。”狸呦挑衅直视枫情道:“爱耍小聪明的美人。”

  枫情没有理他,跟随队伍退后几步。

  战斗开始!

  刚一开始,几支弓箭朝枫情射过来,枫情面不改色,撑起一面水镜,铺平,箭支射进平行的水镜内,却穿透不出去了,因为水镜已经瞬间变为冰晶。

  冰晶瞬间又雾化,拿着那几支箭,枫情挑衅的看着对面的狸呦。对于自己的精神力魔控力,枫情可是很满意的。

  全场很安静,湿气瞬间冰冻很简单,冰块瞬间雾化可没人做到了,也没有人会去做。

  “吼!!!”一声兽吼,赛场凭空出现一头灰熊。灰熊咆哮着,前肢猛拍地面,枫情和犹桦站着的地面忽然剧烈抖动起来,枫情打了好几个趔趄,堪堪稳住。几支弓箭突然激射过来,没待枫情反应,人已经被安然拉向一边,躲过危险。

  “谢谢,我不会有事的。”枫情道谢,刚才那一下,靠他自己也是可以躲过的。

  战斗进行的很激烈,这边枫情是重点打击对象,时常遭受攻击,狼狈的闪躲。

  不对!!!

  枫情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好像少了什么。来不急细想,背后突然射来几支冷箭,同时脚下地面又开始抖动。

  堪堪躲过背后的攻击,狸呦阴笑的面孔忽然出现在面前,震惊,还来不急做出反应,忽又被人拉向一边。

  “枫!”

  “安然!!!”

  难怪觉得少了什么,那个刺客——狸呦,一开始就隐了身。

  多亏安然将他拉向一边,才堪堪躲过喉部的一刀。

  近在眼前的狸呦失手却仍在狞笑,枫情还来不及反应,迅雷不及掩耳之时又被安然拉向他背后。

  然后……眼睁睁看着安然替他挡下胸部那一击,然后……狸呦没来得及得意,又被炯烨一斧头砍掉半边身子……

  瞪大眼,已经不知道该做些想些什么,只能呆呆看着安然捂着满是鲜血的胸口倒地,犹桦急忙奔来为安然治疗,然后……头上半空一阵耀眼的白光,失踪多时的索古拉出现了……

  随即,陷入一片黑暗。

  嗯……什么感觉……像被凉丝丝的液体包裹,又像和它们是一体的。

  似乎有人温柔的触碰自己的额头。

  呃……自己怎么了?

  “醒了。”

  睁眼即见兽型索古拉似松了一口气的神情,眨眨眼,枫情想起身,却被按住。

  “身体刚好,多休息会。”索古拉含笑,似乎很开心,端过一碗清绿色的液体,凑过来,“来,小口喝完,对身体有益。”

  结果碗,缓缓喝着,清凉凉有点苦,“我怎么了?”

  “你吓坏了,晕了过去。”

  呃……给吓晕的???

  “我睡了多久?”

  “一整天。”

  ……丢脸。

  对了!

  “安然怎么样了?他在哪?”枫情忽然想起来安然。

  “没事,他在另一房间昏睡,我已经替他治疗过了,独角圣兽的治疗魔法你放心。”

  哦……”枫情起身,背靠床头,盯着索古拉。

  索古拉回来了啊,他这些日子去做什么了……

  还会再莫名地不见么?

  “埃里克特走了……”枫情头埋在被子里,幽幽地说着。

  “嗯。”他知道了,这是个好机会。

  “你会突然离开我吗?”

  “只要你不赶我走。”

  “不会的,不会的。”枫情紧紧抱着索古拉的脖子,“不会的,我从没敢你走,都是你莫名其妙就不见了。”眼眶微微发红。

  “抱歉。”索古拉毛毛的下颚轻轻摩擦枫情脸颊,微叹道歉。

  以后的事,谁知道,枫,你确定不会赶我走么。

  傍晚,枫情迷迷糊糊睡醒,抱着索古拉的脖子,顶着红肿的眼眶呆呆的盯着天花板,索古拉看不过去,替他治疗眼睛,陪他发呆。

  原本肿痛的眼睛凉丝丝的,枫情舒服的闭上眼。

  讨厌,埃里克特才走没两天就想成这样,以后可怎么办。

  整理整理心情,枫情抬头微笑:“我没事了,索古拉,谢谢你。”

  还好还有索古拉陪伴,不然不知道自己会成什么情况。

  唉,习惯有人陪伴着了,明明21世纪自己是习惯孤单的。

  枫情起身,现在才想起,这里有点熟悉,是埃里克特的房间,翻出几件衣服套上,却发现索古拉挡在门前,“有事吗?我要去看看他们怎么样。”

  “一个月没吃东西,你走的动??”索古拉微怒,这个家伙,怎么这么不关心自己的身体??

  “呃……”经索古拉一说,感觉还真饿了,四肢发软,肚子还咕咕抗议起来。

  “到我背上来。”索古拉无奈。

  枫情小心的骑到索古拉背上,索古拉银白的毛发,软滑得像最上等的丝绸,跑动时枫情感觉不到一点颠簸,额上独角在阳光下闪着微亮却不刺眼的光芒。枫情忽然感到,因埃里克特离开而阴郁的心情似乎一扫而空,像终于呼吸到清新的空气。

  “就这里!”安然的房间,枫情跳下来,不顾脚软打了个趔趄,急急跑进去。

  “犹桦?炯烨?”他们怎么也在这里?炯烨浑身缠着纱布坐在一边,犹桦在床边,“安然怎么了?”凑过去一看,嗯?没看到伤口。

  “你醒了?太好了!”看到枫情,炯烨开心的起身,“没事了吧?”

  犹桦也舒了口气,“你啊……”

  “我没事了,安然怎么样了?”枫情急切的想知道。

  “目前没什么大碍,就是还没有醒。”犹桦苦笑,“这是你的召唤兽?早放出来不就没事了。”

  枫情低头忏悔,“对不起……”虽说开始是召唤索古拉不应,但还是他的责任。

  “没事。”犹桦安慰,“后来我们想,你被独角兽照顾着应该不会有事,只好专心应对接下来的一场比赛……”娓娓解说。

  原本没了埃里克特和枫情,其它三人应对那个乌石学院还不算太吃力,只是没想到,乌石学院最后居然使用生命献祭,将自己余下的大好生命年华换作战斗中短短几刻的能力暴涨,己方压力骤增,对方二个火系法师居然还是召唤师,各召唤一个风狼,召唤兽,二个法师,一个刺客,集中攻击犹桦与安然留在场内的召唤兽蝎狮,炯烨顶二个斧战士,犹桦在一旁忙的焦头烂额还要预备两只风狼的偷袭。

  “……最后,终于捱到那几个人献祭效力时间过去,召唤兽蝎狮死了,我和炯烨只受了点轻伤。”犹桦唏嘘。

  “现在好了,大家还算没事,算下来,损失最大的算是安然了,召唤兽死了,对召唤师打击很大的,还重伤……”犹桦叹气,沉默一会,又说:“战斗刚结束,我问过乌石学院尚未气绝的对手,为什么这么连生命都不顾,换取那点可笑的所谓荣誉。他们居然说……你们这些贵族怎么懂会懂平民的愤恨,被你们这些贵族欺压的耻辱,付出的明明是我们……”犹桦无限唏嘘,“没说完就死了。”

  室内一阵沉默。

  “啊,现在没事了,炯烨,咱们回自己的房间吧,别吵着病人了。”犹桦看气氛有点沈闷,笑道:“这里就交给枫情了。”

  “那我们走了,枫情多休息啊。”

  那两人走远,枫情走近床边,安然被罩在一个乳白色光球里,枫情叹息,为安然,为乌石学院。趴在床边,昏昏欲睡,忽然有点困……

  “不准睡!去吃饭!”索古拉忽然说话。

  “呜……”枫情撇着嘴揉眼睛,这个时候,哪有吃的呀……

  “扣扣……”忽然传来敲门声,枫情打开门,耶,他没有叫人送饭来呀?怎么这么多端着饭菜滴?

  “愣着干嘛,别挡着。”身后索古拉说道。

  枫情立即闪到一边,这是那两个人吩咐送来的么??

  待侍从走后,枫情狼吞虎咽扒拉完饭菜,迅速坐到床边鸡啄米,没一会进入梦想。

  索古拉无奈,将挤着自己睡着了的枫情包裹入光球,让他不会冷着,并调理着他的身体。

  ……分割分割……

  又是一个隔日,清晨,枫情默默在一边看索古拉为安然医治,忽然门被粗鲁的踢开,炯烨和犹桦冲了进来。

  “快走!那死皇帝来了!”炯烨急地大吼。

  “咦??”枫情满头问号。

  “好像你有个独角兽,传到皇帝耳里,皇帝想据为己有。”犹桦细说,“快走!不然你的召唤兽要不保了,带上安然!!”

  “啊??皇帝要硬抢吗??”枫情瞪大双眼。

  抢他的索古拉?

  “不给,就会硬抢!没时间了,快走!”炯烨急的都吼了出来,将床上的安然抱起塞给枫情,又将枫情推到床边的独角兽背上。

  “啊??那你们呢?”紧抱着安然,枫情焦急问,“大家一起走呀!”

  “别忘了,法尔可是贵族学院,除了召唤系。”犹桦笑道,“我们的家世可是很显赫的哟,而且我们打死说跟你们没什么关系,皇帝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快走吧!好好保护他!”最后一句,是对索古拉喊的。

  枫情呆愣,索古拉此时背上忽然一阵耀眼白色光芒,白光闪过,背上居然长出一对银白翅膀,扑腾几下,冲出房间,冲向天空,没一会,就不见了。

  “哇靠!独角圣兽???!!!”炯烨惊的下巴都掉了。

  “呆子,现在才看出来。”犹桦翻白眼,早在枫情昏迷期间他就知道了,普通的独角兽是不可能治好安然那种致命伤的。

  索古拉……居然有翅膀呐,真漂亮……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