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十八

住家野狼2016-9-20 22:4:39Ctrl+D 收藏本站

枫情瞪他,将左手覆到埃里克特左胸,“还说不是玩笑,你这里明明有心跳有温度……”表情渐渐变成惊愕,手下感觉到的有力心跳忽然没了,暖暖的体温也在急剧下降。

  埃里克特松开手,右手在左手手腕上狠狠划开一道口子。

  “你干嘛!”枫情惊叫夺过他的左手阻止他自残,看着手腕,惊得张大口,伤口没有血流出,口子里是暗紫色透着淡淡荧光的不明物,伤口愈合得很快,没一会便连疤痕都消失了。

  “心跳、体温都是可以仿冒的。”埃里克特说着,站起身。

  枫情又一次瞪大眼睛,眼前的埃里克特忽然变成一团暗紫色的雾气,身上穿的衣服都软趴趴掉下来,紫雾升上半空,迅速凝聚成形。

  一只恐龙???

  不,不对!

  是一只长着骨翅,浑身闪着淡淡紫色磷光,由一块块白骨组成的骨龙,骨龙巨大,崖底内的洞穴几乎藏不住它,骨龙身子周围围绕着的磷光有些地方密集得将白骨都覆成了紫色,有些地方稀疏,隐约觉得白骨白里透出星星点点紫色,像wow里的霜冻巨龙。

  漂亮极了。

  骨龙抖抖翅膀,浑身骨头也不停在轻微抖动,像人们在舒缓活动筋骨。

  这!这这这这这这!!!这是埃里克特???!!!

  “这是我的本来面目,我是亡灵,一只幽灵龙。”枫情耳边响起他十分熟悉的属于埃里克特的沈稳嗓音,不可置信地揉揉眼睛,再揉揉,埃里克特没有出现,眼前还是那只骨龙!

  00!!!这种情况,他是不是尖叫一声立马晕倒比较合适??

  “害怕吗?厌恶吗?”沈稳的声音又响起。

  害怕?厌恶?那倒没有,只是觉得一时无法接受,他一直当埃里克特是个和自己一样的人啊!

  “枫。”声音说的很坚定,“不管你多害怕,多厌恶这样的我,我也管不了那么了,枫,总之,我是要定你了!”空空的眼窝对着枫情。

  要定你了!

  这四个字像一个大榔锤,猛然敲击在枫情心头上,害他心怦怦像要跳出心窝。

  这感觉,像受了惊,又像掺了蜜。

  “让我……摸摸你。”枫情颤颤伸出手,骨龙体贴地下降,让枫情坐着能碰触到自己下巴。

  有点糙,感觉很像他只摸过一次的索古拉的角,触感非常棒,覆盖在骨头表面的紫色不只是什么物质,碰着没有感觉,像水一样滑溜,抓不住,又摸摸露在外面的牙齿,硬邦邦,又长又尖又大,随随便便一颗小牙都有他两个拳头大。

  正攀在骨龙下巴上感慨之间,忽然眼前一花,撑着的支点忽然消失,身子像前倾倒,来不及惊叫便被人自后面搂住。

  呼,吓了一跳!

  “枫,我爱你。”

  还来不及拍拍胸脯大呼好险便被一记超级炸弹炸地晕头转向。

  “枫,你的答复呢?”埃里克特唇在枫情耳边轻摩。

  “埃里……埃里克特……”他、他的心脏快从喉咙跳出来了——

  “当我是爱人的话就叫我埃里,否则就继续叫我埃里克特。”

  “埃里,唔——”呜呜,耳朵被咬了。

  “从我告白到现在已经很久了,你也该想好了,你是怎么想的?快说啊,你的答复如何?”

  “我、啊……”别啃我耳朵啊,会害我腿软的。

  “快说我等不及了!”

  “我爱你唔!”呜呜,被吻了……

  强势的大舌要邀请小舌一起跳舞,小舌害羞不依,大舌硬欺上来,小舌左躲右闪,无奈可供躲闪的空间太小,最终被大舌制住,可怜兮兮与其共舞。

  “嗯唔……”救命,放手啊,高度缺氧!

  大舌与小舌尽情共舞了一番,又将小舌的窝上上下下探索了个遍,才依依不舍离开。

  埃里克特小心翼翼将大口喘气四肢发软的枫情放到大石头上,身子前覆,吻吻枫情脸颊。

  “你、你怎么没穿衣服?!”枫情脸红,刚刚埃里克特在他身后他还没看到,这回发现埃里克特居然一身光溜溜的!

  埃里克特嬉皮笑脸压上来,舔舔枫情耳窝,“枫,给我吧!”

  给我吧,给我吧给我吧给我吧……

  三个字像魔咒一般在枫情脑海绕来绕去,顶着埃里克特满含期待的炯炯目光,艰难地咽口水。

  “枫……”用上哀求撒娇的口气。

  “你……”牙一咬,心一狠,“想要你就来拿啊!”

  埃里克特喜出望外,枫情却直想咬断自己自作主张的舌头。

  “一时口快!一时口快!哇哇——”

  埃里克特才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只是一时口快,封住枫情惊叫的嘴,动手脱衣服,不一会枫情便跟自己一样光洁溜溜,躺在脱下的衣物上,冰天雪地也没觉得冷,因为埃里克特早已施展魔法燃气一条火龙静静围绕在两人周围。

  “枫,我好开心!”结束深吻,埃里克特说得很激动,低下头又想来个法式深吻,却被枫情阻止。

  “等、等一下!”巨喘,“你、你不是亡灵吗?!”

  “是,怎么了?”现在若说不让做,他是绝对不会停止的!

  “你是亡灵,没有心跳、体温,肉体是伪造出来的。”呼呼,大喘,“那、那你怎么跟我做?”

  这可是很严重的问题,伪造出的肉体下边那根东西有那个能力么?有那个能力的话……那它射出来的东西会不会不是正常的……

  还是可能不会射什么东西出来?

  埃里克特先是一愣,接着满头黑线,捏捏他鼻尖,“听你的意思是,怀疑我没有那个能力?”

  “呃……”枫情眼珠子滴溜溜转,却不敢直视埃里克特。

  是有一丁点怀疑……

  “小呆瓜!”埃里克特含恨咬咬枫情耳垂,“看来的让你看看我的厉害!”手盖上两个小红点,气势汹汹又戳又捏,惹得枫情敏感地哼哼。

  “轻b〉b轻点……”他只是小小怀疑一下而已,没必要在他身体上报复吧……

  “我要让你哭出来!”宣誓。

  “啊?不要吧!”这好歹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次啊!枫情像毛毛虫一样缩起来,可怜兮兮地哀求,“我错了,你不要这样啦……”

  埃里克特挑挑眉,邪笑,“一脸可怜的枫,让我更想施虐。”

  平时再温柔再贤淑的男人,到了这种时候都会变邪恶。

  枫情欲哭无泪。

  “乖,不怕。”埃里克特轻哄。

  怕?笑话,他会怕这个?想他在21世纪怎么说也是阅兽无数,他怎么可能怕这个?

  他只是有点小紧张,21世纪他还没来得及认真谈一场恋爱便堕入了人兽魔道,连宝贵的童子身也赔了进去,从此怎么也回复不了正常,这会儿算起来,他还是第一次和爱人做这个呢!

  “我只是有点紧张,一点点紧张!”这点要申明!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