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十五

住家野狼2016-9-20 22:3:22Ctrl+D 收藏本站

“既然是同类……”男子伸伸懒腰,打个呵欠,“那咱们就好好相处吧,我叫安然,安顿,然后,你呢?”

  “枫情,枫叶,感情。”

  他就这样又多出一个朋友了么?来的莫名其妙。

  “小情情,我肚子饿了,怎么办?”安然嗲声嗲气说道。

  “你可以叫我枫或者枫情,不要叫我小情情,恶心死了。”听的人不停冒鸡皮疙瘩,“肚子饿了自己去找吃的。”

  “我回来了!”这是埃里克特忽然背着一捆柴钻了进来。

  “埃里克特!”枫情欣喜迎上去。

  埃里克特放下柴,轻轻吻了下枫情额头,宠溺的笑着说:“路上碰见个朋友聊了会,回来晚了,饿了吧?马上就有吃的了。”动手开始做饭。

  “呵呵呵……”枫情傻呵呵捂着脸笑,多贤惠啊……

  “这位是你朋友?”埃里克特好像这才发现安然。

  “唔。”枫情点点头,算是吧……

  安然倒是自来熟,大大咧咧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情情的好朋友安然,很高兴认识你哟。”抛了个大大的媚眼。

  “你好,我是埃里克特。”埃里克特忽略“情情”这个刺耳的称呼,淡淡的和他握握手,对平白飘来的秋波无动于衷,“既然都是朋友那就一起吃饭吧。”打量着光着膀子下半身裹着床被子的安然,又问:“你不冷嘛?”

  “冷啊,我好冷啊,没有衣服穿。”张大眼睛装可怜小白兔。

  “我的给你穿着吧。”埃里克特凭空拿出几件衣服扔给他,然后继续去做事。

  待安然穿戴整齐,枫情凑过来将他拉到一边咬耳朵。

  “你怎么能乱抛媚眼!”

  “他是你爱人?”

  “唔……不……”还不算的说……

  “那你暗恋他?”

  “啊?才没有!”

  “那你气什么。”安然斜眼瞄他,“又不是你爱人你又没暗恋上,我向他示好碍你什么事了。”

  “……”他看着不爽!

  “埃里克特……”安然托着下巴眯着眼盯着忙碌的埃里克特,像正盯着一块美滋滋的肥肉,“人长的不错,身材高大,还会做家务,嗓音很迷人,对人也挺温柔,能开辟异次元空间,那表示能力也很强。”

  “你干嘛?”枫情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在鉴定。”我跟魔兽交配是因为魔兽鸡鸡大,能让我爽快而已。安然漂亮的红唇吐出的确实不雅的字眼,“这人看起来蛮优秀,不知下边那根情况如何。”

  枫情脸“唰”的就拉下来了,挪到埃里克特身边,扯扯他衣袖。

  “很饿了?汤马上就好,你先吃些别的。”埃里克特笑笑摸摸枫情头顶。

  “你干嘛拿你的衣服给他!”枫情质问。

  “啊?”埃里克特愣了愣,“他冷就给他穿了啊。”

  “你可以给他穿我的衣服啊,干嘛一定要拿你的!”枫情气鼓鼓的。

  “你啊,也不想想自己带了多少衣服。”埃里克特失笑,“你身上就穿了带来衣物的近一半了,再拿你的衣服给他穿,那你穿什么?”

  “我明明带了很多衣服!”

  “穿的也多啊,怕冷的小企鹅。再说,你的衣服太小了。”

  枫情不禁再次仔细打量安然。

  可恶,安然居然高他半个头!!!

  “好了,来吃吧。”埃里克特招呼。安然飞快凑过来。

  “埃里克特,你有情人了吗?”

  “情人?”埃里克特看看枫情,敛眉,“目前……没有。”

  枫情撅着嘴,内心极不舒服,白了安然一眼,“你问这个做什么。”

  安然不答,喝着汤嘿嘿笑地阴险。

  晚上睡觉又起争执,安然一脸赖下来的表情,嚷嚷着我没有被子晚上会冻死的小情情你一人盖那么多被子不嫌捂的慌么分我一点好不好。待枫情无奈扯几条被子给他,他又嚷嚷,才这么几条被子我晚上会很冷的,埃里克特你陪我睡替我暖被窝好不好。

  “不好不好!”枫情愤怒。

  讨厌的超级厚脸皮!!!

  “你还不快睡下来?!”脚伸出被子踢踢看戏的埃里克特。还不睡,真想跟那个家伙一起睡不成?!

  埃里克特躺下,枫情立即扯过被子盖住自己和埃里克特的头,挡住安然探究的视线。

  埃里克特在被窝内,听着枫情粗重的呼吸声,失笑。

  “枫,别这样捂着,会呼吸困难的。”

  枫情不吭声,身子一转背对着他。

  埃里克特手一伸,将枫情身子捞过来,在他鼻尖上印上一吻,“枫在为我吃醋,好开心。”

  “鬼才为你吃醋。”枫情扭扭身子,却挣不开埃里克特的怀抱,“你放开。”

  埃里克特才不会乖乖放开,头一低,吻住枫情嘟起的嘴。

  “唔唔……”你你你谁准你亲我的嘴的——

  不同于往常亲吻脸颊的蜻蜓点水,埃里克特一手紧紧扣住枫情后脑勺,一手紧紧环住他的腰肢,舌在枫情口中肆虐、探索,掠夺枫情口内空气,牵着慌乱闪躲的小香舌与自己共舞。

  良久才放开,枫情浑身无力,大口大口喘气,埃里克特贴心地掀开被子,枫情喘了会,发现安然正撑着脑袋玩味地看着自己,脸一红,缩到被子里,任埃里克特怎么劝都不出来。

  隔天……

  “哎哟哟……”安然摇头晃脑嘴巴啧啧啧啧的。

  “你干嘛!”枫情瞪他。

  “哼哼!”安然一双媚眼斜着看他,“昨天问某人,某人说埃里克特既不是他爱人,自己对埃里克特也没有意思,哼哼哼……”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枫情说地小小声,埋头不想理他。

  “装什么傻,我又不会跟你抢男人。”安然拍拍枫情肩膀,“朋友妻不可戏,我这人是很有分寸的!”

  妻?呵呵呵……枫情不禁傻笑,“妻”这个字在脑海不停闪来闪去。

  “只要让我玩玩你那独角圣兽就好了。”

  独角圣兽?枫情立即收回发傻的心思,警惕说道:“我不认识什么独角圣兽。”

  “不要这么小气嘛。”安然怪他不够义气,“又没有跟你要,只是借来玩玩而已,我还从没跟独角圣兽做过,想尝尝它的滋味,我知道分寸,不会到处说的!”

  “不要!”枫情转过身背对安然拨弄火堆。

  那么高贵纯洁的索古拉他护着还来不及,才不可能让别人玷污了去,而且独角圣兽是有翅膀的,索古拉没有翅膀,还只是独角兽而已,他就不要再打索古拉的主意了。

  “小气鬼!”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