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二十三

住家野狼2016-9-20 22:6:47Ctrl+D 收藏本站

“嗯……小情情你来啦……坐嘛,我马上就好……啊哈……”安然的声音飘来,夹杂着丝毫没有掩饰的呻吟。

  他坐的下才有鬼咧!枫情吓地拔足狂奔,跑着跑着,猛然撞上一堵肉墙,撞地自己七晕八素,蹬蹬蹬连退好几步。

  唔,他可怜的鼻子……

  “你还好吧?”

  听到带着歉意的话,枫情抬头,紧接着就看呆了。

  美人!大美人!比安然还漂亮好几倍的大大美人!!!银白色的头发长长拖到脚跟,眼睫毛长长卷卷,眼睛细细长长,瞳孔是稀罕的金色,让枫情忍不住联想到索古拉那漂亮璀璨的金色眼眸,美人瓜子脸小小的,挺挺的鼻子小小的,红红的菱唇小小一颗,整张脸看起来好小家碧玉。

  美人身穿白色袖口领口衣摆镶金边的法师袍,身形修长偏瘦,高枫情大半个头。

  枫情这回学乖了,着重注意美人喉部。

  有喉结,是个男的!!

  “你没事吧?撞伤哪里了吗?”见枫情不回答却傻不愣登盯着自己看,美人不禁又问了一遍,担忧的眼神还夹着丝丝悲伤。

  “呃!没、没什么。”枫情终于回过神,傻笑回答。

  美人的声音和索古拉的声音一样好听,害他刚有那么一瞬以为索古拉出现了。

  “我脸上有什么吗?”美人摸摸自己的脸问,“你刚刚一直盯着我看。”

  呃!!!

  枫情大窘,装模作样咳嗽几声掩饰不好意思,“咳咳……那个……因为你很漂亮,我忍不住就多看了几眼……”

  “真的吗?”美人显然因这话而有点开心,“我很漂亮吗?”

  “嗯嗯!”枫情点头,“非常漂亮!”

  “你很喜欢?”

  “喜欢,喜欢。”不停点头,美人谁不喜欢?

  美人大张着眼,看着枫情,一会又眨眨眼,敛下眉,眼睛又回复细长,眼里挂上淡淡的愁。

  美人思愁,我见犹怜。

  “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吗?”枫情不禁问。

  “我……”美人垂下头,“我爱上了一个人,可是他不知道我的心意。”

  “不知道就告诉他呀。”

  “可是他已经有伴侣了。”

  呃!!

  “我该怎么办?”美人抬头向枫情求助。

  这个这个……唆使人破坏人家家庭是不对的,教导人做第三者是不对的,不给个主意让美人垂泪也是不对的……

  怎么办呢……

  “枫!”

  身后一声呼唤,枫情回头,正见埃里克特向这边奔来。

  埃里克特脸色很不好,跑过来拉起枫情的手便往回走,“回去了!”

  “啊?等等……”他还在和美人说话,就这么走很不礼貌哎。

  埃里克特不回头不吭声,就这么拉地枫情踉踉跄跄。

  “不准走。”美人追上来,抓住枫情另一只空着的手,“你还没告诉我,我该怎么办。”说地一脸坚定,好像得不到答案誓不罢手。

  “放手!”埃里克特回过头,满脸怒火。

  “不放!”美人拽地死紧。

  这,怎么会变成这种情况……枫情挺身想劝说一下作和和事老,被埃里克特眼一瞪便焉了。

  咳咳,埃里越来越有家庭悍妇的气质了……

  埃里克特冷哼一声,袖子一甩带出一片冰箭,美人狼狈地抵挡闪躲,死活不撒手。枫情可给吓着了,大叫。

  “埃里你怎么能打人啊!你、你放手,伤着了可怎么办!”

  “不放!你还没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这、这美人怎么这么倔呢!

  “你自己看着办啊!如果那个人过的不幸福,你就告诉他你的心意,把他抢过来,给他幸福,如果他很幸福,那你……你、你还是祝福他们吧……”

  美人眼神闪了闪,手微微松,埃里趁机会一把将枫情整个拉到怀里,抱紧,一闪即逝。

  如果那个人过的不幸福,你就告诉他你的心意,把他抢过来,给他幸福,如果他很幸福,那你……你、你还是祝福他们吧……

  美人站在原地,静静看着枫情消失的地方。

  枫,你幸福吗?

  美人眼神一暗,抬起一只手,那只手上赫然覆满白冰,手僵硬地动动,咯拉咯拉直响。

  真是……

  即使你很幸福,我也做不到窝在角落默默地祝福呢。

  ……分割分割……

  “埃里,你怎么了?”

  …………

  “你、你干嘛!!”

  …………

  “我又没做什么坏事!你做什么……啊——”

  “啪啪啪!”

  “哇哇哇——”大哭,“你居然打我……呜呜……你凭什么打我——”

  臭埃里,平白无故抽风,把他拖到帐篷按到床上扒他裤子打他屁股,呜呜……大坏蛋,才交往没多久就使用家庭暴力,想他在21世纪都没有这么被人打过!

  “你……”看枫情哭成那样,埃里克特有点心软,手也停了,“凭什么打你?才一会儿没看住,回头一找就见你跟他靠地那么近,我……”

  “什么靠的那么近,我不过走路不小心撞到他,然后聊了几句嘛!这样你就打我!呜呜,这样你就打我!”嚎哭。

  “你都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就随便跟他聊,万一他是坏人怎么办?”

  “你才是坏人!呜呜……你打我……”

  枫情哭地稀里哗啦,埃里克特双眉紧锁,良久长叹一口气,安抚委屈的小情人,“好了,别哭了,是我不对,不该这么冲动。脸都哭花了,别哭了,啊?”

  “你想打就打,打完说这么一句就行了?没门!!!”

  “我没有打的很重啊。”他有小心控制力道,小爱人的屁股只是略略有点红,看起来没有伤到。

  “打的轻也是打!我这么一个大男子汉就这么被你打屁股,面子都被你打掉了,你怎赔,怎么赔?!!”枫情眼红红瞪着埃里克特,像只发威的兔子。

  “那……让你打回来?”

  “我要打你屁股!”

  “好、好……”

  “你自己脱裤子!”

  “……好。”

  埃里克特乖乖撩起衣摆,将裤子拉下一截,趴到床上。

  “……”枫情不动手盯着埃里克特,忽然又嚎啕大哭,“哇——你不要脸,我叫你脱你就脱,你还是不是男人,一点羞耻心都没有!你光着屁股想做什么,你的屁股肯定又硬又硌,我才不稀罕!哇哇——”

  埃里克特满头黑线。你说男人使起性子来怎么能比女人还要没头没脑不可理喻呢?

  无奈,用老法子,以吻封嘴。

  绵长的深吻结束,这个方子果然好用,枫情不再嚎哭,只是粗重地喘息,中间偶尔小小抽噎一下。

  “对不起。”埃里克特叹气道歉。

  枫情扁扁嘴,趴到埃里克特背上,吸吸鼻子。

  “你今天怪怪的,怎么了?”他才跟陌生人讲几句话就发这么大火,不对劲,以前都没有过。

  “你今天也怪怪的啊。”埃里克特翻身,搂住小爱人,“嚎成那样,可吓死我了。”

  “还不都怪你!”枫情脸红,埋怨说:“上会莫名其妙说什么离开的话,说半截也不说完,害我一直心慌慌的。”

  “是我的错。”埃里克特歉意地吻吻爱人脸颊,“我太害怕,怕你被人抢走,那样我可怎么办。”

  “是我让你这么不安吗?我没谈过恋爱,和你是第一次,我要是坐了什么会伤害到我们之间的感情,你就马上告诉我,我会反省的。”

  难得的一个这么好的爱人,他不想失去。

  “呵呵。”埃里克特欣慰地笑了,“你真好。”

  “你才好……”枫情害羞地说地小小声。

  咳咳,真不习惯你侬我侬啊,虽然感觉很好……

  两小口破天荒的一次不快就这么消融了。

  两人相互搂着温存了一会,埃里克特又开口了。

  “枫,过些日子我得回去一趟。”

  “回去?”

  “嗯,回亡灵界,办点事。”

  “什么时候走?要去多久?”才交往多久啊,就要分离了么?

  “过几天就走,要去多久……一个月吧,不太确定。”

  “坏蛋!”枫情恨恨掐了掐埃里克特腰部的肉一把,“你敢抛弃我!”

  “不……”

  “那你带我一起去啊!我不参加什么评比,不上学,陪你去亡灵界!”

  “不行。”埃里克特叹气,“亡灵界都是死物,瘴气弥漫,在那里我没办法保证你的安全。”

  “唔……”枫情撅嘴,“你要做什么啊,一定得回去?”

  “很重要的事。”埃里克特紧紧抱住枫情,头埋在他左肩,“枫,我好想将你绑在腰带上,时时刻刻带着。”声音很沈,显得很难过,“我要是不在你身边,你被人欺负了可怎么办。”

  “我有索古拉,别人欺负不到我。”枫情说话瓮声瓮气。

  “我讨厌他,他对你图谋不轨。”

  “说什么呢,我要钱没钱要权没权,有什么能图的。”翻白眼。

  “你忘记‘驭兽’了吗?还有刚刚你碰到的那个白衣男子,就是你的召唤兽,平白无故化成人形跑到你跟前,谁知道打的什么主意。”

  “啊?”那个美人是索古拉?“怎么可能!索古拉只是只独角兽!”

  “他不是独角兽,他是高级的独角圣兽,独角兽一族族长之子,下届王君!下回你召唤他出来问问就知道了,独角兽一族自命高贵,不屑于说谎。”

  “这……”这个……实在很惊人……

  对了,当初,索古拉那么厉害的魔兽会主动与自己这个小菜鸟签订召唤契约,都是在一个‘驭兽’的前提下。

  有点莫名失落……

  “枫。”埃里克特抱着爱人的力道又加重,“我不在的日子,你要天天想我,心收着,不要被别人给勾引去了,小心一点,别被别人给欺负了,心别太软,别到处惹事,打不过就跑……”

  “知道了。”枫情扭扭身子,鼓着脸颊,“我要早点回来,不然我就不想你了!”

  “我爱你。”埃里克特绵绵说着情话,帐篷忽然闯进一个人,那人还大声嚷嚷着。

  “小情情,刚刚叫你你怎么不等我啊!”

  原本柔情蜜意的气氛就这么被破坏殆尽。

  “咦,你们……”安然这才发现床上的情形,眼睛滴溜溜地转。

  “出去!”枫情黑着张脸。

  “啊……我说小情情怎么不等我呢,原来赶着回来办事啊!”安然扔不识相地罗嗦,“我原还当是小情情气我这些天不找你玩呢。我不喜欢和外人多接触,有生人在我都是很冷淡的,小情情千万不要在意哦~~~”

  “安然……”埃里克特眉头直跳,语气透出丝丝危险。

  “嘿嘿,那我走了,你们继续!”吹口口哨,闪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