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十二

住家野狼2016-9-20 22:2:6Ctrl+D 收藏本站

“你应该学会了怎么收服魔兽吧?怎么还只有索古拉这么一只召唤兽呢?连你那个好朋友刘云都已经收了两只召唤兽了。”

  埃里克特说这些话是有阴谋的,他看不得索古拉占着枫情召唤兽的身份堂而皇之得伴随枫情左右,思量着应该给那只高傲的独角兽寻一些绊脚石。

  或者……先下手为强这么那么……

  一个个邪恶的念头在埃里克特脑海咕噜咕噜沸腾。

  “我想收跟自己合得来一点的。”枫情说,别人收服魔兽都是打杀一番趁魔兽被折磨得虚弱抵抗力最低的时候签订下召唤契约的,可他不想这样。

  还有,刘云新收的两只召唤兽,一只兔子一只是仓鼠,除了吃睡什么能力也没有。

  “索古拉和你似乎不太合得来哦。”

  挑拨。

  “唔……”枫情颓丧,他有努力改善和索古拉之间相处的气氛啦,可现在索古拉却顶多和他多说几个字而已。

  一丝冷风忽然吹进衣内,枫情忍不住哆嗦了下。

  “冷吗?累不累,要不要我背你?”埃里克特立即关心问。

  “不用,我不累。”枫情摇摇头,他又不是娇滴滴的女孩子。

  “累了就跟我说。”

  枫情听了这话,抬头看看埃里克特。

  埃里克特对他好好哦,好的他没有办法不胡思乱想。

  自己喜不喜欢他呢,埃里克特的心思……

  啊——两边都不确定前还是先保持距离。

  “你累了也可以跟我说,好朋友应该相互扶持嘛。”

  埃里克特微微抖抖眉角,没有作声。

  道路越走越艰辛,没有山腰上还算平坦的小径,现在望眼几乎都是峭壁崖壁陡坡,大雪覆盖入眼皆是雪白,石路上滑溜溜的,时不时一阵冷风,刮的人似乎快要成冰棍了。

  包了三件大棉衣,包的像个粽子仍挡不住刺骨的寒冷,拒绝埃里克特的好意,吭哧吭哧艰难前行,每刮过一阵风身子便东倒西歪一阵,终于在打了三个喷嚏之后被埃里克特强押到一崖壁夹缝中并恶狠狠勒令:“乖乖在这等着,我去找个休息的地方。”

  埃里克特走了,枫情百无聊赖呆在原地,不明白为什么要拉他到这一脏脏的石缝中等待,考虑着是否换个舒服的地方。

  踌躇中,天地突变,暴风雪呼啸而来,天地比刹那间变得一片灰蒙蒙,风声呜咽呼啸,像张牙舞爪悲鸣怒吼的怪物。

  枫情紧贴石壁,尽量让自己缩在夹缝中,夹着雪砂的风打在脸上,像冻过的刀子割过皮肤一般,又冷又疼。

  高山上的天气变的好快,还好刚才没有一股脑冲出去。

  这风雪什么时候才会停,埃里克特还好吗?

  没底地等待着,忽然感到前边白了一块,风雪也小了些,像是有东西挡着,枫情眯着眼仔细辨认。

  “索古拉?”试探的问。

  白色的影子动了动,然后回答。

  “蹲下,护住脸,这风雪能把肉冻烂。”

  是索古拉,枫情依言蹲下,戴着厚皮首台的手摸摸脸颊。

  喔,都没感觉了,赶紧捂捂。

  “我回来了,呼呼——”

  一个人影窜到枫情身边,朝枫情伸出手,“我找到一个山洞,来!”

  风大雪大路陡,埃里克特背着枫情依然跑的很快,枫情缩在埃里克特背上往后瞧。

  索古拉似乎没有跟上来,后面没有他的身影。

  真是只面冷心热的独角兽。

  ……分割分割……

  一个小小的山洞,大概能容纳五,六个大男人,洞顶高近三米,洞角落有些干树枝,洞中央有一些黑灰,洞内很干燥。

  看来曾经有人在这里呆过。

  埃里克特将洞内打扫干净,燃起一对篝火,辈子靠近火堆铺好,食物拿出来,熟食放火上烤,又架起一个小锅,忙碌中不忘吩咐枫情脱下外衣进被窝先吃一些干粮糕点,马上就有热的吃了,被子裹紧一点。

  好贤惠啊……

  枫情窝在被窝感慨,和埃里克特刚认识,迷雾森林那段日子都是摘果子到处乱逛,都没发现埃里克特这么能干的。

  “来,先喝点热汤暖暖身子。”过了一会,埃里克特端来香喷喷的肉喝冒着热气的锅子,锅里是刚烧好的清汤,枫情尝了尝,不知放的什么料,好香。

  埃里克特将吃的堆到枫情面前,自己又起身去烤衣服。

  真的好贤惠——

  枫情再次深深感慨。

  “埃里克特,吃了再忙吧。”枫情喊他,光他一个人吃实在不好意思。

  “就好了,你先吃着。”

  埃里克特没有忙多久,将枫情脱下的衣服用几根树枝撑在火堆边,再将自己的厚外衣脱下挂上去,身上只留薄薄的内衣,坐下来吃东西。

  “你不冷吗?”枫情问,他包了几层被子都觉得有点冷。

  “不冷。”埃里克特回答,吸索索喝着热汤。

  枫情脸颊鼓起,这一瞬觉得自己好废。

  吃饱喝足,准备睡觉,枫情伸伸懒腰,忽然想到一件事,问正在收拾食物残渣的埃里克特。

  “埃里克特,你只铺了一张床,你睡哪?”

  该不会睡一块吧。

  “我们睡一起。”

  啊!!

  枫情惊诧字迹,埃里克特已经做完事钻进被窝,还将一只爪子堂而皇之搭在枫情腰上。

  “天寒地冻的,靠紧暖和点。”埃里克特说着,往枫情这边靠近。

  唔……

  枫情努力放松僵硬的身体,心里不停碎碎念催眠自己。

  阿弥陀佛,放松放松,不过两个男人睡一起而已,这有什么问题,你是同性恋是你的事,别把别人也想的跟你一样。

  “枫。”

  “什么?”快放松……

  “讨厌吗?”

  “啊?”

  “讨厌我这么碰你吗?”埃里克特说着,搭在枫情腰上的手滑动,在他腹部轻轻揉动按摩。

  “呃……”该怎么回答呢……刚吃了东西有点胀的肚子被揉的很舒服,可那只手越揉越往下……

  当大手覆到枫情胯间,枫情再也忍不住,惊跳起来。

  “你你!!”

  始作俑者却撑起头,好整以暇看着惊慌失措的枫情。

  “你,你什么意思!”枫情胀红了脸。

  “我的意思很明显。”埃里克特微微笑,笑的有点痞,“我喜欢你。”

  通常这个时候应该坐下什么反映?从没被人告白过的枫情脑子一团浆糊。

  “躺下,别着凉了。”埃里克特拉过出神的枫情,替他掖好被子,“睡吧,不急着回复我。”

  他哪睡得着!!枫情不自在的扭扭身子,头一次有人告白,还是一个男人,一个又帅能力又强又贤惠的男人告白。

  “讨厌就把我推开。”埃里克特在枫情耳边轻声说,一手伸到枫情头下作他的枕头,一手环住他的腰。

  不讨厌,很舒服。枫情有点迷迷糊糊的想。

  缩在暖暖的被窝,靠着埃里克特这么一大暖炉,听着柴火燃烧偶尔发出的“劈啪”声和外面呼呼的风声,莫名让他产生一股倦意。

  “不讨厌就试着喜欢吧。”

  zzzzzzzzzz……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