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二十四

住家野狼2016-9-20 22:7:13Ctrl+D 收藏本站

“去吗?”犹桦问。

  枫情沉默,炯烨皱眉。

  “去吧。”良久,炯烨才叹,“怎么说也是同伴。”

  “唉——”枫情抚额,头痛~~~~今天本来准备开始猎捕的,那个安然却在准备出发的时候,一副不屑的模样,竟一个人前往狮鹫巢穴,速度快的惊人,大家都没拦住。哎,再不合群也不能这样吧!这样想着,枫情忍不住看向一边的埃里克特,却对上埃里克特深深注视的眼眸,急忙又转过头……

  灼热的视线,自上次谈话后就从没停过……

  “走吧!”炯烨扛起斧头。

  嗯……现在不是乱想的时候……

  “小心点,狮鹫的警觉很高。”悬崖壁上,犹桦小声叮嘱着。

  众人点头,小心翼翼的攀岩。

  “唔……”枫情不小心,攀住的石头碎裂,差点掉下去,险险被埃里克特扶住。

  “小心,没事吧?”埃里克特担心的问。

  “没……没事。”只是有点被吓住,攀爬在峭壁上,心惊胆战的。

  “嘘……小声!”炯烨回头细声提醒:“小心点,动作不要太大,最好不要发出声音!”

  “到我身上来吧。”埃里克特看出枫情的不适。

  “啊?这……”

  “没事,来。”不由分说,埃里克特单手将枫情‘提’到自己背上,让他双手能搂住自己脖子。

  紧紧攀在埃里克特背上,枫情无比沮丧,难以适应……崖壁好高,讨厌,讨厌爬山,讨厌这么高,枫情怕高,身在高处的压力,会让他忍不住颤抖,难以动弹。

  “别紧张,没事。”感受到枫情的颤抖,埃里克特腾出一只手,轻轻拍拍枫情的背,轻声安慰。

  而枫情一直埋着头。

  到了这个而世界,做什么事都是依靠别人。靠埃里克特走出奇怪的森林,靠埃里克特上学,靠索古拉完成一次次召唤课作业……甚至一些生活琐事,都不用自己操心。

  唉,什么事都没做成,难怪埃里这么不放心自己一个人。

  “现在,分工寻找。”犹桦忽然停下,回头对大家说道:“我去上面那一块,炯烨左方,埃里克特右方,枫情下面那块,没找到就回营地,要小心!”

  “枫和我一起。”埃里克特沈声说。

  “我一个人,我能行。”枫情立即反对,小心翼翼从埃里克特背上爬下,直视埃里克特,坚定的说:“让我一个人做点事!”

  依赖不是好习惯,要改正!!

  “你……”见枫情坚定的神情,埃里克特沉默。

  “一起不一起都没事,重要是速度和小心。”犹桦低声说,并开始行动,“好了,我去了,你们要小心。”

  “加油!”枫情为自己打气,并缓缓向下面的狮鹫巢穴爬去。

  被人保护是好的,枫情也喜欢米虫生活,但他不想让爱人时时刻刻担忧着。

  探头探脑,确定旁边没有危险后,枫情吃力的爬进巢穴,苦笑的看着自己那已经磨出血水血泡的双手,安慰似的咧嘴龇牙了一番,小心翼翼往巢穴内行进。

  巢穴内很干净,四处堆了些细小树枝和干草。枫情忍不住内心反省,狮鹫不是猪,一开始将狮鹫巢穴想象成到处都是便便,真的是……侮辱了。

  巢穴就是个很大很深山洞,枫情贴着洞壁往里行进,好紧张。

  前进了不久,似乎听到生物睡眠的细微鼾声,一点点大的声音。看来里面有怪,得更加小心仔细。

  “呱——”一声震耳的怪异鸭子般叫声,枫情被吓了一跳,随即看见一个火红的身影飞一般闪过。

  “安然!”枫情急忙大声喊道跑着想追过去,却立即后悔了。

  他不应该冲动的,他应该乖乖的像块石头一样贴在洞壁上,不应该喊那厮的名字的,更不应该挡住身后怒气冲冲的大神的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安然你把我害惨了!!!!!!!

  已经离巢穴很远的安然,忽然疑惑的回头望了望,刚才……似乎有人叫他的名字?

  幻觉吧。

  甩了甩手中被敲昏的狮鹫幼崽,安然得意地,就这么简单的事,那几人还要分工合作麻烦的要死。

  他安然才懒得跟他们瞎凑合。

  ……分割分割……

  苦命的枫情被刚失了孩子火气当头的狮鹫叼住后衣领给甩进了巢穴里面,狠狠的撞到了洞壁,摔的头昏眼花。

  吃痛的坐起,靠着岩壁,苦笑看着前面怒瞪自己的庞然大物,希望它不会一时怒火冲天,就这么把自己吞了。

  狮鹫忽然仰头尖叫,“呱呱。”刺耳的鸭子叫声,让枫情忍不住直搓手臂上冒出的鸡皮疙瘩。

  巢穴内忽然又飞进一只狮鹫,枫情不由内心哀嚎,这下,钻空逃跑的希望算是没了。

  众人搜寻了一遍,没看见安然,便折回了,回到营地安然居然好好地呆在那里。

  “在磨蹭些什么,等你们好久了!”安然瞪眼,他抓了狮鹫幼崽,到这里等了好久了。

  “你一个人抓到了?真厉害。”炯烨啧啧赞叹,独闯狮鹫老巢还全身而退,他绝对不行。

  “哼,走了。”安然轻蔑道,转身,行路。

  “枫呢?”埃里克特忽然问。

  “他?”安然疑惑:“我怎么知道,他不是都跟你在一起吗?”肩膀被抓的真痛。

  “他去找你了。”埃里克特不由加了抓着安然肩膀的手劲。

  “我没看到啊。”安然疼的咧嘴。

  “该死的!”丢下一干人,埃里克特急忙赶往狮鹫巢穴。

  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大家去找你了。”犹桦略带责备的看着安然,“大家分头找了,我和埃里克特,炯烨都没找到,回来看到你在这里,以为是枫情已经找到你了。”

  “枫情啊,那家伙看起来很弱啊,就这么失踪了,去找找吧。”炯烨皱起浓眉。

  “先去找枫情吧。”

  枫情啊……

  安然看着离去的两人若有所思。

  刚才被当成幻觉的呼喊,难道是他吗。

  啊啊——要真的是他可就完蛋了!!!

  ……分割分割……

  索古拉,在吗?

  两只狮鹫看守,光靠自己是逃不掉的。枫情偷偷内心召唤索古拉。

  没有回应。

  索古拉?不在吗?

  一直没有回应……

  这下真的完了……祈祷埃里克特快点找到这里么。

  ……自己真没用,没了他两,就活不下去。

  枫情闷闷的和两只狮鹫对视着。狮身鹰首鹰翅的狮鹫满含怒火的等着枫情,那样子,好像恨不得立即扑上来吃掉他。

  郁闷真郁闷……

  出神之际,外面忽然出来传来阵阵狮子的吼声。

  埃里克特来救他了吗?枫情惊喜的抬头看向洞外,两只狮鹫警觉的起身。

  一道红色的身影飞速窜进,从两只狮鹫中间的缝隙跃过,抓起地上的枫情,又迅速奔向洞外。

  “安然??!!”居然是安然救了他?

  “哎哟!”枫情痛呼,这个安然,像扛布袋一样扛着他,顶地他的胃好痛!

  被放到地上,枫情站起身,揉着肚子,走到像在眺望远方的安然身边,问:“不用去帮它吗?”没记错的话,那狮吼,应该是那蝎狮的,那晚安然身上的蝎狮,它还在和狮鹫战斗吧。

  安然斜了他一眼,“它没那么弱连两只狮鹫都搞不定。倒是你,本来就弱地跟块棉花糖似的,还逞强去狮鹫巢,找死啊你。”

  “我还不是担心你……”枫情紧咬上唇,“好心没好报!”

  “你是好心做坏事。”安然翻白眼,“害得我差点被埃里克特训了一顿。”

  “唔……”枫情垂下头,有点丧气,唉,他什么都做不好。

  “好了好了,别沮丧了,你有那份保护我的心意我也很开心,既然小情情这么好心肠,那召唤你的召唤兽出来给我瞧瞧吧!”

  “不要,我刚试着召唤,它还是不理我。”

  “呜……”

  两人在原地等了半响,埃里克特他们由于找了一遍狮鹫巢穴没找到而折返,惊喜的看到安然无恙的枫情,那两个还好,而埃里克特难以控制的一把抱住枫情。

  “我没事。”枫情轻轻拍着埃里克特的背,窝在埃里克特怀里,“抱歉,让你担心了。”

  “好啦好啦!”看那两人抱了半天,炯烨终于忍不住了,打趣他两:“还要抱多久呀,体谅体谅咱们这几个光棍吧。”

  “呃……我们……”枫情脸爆红。

  “不用管他们,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受到惊吓?”埃里克特担忧的问着。

  “我没事……”

  “哪里不舒服马上告诉我,别憋着。”

  “嗯。”

  “酸死我了。”炯烨搓着双臂做着怪模样。

  枫情脸红到脖子根,拉拉埃里克特的衣袖,“我真的没事,去交任务吧。”

  “好。”埃里克特放开枫情,暗地瞪了眼碍事的炯烨。

  接收到埃里克特眼刀攻击的炯烨忍不住瑟缩,真可怕,果然坏人好事是不对的……以后有这情况还是装作没看见吧……

  佣兵任务圆满完成,虽然中间出了点小波折,还好只是虚惊,一行人出了迷雾森林,在最近的一个城市交了任务,终于摆脱用脚跋涉,坐上华丽的马车,风风火火,算是正式出发了。

  ……分割分割……

  “枫。”

  “嗯?”

  “危险的时候,为什么不召唤索古拉?”

  “召唤过了……可是不在。”

  “不在???”

  “嗯……我在心里,叫它没应……”

  “……”那该死的独角兽!

  ……分割分割……

  锌域国帝都,锌域国最繁华的城市,琳琅满目的商品,高级魔法师,战士,这里最全。

  “呼!终于感到了!”炯烨兴奋大喊。

  其它人一样的心情,一个月赶路,一个月的跋山涉水,终于结束了。

  “既然都到了,就再忙一会,去皇宫报个道,就可以好好休息一番了,怎么样?”犹桦提议。

  “好!”炯烨。

  “没意见。”枫情。

  去皇宫报道,其实不麻烦,学院评比大赛将近,一直是第一学院的法尔学院学生,自是相当受人尊敬,佩戴上校徽,别人就知道你的身份,一路畅通无阻,到接待大臣那去报了个道,分配了各自的房间,就都分散去休息了。

  一切都很顺利,唯一让枫情郁闷的是,在大赛结束颁发名次之前,所有学员都必须呆在皇宫内,好失望,还想出去逛逛这繁华的城市的说。

  皇宫里是很无聊的,虽然皇宫很大,大到能让人迷路,但还是很无聊,因为很多地方都不能去,有很多限制,让人缚手缚脚的。

  在等待比赛开始期间,枫情经常在皇宫内晃悠,前几次都没事,有一次被一个长胡子满脸严肃的老爷爷呵斥皇宫重地到处乱走成何体统之后,就一直闷在皇宫内自己住的地方,摆弄药草修习魔法。

  “埃里克特,明天就开始比赛了吗?”自己的房间内,枫情忽然问在一边无声看着自己摆弄药草的埃里克特。

  “嗯,明日正午。”

  “我会脱大家后腿吗……”

  “不要这么说!你不会的,你还有索古拉。”

  “是啊……”枫情微叹,“我还有索古拉……”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次日清晨。

  “学院评比大赛将在正午举行,请埃里克特学员与枫情学员尽早做好准备,正午前赶往大赛会场。”

  “是。”

  送走传令信差,枫情振奋精神,检查自身状况,期待比赛的到来。

  “走咯!埃里克特!”枫情跑到外面,见埃里克特还没出来,便朝屋内大喊。

  “来了来了。”埃里克特走出来,跟上枫情的步伐。

  赛场。

  人声鼎沸。

  枫情打量着周围,这赛场就像21世纪电视上看到的罗马角斗场,宽阔的圆形比武场,外围是一层高过一层的观众席,最高处都是些华丽的小间房屋,那应该是像vip一样吧,可以方便且舒服的看到比武场之类,估计是一些重要人物呆的吧。枫情自选手通道出来就在比武场边缘,左右看了看,犹桦一干人正在一边最靠近比武场的观众席上。炯烨发现了刚来的枫情和埃里克特,朝他两招手。

  “怎么才来?好戏要开罗了。”炯烨说着,皱着两条浓眉。

  “啊?怎么了?”枫情微愣,离正午还有段时间啊,不过,赛场现在倒是人满为患,而且,似乎气氛有点奇怪。

  “看那边。”炯烨指着右边不远处一伙穿着怪异的人群,道:“看到没有?那几个家伙是乌利尤利魔法学院的,乌利尤利跟咱们学院是宿敌,没有咱们学院的话,乌利尤利早就是第一学院了。还有那边的几个。”又指指乌利尤利学院学员旁边一伙人,“那是乌利尤利战士分校的,一群魔法学员的狗腿。”

  “哟!法尔的小家伙指着咱们在窃窃私语呢?!”乌利尤利学员那一群人似乎发现这边的谈论,其中一个的大笑道:“是不是在想怎么溜走?一会打斗起来可是会缺胳膊断腿的哦!还是早早回家喝奶去吧!哈哈!”

  话落,那群人嚣张的大笑起来。

  “乌利尤利魔法学院是贵族学院,只要有钱,再垃圾也能砸进去。”炯烨没有理会那群人,继续为枫情解说,“而其它分校是平民学院,只要有能力,免费进学都可以,不过在那里老是要受魔法学院的欺压,还不能反抗,不然就要被退学,所以乌利尤利分校的,都在巴结那些贵族学生。你看那些穿的像个吸血鬼的就是贵族学员,其它都是分校的。你看中间那个叫狸呦,听说是个新生,刚到学院就成了小霸王。”

  “我看法尔是没人了,居然派个女人来,老大,那女的还挺漂亮的,要不要我抓来献给您?”那个狸呦旁边,一个平民学员掐媚道,手还不知死活的指着安然。

  枫情,炯烨,犹桦,三人心中同时“咯!”一下,默默为那人祈祷。

  一条细小的火红色鞭子,迅速越过障碍,抽到那学员指着安然的那只手上,火光迅速自手臂蔓延到全身,不一会,那学员已经全身冒火。

  浑身燃着火,却还要一段时间才死,凄厉的惨叫,扑向人群似乎想寻求帮助,旁人却皱着眉闪开,那群一个学院的,视若无睹。

  枫情看不过去,施展魔法凝聚了点水自那人身上淋下,火焰顿时熄灭,人像是失去力气般倒下,一股焦味弥漫。

  “啪啪啪啪。”一阵掌声,狸呦鼓着掌,笑道:“好身手。”朝旁边的人使个眼色,旁边一个战士举起大剑,刺向那一个烧的焦黑的人。

  “你!”枫情瞪大眼睛,这人这么这样?

  “啧啧,你怎么这样?”狸呦朝旁边那人怒道,“人家好心好意救了咱们的同伴,你咋这么没良心?!”

  话语没有丝毫嗔怒,倒有股糊弄人的味道。

  “正午将近,请各位参赛学员回归各自的席位,全场保持苏静!恭迎皇帝陛下!”最高处那层,大臣高声道,顿时满堂寂静。

  “好戏要开始罗。”狸呦朝枫情笑道:“这么好心肠的小朋友,还是回家去安全点喔,免得到时候被吓的哭鼻子哦。”

  明明是笑着,却给人阴险的感觉。

  “哼!”枫情气鼓鼓回到自己的席位。

  这个人真让人恶心!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