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十三

住家野狼2016-9-20 22:2:31Ctrl+D 收藏本站

风停雪止,天亮了。

  枫情缩在被窝里懒懒不想起来,被子稍掀开一点冷气便嗖嗖地冲进被窝,赶紧缩紧缩紧。

  “不想起来就多睡会吧,反正得在这呆上一个月。”

  埃里克特这话让更枫情心安理得地赖被窝。

  这种心安理得的心思在第三天埃里克特带回两颗拳头大小的白色泛着冷气的魔核笑着说,“这下只要安心在这混过一个月就行了。”之后,完全变为愤怒羞愧自责。

  呜呜,他不要做废柴。

  于是这一天,枫情忍着寒冷穿戴整齐,趁着埃里克特出去找柴的空挡,溜了出去。

  为啥要趁着埃里克特不在的时候偷跑?前两天埃里克特不是向他告白了么,之后这几天一直像个贤妻良母般什么活都包了,还时不时拿期待又火热的眼神盯着他……总是害的他心跳忽然加速,如果不偷偷溜走,而和埃里克特一起的话,他会非常不自在的啦……

  反正他有索古拉,危急时刻召唤索古拉护驾就好了。

  外面是多云的天气,雪地白惨惨的有点扎眼,枫情揉揉眼睛,感到有点不妙。

  万一出太阳就完蛋了,没有墨镜,雪盲症以来眼睛可就有罪受了。

  枫情在雪地艰难地前行,并不时停下来在某个地方堆一个雪球放那,作路标,免得回来时不认得路。

  不知走了多久,就在枫情不停抱怨这冰雪之崖怎么连个魔兽都没有之际,忽然发现前方不远处似乎有人影晃动,立即来精神,欣喜跑过去。

  哈哈,肯定是落难的同学,上去瞧瞧。

  走进一看,一个火红长发穿着火红衣物的女子正与两只魔兽打的火热,女子苗条的身子在两只魔兽间闪来闪去,像在跳舞一般,时不时放几个火系法术。

  魔兽一大一小,大的那只足有三米高,身子相知猩猩头像大狗,浑身覆盖着雪白的皮毛,两只膀子甚是显眼,一只手臂足有魔兽本身两只大腿那么粗,甩起来虎虎生风。

  到冰雪之崖后埃里克特有跟他讲解过冰雪之崖,枫情认得这只魔兽是冰怪,是雪怪的进化体。

  与冰怪并肩作战的是一只雪狐的进化体——冰狐,雪狐完全是一只白狐狸的模样,而冰狐的样子有点人性化,后肢直立起来行走,前肢略有人手的模样,狐狸脸看着隐隐有美人脸的影子,腰上还挂了条永远绿油油的草裙。

  “要不要我帮忙。”枫情朝红衣女子喊。

  女子瞄了枫情一眼,淡淡开口,“随你,别动我的冰怪。”

  原来她在收宠哦,那就不打扰美女了,枫情朝冰狐放了个水箭,摩拳擦掌等着冰狐反击然后自己话丽丽一个冰盾格挡……

  冰狐躲开了冰箭,却颤颤缩在原地不动弹,连冰怪也忽然不动作,被红衣女子抽机会收收服了去。

  枫情转头,不意外看到索古拉正站在自己身边。

  唔……有次他没来得及召唤索古拉差点葬身兽腹,索古拉从此总是很适时的在枫情战斗前出现,让他总是无法好好打一场,目前为止都还不知自己的程度如何。

  有只贴心又冷漠的召唤兽真是让主人忍不住偷笑又忍不住头疼。

  索古拉就静静地站着,冰狐受镇于圣兽无形的威慑,不敢动弹,呆呆在那只能任人宰割。

  红衣女子吹了声口哨,“喔,独角圣兽!”朝这边走来问枫情,“这是你的召唤兽?”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索古拉。

  索古拉冷冷地瞄了女子一眼,消失在原地,圣兽威慑一散,冰狐立即撒腿逃离。

  枫情早已习惯索古拉的来无影去无踪,傻呵呵朝女子一笑,“不是,我不认识它。”

  女子斜了他一眼,不屑地“哼”了一声,腰一扭转身离开。

  呆子,还不认识它呢,谁都听得出是掩饰。

  “小姐,你穿这么少不冷吗?”枫情忍不住问了出来,女子穿着的衣服薄薄的,旁人看了都觉得冷飕飕的。

  女子猛转过头,眨眨眼娇笑,“我当然冷啊,你帮我暖暖好不好?”抓起枫情左手塞进自己裤裆里。

  “你的手一点也不暖和。”又将枫情的手扯出,款款离开,留枫情瞪大眼睛在原地一脸震惊惊愕不可置信。

  他他他刚刚摸、摸到一个热热的硬硬的棒子……

  触感有点像男人、男人的那根玩意……

  还是勃起状态的!!

  oo!!!

  ……分割分割……

  呆了半响猛然回神,拍拍脸颊清醒清醒,继续乱逛。

  回想一下,那“女子”的嗓音有点沈还带点沙哑,刚才如果仔细观察就不会出那么大糗了,那么漂亮的人居然是男的,还那么大胆为了证实自己的性别抓他的手摸他的……

  唔,不要再想了……

  没什么玩的,就回去吧,肚子有点饿了,枫情慢悠悠往回走,他应该出来没多久,埃里克特还没回来吧。

  到住的洞口,枫情似乎听到隐隐有什么声音,左右看看没发现什么异样,疑是自己听错了,甩甩头,费力将洞口大大小小的石头挪开一个够他钻进钻出的小洞。

  石头是埃里克特特意搬来遮掩洞口以及遮风挡雨的。

  那隐隐的声音似乎明显了,有点像谁在打架哇啦哇啦痛呼的声音,枫情感到有点发毛,挖挖耳朵,赶紧钻进洞里。

  “哇啊啊——”

  枫情跌坐在地上,指着前方尖叫,“你、你们在干什么!!!”

  “在干什么……这不明白着么……嗯哼好棒……”红衣男子媚眼迷蒙,薄薄的红衣散乱挂在身上,该遮的一处都没遮到,光溜溜的白皙臀部压在冰怪身上,自己的那个地方含着冰怪的那根东西……

  枫情赶紧捂住鼻子,奔了出去,蹲在洞口大口大口喘气。

  天、天天啊啊……

  再多呆一会他的鼻血一定会像挤奶牛的奶一样喷出来。

  现在枫情脑子就是一滩稀泥浆糊,比前几天刚被埃里克特告白还要迷糊。

  就觉得,今天的遭遇见闻,就像万里晴空,忽然劈下一道惊天玄雷。

  轰隆一声,脑子就蒙了。

  ……分割分割……

  “呆子。”

  …………

  “嘿,小呆子。”

  …………

  “回魂了!!!”

  “啊!!”枫情抱着头痛呼,他正神游呢,忽然就被人敲了记爆栗,痛死他了。含泪抬头要控诉,却被打人之人吓了一跳,“哇——你怎么不穿衣服就出来了!”赶紧低头捂眼非礼勿视。

  阿弥陀佛,他什么也没看见。

  “我的衣服破了,穿不了了。”光溜溜的男人说话的口气一丝不好意思都没有。

  “我的给你,快穿上!”枫情急忙脱下自己穿着的一件厚外衣给他,他却不接。

  “不用了,你还是自己穿着吧。”他摆摆手,“瞧你哆嗦成那样,我拿被子包着好了。”

  枫情穿上厚外衣,那男子拎着被子走出来,戳戳枫情。

  “你是水系法师吧,来点水让我洗洗澡。”将被子扔到地上,“这被子脏了,你是扔了还是洗了?”

  “你弄脏的,你让我洗?!”枫情怒,他漂亮柔软的被子上沾了好多怪怪的白色液体。

  “你的东西当然你洗啦。”男子说的理所当然,“水来水来,我身上都是那家伙射出来的东西。”

  枫情脸红红的,施法凝聚空气中的水汽形成水珠,水珠合成一大团悬在空中的水滩,闭着眼睛精神力控制让水像莲蓬头喷洒一样洒在男子身上。天寒地冻又冲冷水,男子边洗边哼着歌竟一点也不怕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