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奴幸福生活

住家野狼2016-9-20 21:59:7Ctrl+D 收藏本站

“啊???”枫情惊讶。这这,索古拉应该是很高级的魔兽吧?高级魔兽不是都应该等着强人上门来收服自己才做召唤兽的么?

  “答不答应?!”索古拉有点恼羞,想它堂堂独角圣兽,自己开口做人类的召唤兽已经够丢脸了,这人居然还皱眉?!

  “啊,你怎么会想到做我的召唤兽??”

  “没什么!你不要就算了!”索古拉自然是为了某事才这样的,不过能说出来吗?

  “啊??我要!!!”枫情赶紧说道,他可是召唤师耶!虽然还没开始学习……

  “那个……怎么收?”

  “你的名字。”

  “枫情。”

  “伸出一只手,手掌放到我额头上,跟我念。以我枫情的名义。在兽神的见证下和眼前的独角圣兽‘索古拉’订下召唤地契约。”

  “以我枫情的名义。在兽神的见证下和眼前的独角圣兽‘索古拉’订下召唤地契约。

  ”枫情乖乖的照做。

  念完后,身边冒起一片乳白色的光晕。

  “好了。”

  “啊??好了???”枫情有点纳闷,什么感觉都没有就完了?

  “嗯,你住哪里。”

  “啊?问这个做什么?”

  “你要我去别的地方住?”索古拉又被惹恼了,哪有这样对待自己召唤兽的???这个人怎么这么白痴!

  “啊,跟我来。”枫情抓抓头,既然是自己的召唤兽,那吃穿住行都要跟着自己了,嗯……

  ……

  “是你?”索古拉瞪着眼前的人。

  “是我。”埃里克特也不爽的皱眉瞪回去。

  “那是你弄的?”索古拉继续瞪。

  埃里克特耸肩,默认。

  “你害我好找!!”索古拉很气愤,他在枫情身上下的追踪魔法被这个家伙掩盖掉了,害他找了好久没找到最后无奈只得找父王帮忙。

  “我去睡会。”一边的枫情起身,这两个看来相互都认识,他就不掺和进去了,天色已经有点晚了,睡觉,明天好有精神上课。

  “嗯,好好休息。”埃里克特叮嘱道。

  待枫情进内屋,半响,埃里克特转头问索古拉:“你找他做什么?”

  “不关你的事。”索古拉还在生气。

  “你妨碍到我了。”埃里克特皱眉,原本想枫情就只在自己身边,这下又多出一个,实在碍眼。

  “我现在是他的召唤兽。”索古拉也有点不悦,也有点担忧,难道他呆在枫情身边和它是一样的原因?不行,它一定抢得先机,埃里克特可惊着了,一向高贵的独角圣兽居然会做人类的召唤兽?

  不可能,肯定有什么事!

  “不管你想做什么。”埃里克特走进枫情睡觉的房间,进去前又道:“总之,不要妨碍到我。”

  索古拉冷冷的看着他进去,不爽的甩头,趴到一边。居然半路杀出个亡灵,不爽。

  计划出现阻碍,得快点了。

  隔日清晨。

  “索古拉,你去吗?”枫情问自己昨天才收的召唤兽,他要去上课了。

  “不去。”

  “那我去了,再见。”很期待着他的第一节课呐。

  “我送你。”埃里克特上前,却被枫情拒绝了。

  “你不是也有课吗?我一个人就好了。”

  “呃……”埃里克特只有哀怨的看着枫情走远,为什么枫情这么喜欢上课?痴迷到对他都这么冷淡了……

  枫情来到学院内一片草地上,这里是召唤师上课的地方,没有想象中的课本和教室,草地上已经来了不少穿着法师袍的同学,看见枫情走近,一个个表情各异。有同情,有摇头叹气,有新奇……以及嘲讽?

  皱皱眉,在稍远处一个光秃秃石头上坐下,不理会旁边,静静等待上课。

  真期待一会的上课。

  “那边那个小子。”

  枫情抬头,发现不知何时那些同学已经围成一个圈,圈中心站着一个漂亮却因生气而使得面容扭曲难看至极的女人,正怒视着自己。

  “上课了,你还在这里发呆?以为是新来的就可以没规矩?”女人刻薄的嘲讽道。

  这是他以后的授课老师吗?枫情不喜欢,不过为了学习,算了……走到圈圈外围,席地而坐。

  枫情如此听话,更加助长了女人的嚣张气焰。

  “哼,废物!”毫不掩饰的尖酸刻薄语刻意扩大了嗓音。

  “好了好了,薏米,不要闹了。”这时小跑过来一个男人,作无奈样对那女人说道,又转过头对枫情抱歉,“真不好意思,请不要介意,她有点小姐脾气。”

  枫情耸肩,他才不放在心上,只不过大好的心情被破坏了。

  嚣张女人,薏米,在那男人来了之后立即变得乖乖的,只不过偶尔投向枫情的眼神异常凶狠,奇怪,他惹她了么?

  “好了,开始上课,我来给大家介绍。”男人并没有觉察到异样,“这位是新来的同学枫情,以后各位要相亲相爱。我是召唤系授课老师,易鲁鲁,枫情同学可以叫我易老师或鲁鲁老师。好了,别的话不要多说了,现在开始上课!”

  呃,好直接地老师。

  “上次的作业大家完成的都非常好!”易鲁鲁说到这里,忽然很开心的笑道:“看来大家对召唤术有了很大的理解,这次的作业,要难点了哦!”

  此话一出,众同学立即倒地不起,各个怨声载道。

  “又要增加难度,上次都差点去了半条命。”

  “我都差点没命了。”

  “呜,又想退学了……”

  “老师你饶了我们吧……”

  “我要回去写第九十六封遗嘱。”

  枫情奇怪的看着满地哀号的同学,作业,很难吗?难到丢掉性命?

  “同学们都还是这么可爱。这次的作业其实并不难,去跃马平原,和那里的动物们亲热亲热就好了。”易鲁鲁笑眯眯。

  “跃马平原?天啊——”

  “那里的魔兽可都是些野蛮生物啊……”

  跃马平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枫情有点期待。

  “好了!”易鲁鲁大声道:“各位回去准备好,明天出发跃马平原!”说罢牵起在旁边早已不耐烦的薏米。

  就这样?枫情惊讶,召唤师的课,都是这样上的吗???

  没一会草地上就只剩下自己了,想了想,今天还好早,老师也没有说具体要做什么,去埃里克特上课的地方看看吧。

  “枫情!”

  走着,背后忽然一声交换,转头,是埃里克特。

  “上完课了?”枫情问。

  “啊。”埃里克特稍愣,“上完了。”其实根本没去上课。

  “哦……”枫情略显失望,这里下课真早,现在估计还不到十点。

  “去外面走走吧。”埃里克特提议,“顺便聊聊天。”

  “嗯。”

  学院大门外是一条宽大的街道,两边店铺无数,卖魔石的卖道具的卖装备的,热闹非凡,枫情看的眼花缭乱。

  “枫情。”

  “嗯?”

  “能告诉我索古拉为什么会做你的幻兽吗?”顿了顿,又道:“它是自愿做你幻兽的吧?”

  “它找上我,要做我幻兽。”枫情说,“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他自己也莫名其妙。

  “啊哦……”这就奇怪了……

  枫情忽然想到一件事,问,“你知道‘驭兽’吗?”

  “驭兽?”埃里克特讶异,“你怎么知道的?”

  时隔很久,知道这个的人应该很少了,只有一些活了很久的老头才知道。

  “索古拉以前问我的驭兽能力哪里学的。”

  “你的回答?”

  “天生的。”枫情老实回答,又满脸疑惑,“可是我都不知道驭兽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这能力哪来的。”

  “天生的,驭兽……”埃里克特皱眉,没记错的话,历来驭兽能力持有者,都是青绿长发,翠绿双眼,而枫情是蓝发蓝眼,不对呀……

  埃里克特忽然拥住枫情,将他拥入怀中。枫情微愣,没有挣扎,听到埃里克特沉重的叹气,低喃,“驭兽,驭兽……”后脑勺被轻轻的抚摸着,额中央忽然被吻了一下,然后是温柔的声音,“没事,有我。”

  淡淡的吻,坚定的语句,像手指,在枫情心中轻轻拨弄,心湖荡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驭兽驭兽,哪里真的驭兽,说白了,就一兽奴。

  兽奴……驭兽……那是祸乱的开始,悲剧的开端,驭兽者,是战争的导火索,又是战争的牺牲品。

  啊啊啊啊,它好不容易看上一个人,居然是驭兽者——

  索古拉应该还不确定枫情是不是驭兽者,正在试探中,可不能让它得逞了。唔……该怎么办呢……光明系的圣兽居然都狡猾了,甘心做幻兽,难办了。

  “怎么了?”枫情有点担忧,埃里克特的脸色一直很沉重。

  “没事。”埃里克特说,“以后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有关‘驭兽’,会有危险的。”

  “嗯。”枫情点头,他很珍惜生命的,不过……“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好奇……

  “过些日子再告诉你。”先让他确认一下,枫情是不是驭兽者。

  驭兽者隐在人群很难发现,不与凶猛魔兽相处是绝对发现不了的,索古拉大概就是想作为枫情的幻兽,贴身观察,可这样还是不一定能明白,一些打小喜爱小动物的人也能与野性不大的动物相处。

  埃里克特知道怎么最快速弄清楚枫情是不是驭兽者,嗯……需要做一些脸红心跳之事,不过暂时他不打算这么做,先培养培养感情。

  “好。”枫情眨眨眼,又问,“索古拉是因为那个什么‘驭兽’才做我幻兽的对吗?会伤害我吗?”

  埃里克特微笑,没想到这个小家伙还挺有点头脑,“不会。”别人他不敢保证,索古拉绝对不会,光明系的圣兽一生只认一个伴侣,若索古拉确认枫情就是驭兽者,那拼死也会保护枫情的安全,若不是,亦不会对枫情怎么样,光明系的魔兽不爱杀生。

  “那就好。”枫情舒了口气,他不介意索古拉利用他,只要不伤害他就行。

  “到处转转吧。”埃里克特道,“看看有什么需要的。”

  “嗯,啊。”枫情这才醒悟自己一直和埃里克特相拥着,还是在大街上,急忙跳开,满脸羞红,看道围观路人充满鄙夷的指指点点,又低下头,咬唇。

  埃里克特笑的像偷腥的猫,抱着枫情聊了这么久,可是一次感情大突破,不着声色的闪着眼刀,围观路人紧急散开,埃里克特低头道:“走吧。”枫情矮了他整整一个头。

  “嗯。”枫情抬头,回报真心的微笑。

  有人关心着的感觉,真好。

评论列表: