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十七

住家野狼2016-9-20 22:4:13Ctrl+D 收藏本站

最终三人决定去捕鱼,反正现在还早,天气也不错,估计再过一会也不会有大风大雪,商议好找个雪湖破冰捕鱼,慢慢破冰,全当游乐。

  枫情玩的最凶,开始是召唤出索古拉,想骑在索古拉身上在冰面上奔跑,自己一边施放冰冻术冻结蹄子踩出来的缺口,反正索古拉速度快,一脚踏下去踩水里也能迅速跳出来,他还从没骑过索古拉呢!

  不过这个计谋在索古拉刚出现便被识破,被索古拉敌视了,然后任他怎么召唤索古拉也不搭理。

  无奈,他只有用自己的脚踏,冰太厚了,踏不碎,牛脾气上来,在冰上上蹿下跳,滑倒,给埃里克特接住,得kiss一枚,旁边安然看不过,放火烧两人脚下,冰没烧融却更厚了,埃里克特搞得鬼,枫情倒乐了,和安然玩起你送我火我还你冰得游戏,也不怕脚下得冰化了,反正有埃里克特护驾。

  待两人玩累了,各自瘫在地上气喘吁吁,忽然闻到一阵烤肉香,一瞧,原来埃里克特在两人玩乐时已经捉了几条鱼并燃起篝火,这会鱼已经被开膛破肚正在架上翻烤呢,香味四溢,安小猪眼红,向枫情所要埃里克特伴侣权,未遂,附得白眼数枚。

  饭饱,埃里克特问枫情要不要四处走走逛逛,枫情欣然点头,安大灯泡亦想去凑热闹。

  “你还是回去吧,守着住的地方,别让人给占去了。”埃里克特轻笑说着,眼里的阵阵寒光止住了安大灯泡欲死缠烂打的念头。

  “去哪里玩?”枫情一脸期待,难得安然这大灯泡不在,可得好好玩玩。

  “跟着我。”像面对高贵的公主般执起枫情左手,印上一吻,枫情一愣,脸瞬间爆红,晕乎乎任由埃里克特拉着。

  雪狐背靠一座小山包,小山包后是大山,埃里克特横抱起枫情施展漂浮术,朝大山飞去,速度很快,飞过大山,山后是悬崖峭壁,埃里克特不疾不徐往下飘,枫情埋首在埃里克特怀里,耳边有序的心跳与温柔的体温让他有点昏昏欲睡。

  “枫,到了。”埃里克特放下枫情,枫情小小打了个哆嗦,离开暖暖的胸膛害他有点小失落。

  崖底不像枫情原以为那样幽黑,反而是一片清亮,崖底是一个很大的洞穴,洞顶吊着一根根大大小小的冰凌,一个冰湖占据了大片地,冰天雪地,很漂亮,但自上了冰雪之崖后见到的都是冰天雪地的景色,已经有点审雪疲劳了,枫情并没有多惊喜。

  “你怎么来了?你一来准没好事!”洪亮的声音忽然像炸雷一样在空旷的崖底炸开,随后冰湖表层的冰“喀嚓喀嚓”裂开了,湖水像趵突泉一样往上翻涌,翻了一阵,湖面忽然冒出一对大眼睛,然后是一张血盆大口。

  “哇!”枫情吓了一跳。

  “要就快点出来,要就留半条尾巴别出来!”埃里克特微恼。

  “来了来了。”血盆大口张了张,那怪东西整个浮了上来。

  哇,背着乌龟壳子的鳄鱼,好丑!

  “尾巴留一小截,你可以走了。”埃里克特皱眉摆摆手。

  乌龟鳄鱼混合体看似无奈地瞪瞪眼,,甩甩尾巴,好好的尾巴忽然凭空断下一小截,掉到二人面前,乌龟鳄鱼混合体又沈下去。

  断尾对于整条尾巴来说只是一小截,其实也有将近1米,肥肥的。

  “那是什么东西?”枫情好奇。

  “龙龟,一种很长寿的魔兽,肉很补的。”埃里克特不搭理冒着血水的断尾,找到一块光滑的大石,烘干上面的冰雪,坐上去,朝枫情招招手,“来。”

  枫情走过去,戳戳埃里克特肩膀,“你到底学了几种元素系魔法?刚刚烘干石头用的是火系吧,你不是学的雷系么,你还会水系冰冻术和风系漂浮术,平常人学个两种元素系就很不容易了,你学了四种???”

  水、火、风、雷、土、光明、黑暗统类为元素系,召唤、空间、自然、亡灵为单独的四个系,各元素系之间相互多多少少有些增幅或抵触,如水火不容,水系法师脑子没坏一般都不会尝试再去学习火系魔法,万一一个不小心水火两相克的元素暴走就完蛋了,。人们通常是主修一门元素系副修一门召唤或空间系,自然系以治疗辅助为主,而亡灵系太过邪恶,修的人都不多。要想将一门魔法修好需要花费大量精力时间,像世界上排的上名号的大法师哪个不是白胡子一大把就差半个身子没进棺材了,基本上没人选择修三系或三系以上,法术补经常练会退步。更别说三种元素系,又累又危险。

  枫情实在很好奇,埃里克特会雷系,水系,火系,风系,而且都很熟练的样子,那个丑丑的龙龟,安然说它可是圣兽级的厉害家伙,居然好像很怕埃里克特似的,对埃里克特言听计从,不可思议。忽然觉得自己一点都不了解埃里克特。

  “听我慢慢道来。”埃里克特搂过枫情,亲亲额头,“说之前,要先问你点事。”

  “嗯?”

  “你……”埃里克特略有些迟疑,还是问了,“你对亡灵……有什么看法?”

  “亡灵?”枫情思考着,他没见过亡灵,只在书上看过描述,书上说,亡灵分两种,一种是生物死后仍有强烈执念而形成一种介于生与死之间的“物体”,说它介于生与死之间,是因为它没有生物生活的生命迹象,没有肉体,呼吸,心跳,体温,不用吃不用睡,说它是死的,但它又有思想,能思考;另一种是死后被亡灵法师禁锢操纵灵魂或肉体,这类没有思考能力,只能听令于亡灵法师。

  亡灵啊……他没和亡灵相处过,能有什么看法?看书上的描述,他觉得像中国从古到今流传的鬼故事。

  “怎么样?”埃里克特紧张催问。

  “唔……没什么看法。”

  “没什么?”怎么会是这个答案?

  “亡灵是亡灵,我是我,谁也没碍着谁,我能有什么看法?”

  “不讨厌吗?亡灵啊,明明已经死了的东西怎么还能不死不活地存在着呢!”埃里克特有点激动。

  “不讨厌。”枫情摇摇头,“笛卡尔大叔说过‘我思故我在’,只要有思想,那不管它以什么形式存在都是有道理滴,我们不可以歧视他们。因亡灵法师作怪而形成的亡灵我们更不可以歧视,因为变成亡灵不是它们自愿,它们也很可怜。”

  “你的观念跟他们都不一样。”埃里克特深深看着他,眼里闪着疑惑,“笛卡尔是谁?”我思故我在,真是新异的思想。

  “一位已经死了很久的伟人。”

  “怎么死的?”

  “啊?”枫情愣住了,他只知道‘我思故我在’这句话和笛卡尔大叔是个伟人,其它就莫宰羊了,更不知道笛卡尔大叔怎么死的,既然是个伟人,那应该是寿终正寝含笑而死的吧?

  “不知道吗?”算了,八成是因为思想太新异而被光明教会那些老顽固当初异端分子给处理了,否则他活了这么久,怎么会从来没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你真的不讨厌亡灵?”再次确认一下。

  “真的不讨厌。”干嘛一直问这个,“你很讨厌吗?”

  “不。”埃里克特止不住咧嘴,紧紧抱住枫情,在他耳边吹气,“我怎么会讨厌自己呢。”

  “又不是问你讨不讨厌自己,唔……轻点。”勒得他呼吸困难了。

  埃里克特手松了松,“我是亡灵。”说地很轻很轻。

  “呃。”枫情愣了愣,旋即白了他一眼,“这个玩笑不好笑,换个。”

  埃里克特瞬间又抱紧枫情,“这不是玩笑!”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