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住家野狼2016-9-20 22:0:49Ctrl+D 收藏本站

索古拉,在吗?枫情在心里试探的喊到,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什么事?索古拉的声音。

  奇妙的感觉,像是周围都不存在任何阻碍,世界只有索古拉和自己,相隔不远又触摸不到。枫情怔怔的,有点不适应。

  什么事?索古拉得不到回应,又问。

  我这里出了点事,你能过来一下吗?回复心神,枫情问。

  没有回答,枫情旁边一阵空间扭曲,与苏澈他们的不同,扭曲时,还有乳白色的光晕,索古拉出现在那里,光晕才渐渐平复。

  “哇……”刘云闪着星星眼,满脸羡慕。

  索古拉出现在光晕中,银角银光凛凛,枫情有一瞬几乎忘了呼吸。

  我去消除障碍。

  枫情内心感应到索古拉的话语,微微点头,索古拉随即消失在原地。

  “好漂亮。”刘云羡慕道,“看起来好冷酷……好帅,额上的角好漂亮……我有这么一个召唤兽多好……”低头瞄了眼自己的召唤兽,肥肥大大的白松鼠懒懒的抱着松果在地上呼噜,呜……一点都不威武。

  枫情不知道怎么安慰,尴尬的笑笑。他觉得刘云的召唤兽不错呀,很可爱。

  “对了,枫枫,你的召唤兽是独角兽吗?”刘云好奇问。

  “呃……是的。”

  “好帅……独角兽哎……”刘云闪着星星眼,一只手搭到枫情肩膀,“枫枫……偶机会一定要我摸一摸哦!还有别的召唤兽吗?有也要给我看哦!枫枫的召唤兽果然跟枫枫一样漂亮呢!”

  “呃,好的。”枫情有点不自在,这个样子,好像有点奇怪,“我就这一个召唤兽……”

  “我最喜欢枫枫了,亲。”说完‘叭嗒’一声重重亲在枫情脸颊上。

  “你们在干什么!!!”苏澈一进来就看到这另他抓狂的一幕,赶紧将刘云拉到自己怀哩,怒瞪枫情。

  枫情苦笑,忽然赶到一阵寒流,忍不住抖了抖,左右瞧瞧,身边就一个刚才进来的索古拉,怎么忽然这么冷了?

  “澈回来啦?!”刘云丝毫没注意自己的行动给某人带来的苦恼,犹自高兴道:“外面都好了吗?可以出去吃东西了吧?枫枫咱们出去吃东西,吃完要睡觉觉咯。”拉着枫情往外跑。

  “你……”苏澈无奈,忽然想到什么,急忙上去想拉住刘云,“等等!”

  来不及了。

  “啊——”刘云尖叫。

  外面满是白色的狼的尸体,红色的血到处流淌着,配合暗淡的天色,就像是地狱。

  “呜呜——”刘云回头扑进苏澈的怀哩,发抖。

  “没事没事,抱歉,没事的,我在。”苏澈拍着刘云的背安慰着,暗自懊恼,刚才只顾惊讶那独角圣兽,却忘记刘云怕着种血腥场面了,赶忙将刘云抱进帐篷。

  枫情没有吭声,略皱眉,四处观望,忍着不适,忽然缓缓蹲下,拨开旁边一只狼的尸体,狼尸下面,压着一只小狼,小狼还在动,还没有死。

  抱起浑身是血的小狼,枫情忍不住舒了口气般笑了笑,向左边走去,记得这个方向,有个小湖。

  枫情细心为小狼清洗身体,小狼呜咽挣扎着,爪子甚至在枫情手上抓出好几道血痕。枫情仍旧笑着替它清洗,检查了下,小狼后退有道伤口,但并不深,等刘云那两个温存完了再去为他救治吧,拖一下应该没有关系。

  清洗完毕,枫情伸伸懒腰,抱着还有点湿的小狼靠在一边的树干上,有点困,小狼大概也累了,没有再挣扎。

  “为什么救它。”

  突兀的声音让枫情稍微清醒,睁眼,索古拉站在一边。

  “能弥补一点,是一点。”枫情回答,闭眼,好困……

  “那为什么不阻止我。”

  “这是现实。”不杀了它们,就要被它们杀掉。

  困……睡觉了……

  枫情陷入昏睡,留下看不出心情的索古拉,在原地。

  ……

  索古拉,在吗?

  脑海忽然出现声音,让我一愣。

  是他,那个不知是不是‘那人’的人,那个我的‘主人’。

  什么事。

  没有回应,不爽。

  什么事?

  我这里出了点事,你能过来一下吗?

  不假思索,我立即瞬移到他的位置。

  我去消除障碍。

  心语传递,我瞬移至外面,刚才感觉到外面有不少低级魔兽,还有一个人类。

  搞定这些垃圾,只需要一个范围法术。

  “独角兽?不对,独角圣兽!!?”那人类惊讶看着我。

  不想理这人类,我瞬移进帐篷,却看见一个娇小的人类暧昧的挂在他身上,亲吻着枫情的脸颊。

  这一幕,没理由的让我十分震怒,恨不得将那个人类粉身碎骨。

  奇怪,我怎么变得这么奇怪?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冲动了,这种感觉,让我感到惊慌。

  “啊——”

  那个娇小人类发出的声音,真是刺耳。

  “没事没事,抱歉,没事的,我在。”另外一个人安抚。

  是因为见到血么?人类制造的血腥还少?虚伪。

  枫情面无表情,蹲下拨开一边的尸体,下面居然还有一只存活的风狼。

  我很惊讶,如果他是的话,为什么除了那次,却没再见他和生物能相互感知思绪,如果他不是的话,为什么他会知道尸体下面还有活着的?明明连我都没有感觉到,有动静的话,我的警觉能力,还比不过一个人类吗?

  他抱着侥幸存活的小狼清洗,小狼在他手上抓出好多伤痕,他为什么还要为小狼清洗?

  我狠瞪小狼,小狼立即瑟缩着不敢再不识好歹。

  清洗干净小狼,却不理自己衣服上的血迹,靠在一边的树干,像要睡了,抱着小狼。

  “为什么救它。”我实在忍不住,问。

  “能弥补一点,是一点。”他睁开眼,漂亮的眸子,让我出现瞬间恍惚。

  弥补吗?

  “那为什么不阻止我。”

  “这是现实。”

  现实?什么是现实?谁能说个准。

  我不屑,现实,掌握在我手里。

  这就是弱者的无奈。

  再看他,他却已经睡着了。

  白色的法师袍,紫色长发,安详的睡容。

  忽然有点嫉妒他怀内打呼噜的小狼。

  奇怪,我到底怎么了。

  任务圆满完成,隔天就将风狼拿到易鲁鲁面前,被好好的夸赞了一番,自然免不了薏米的仇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枫情原来还担心风狼

  要被收去,还好只要拿了个风狼给老师验证一下就好了。枫情最后将风狼送给了刘云,让他照顾。

  作业完成,老师说休息几天布置下一个作业,枫情往宿舍走,刘云忽然小跑追上来。

  “枫枫,澈要我跟你说。”刘云喘着气,“独角兽是很高级很珍贵的魔兽,很多人抢破头都抢不到,枫以后在外人面前要小心,万不得已不要召唤独角兽!会招人窥视的!”

  “嗯,知道了,谢谢!”枫情笑着感激道。

  “嘿嘿!我还要谢谢你的风狼呢!”刘云羞涩抓头,小跑回去。

  枫情边走边思考,看来以后召唤索古拉要多注意,人心不能不防啊。

  “回来啦!”刚到宿舍门口,立即看到埃里克特温和的笑脸。

  “嗯……”枫情忽然觉得有点累,在跃马平原都没有好好的休息,“我有点累了,去休息会。”

  “哦,那去好好休息。”埃里克特满脸关心,目送枫情进卧室。

  “你没有好好照顾哦。”埃里克特忽然换上略冷的表情。

  “干嘛。”忽然出现的索古拉不明所以。

  “多注意一个叫‘薏米’的女人。”埃里克特丢下这句话,回自己房间睡觉,唉,没有枫情在身边的日子好无聊啊~~~~~下次枫情做作业一定要跟去。

  索古拉莫名其妙,呆在原地沈思。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